连载|芦花飞白(16)

连载|芦花飞白(16)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子影   2018-07-11 16:38

16.祠堂

“别动。”唐笑石压低声音对怀里的宋雨晴说:“他们会开枪的。”

冲过来的几个兵警看到一对年轻男女在投入地拥吻,年轻男人穿着考究,帽子落下来低低地压住了眉眼。树家林上前轻轻拨拉了一下,唐笑石火了,一把推开他:“滚开。”

兵警中有一个识数的,拉拉树家林的袖子:“是唐家二少爷。唐队长的亲兄弟。”

树家林拣起掉在地上的帽子,拍打两下,递回唐笑石手中,眼睛看着宋雨晴:“唐公子,这个地儿可不宜久留,赶紧带人离开。”

望着远去的树家林,唐笑石把紧握的手放到宋雨晴手里,张开,里面是一张小纸卷。

纸上写着:“陆公祠”,旁边画着三棵树。

三更时分,两个人影悄悄摸进陆公祠。陆公祠有内外两进院落,正殿供着陆公像,只有重大节庆时才开,唐笑石和宋雨晴在这里找到了受伤的刘大森。宋雨晴在圣心学过护理,她迅速扯下一条裙边,给刘大森包扎好伤口。刘大森一边用手捶打自己的胸膛,一边低声呢喃着:“笑洁,笑洁。”唐笑石泪流满面。

“得把他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这里又冷又湿,肯定不行。”宋雨晴说。她四下看了看,祠堂一片漆黑,只在西北角有一片暗淡的红光。两人同时说:“兴隆。”

兴隆班子住在“问渠”茶馆后院,那里有一个小角门正对着陆公祠的西北角。这时的“问渠”茶馆静悄悄的。唐笑石和宋雨晴闪进小角门时,没有遇到任何人。他们沿着楼梯上楼,陈旧的木板发出令人心惊的吱呀声。唐笑石脱掉了皮鞋,穿着祙子踩上去,果然好多了,但寒意立即袭来,他打了个喷嚏。

李美丽正从浴桶里站起身来,这一声喷嚏吓得她又跌回桶中。

“谁?”李美丽叫了一声,赶紧爬出浴桶,抓过放在桶边的白绸常衣,湿淋淋地套上,又一把抓起放在梳妆台上的金钗充当武器。

“别叫。”唐笑石的声音在外屋响起:“是我。”李美丽惊异地问:“你怎么来了?”

李美丽举着灯走到外屋,看见唐笑石浑身是血地瘫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李美丽说:“你又和谁打架了?”唐笑石没有回答,反而有气无力地说:“我要放个人在你这里。快给弄点吃的。还有,拿块布来。”

当唐笑石和李美丽回到陆公祠的时候,正殿里空空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只留下一滩血迹。唐笑石惊得头皮发凉,轻声喊着:“雨晴,雨晴。”宋雨晴的身影出现在黑影里,她手里端着供桌上的碗,里头有半碗雨水。

“他人呢?”唐笑石问。

“不会是被你哥抓走了吧?”李美丽说。

唐笑石看着满是灰尘和青苔的青石地面摇头:“不会,这么近,我们都没有听到搏斗的声音,殿里没有其他人来过。”

“他走了,他不想连累我们。”宋雨晴这样说。她不想告诉他们,两分钟前,苏醒过来的刘大森对她说:“你不要和他在一起。他是资本家的公子少爷,和我们不是一路人。”

宋雨晴说:“他也是个爱国青年,现在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

刘大森说:“不行,他参加革命的动机不纯。我得走,我信不过他。”

唐笑石领悟地说:“对,他们组织有原则的,不能暴露。”他又有点不高兴地对李美丽嘀咕说:“我哥哥,他其实也没有那么坏。”

“外头正在抓人,我们得分开走。”宋雨晴冷静地说。“对,”李美丽突然智慧了,她对唐笑石说:“你一个人先走,你哥的人不会抓你。”她指着宋雨晴说:“你先到我那儿去,天亮后茶馆上客了再走。”

两个小时后,唐笑石左顾右盼地走出陆公祠的大门。他并不知道,几十米外,他的兄长唐驯石与树国田一起站在一棵树的阴影里,一旁的刘大森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布条。看着唐笑石两手空空地走出陆公祠,唐驯石面色沉郁,在他看来,唐笑石如果真是共产党,那么他的地下工作实在是太业余了。

树国田挥了一下手,几个早已埋伏在一旁的兵警上去把唐笑石按在地上。

“一个受伤的共产党能跑过你骑的马,这真是让我费解。”在呼呼的风声中树国田说,“我在想,你兄弟和那个带头闹事的共党小子同时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只是一种巧合?”张子影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