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柬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交往探源

中柬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交往探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综合   2018-07-12 15:05

2018年是中柬建交60周年。两国建交以来,友好往来频繁,政治经济、文化商贸等领域的合作不断加深。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将中国称作“柬埔寨最伟大的朋友”。2013年以来,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大倡议的提出和澜湄合作机制的建立将两国的命运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然而,中柬之间交往要远比1958年早得多。约在1800年前,中国就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与东南亚各主要文明建立起蓬勃兴盛的交流关系。柬埔寨历史上第一个王权国家扶南王国就是最早与中国建立官方往来的东南亚古国。中柬延续千年的伟大友谊由这条海上丝绸之路开始。

图说:海上丝绸之路

一、海上丝绸之路是官方交流之路

公元243年,扶南国王范旃派出使团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抵达中国三国时期的孙吴政权。扶南使者的诚意打动了孙权,促成了中郎康泰和宣化从事朱应对扶南王国的回访。尽管扶南不是康泰、朱应此行访问的唯一的国家和地区,但扶南绝对是其中最重要的目的地。朱应将此访所闻撰写成《扶南异物志》,康泰则书就《吴时外国传》。由于书中对扶南王国的记述史无前例、内容详实,故而被后朝后代的学者们广泛援引。尽管这两部史籍先后在隋唐和北宋年间佚失,但主体内容则在各类古籍的引用中被保存下来。通过这两部古籍,中国人开始了解扶南王国的历史文化、风物民俗,扶南文化也在中国大地传播开去。

三国时期,孙吴政权囿于西部蜀汉政权和北部曹魏政权的围困,难以通过陆路开展贸易,只能求助海洋。于是,中国与柬埔寨最早的官方交流便在海路的联通下完成了。从此,两国之间的政治互信稳步加深。公元431年,扶南王恃梨陁跋摩力拒林邑王范阳迈合兵攻打当时中国交州的要求,成为后任高棉国王处置类似事件的重要参考。自此之后,中柬之间再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在当时,扶南王拒绝林邑王的援兵要求是极其冒险的。林邑国紧邻扶南国,历史上边境纷争不断,拒绝援兵很有可能招致大规模的军事报复。

二、海上丝绸之路是贸易往来之路

扶南国与中国的贸易往来既有“朝贡”贸易,也有一般贸易,主要依靠海上丝绸之路相互联通。“朝贡”在字面上虽然存在藩属关系,但实际上,中国皇帝对“贡品”都会“优其报赐”,反馈给朝贡使团远远超过“贡品”价值的赐物。扶南国每每朝贡,使团都会从中获得大量的收益。据统计,扶南时期,派遣使团朝贡中国的次数就多达30次。

此外,两国还经常开展一般性的贸易活动。扶南国王憍陈如•阇耶跋摩曾遣商货至广州。在南梁天监年间,有“扶南大舶”从西天竺国来卖“碧玻黎镜”。这面镜子镜面广一尺五寸,重四十斤,内外皎洁。售价之高就算倾尽当地府库的全部结余都不够。

与此同时,扶南王国还拥有着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上著名的国际港口,取道马六甲海峡的船舶都要在扶南的海港里中转和补给。俄厄港就是其中之一。这座古代港口坐落在今天越南南部安江省境内的湄公河三角洲地带。港口不直接与海相邻,而是位于湄公河三角洲复杂的河道网络当中。因此,进入俄厄港的船只既能躲避风浪,又能集散货物。二战时期,法国考古学家路易斯•马勒雷曾对俄厄港遗址进行过发掘。在这片占地450公顷的土地上,他发现了大量来自东西方国家的文物。其中就包括铸于公元152年的罗马皇帝金质徽章、罗马念珠,来自地中海的凹雕石刻,来自印度的梵文印章,来自波斯的玻璃质圆片和产于中国东汉时期的铜镜。

三、海上丝绸之路是佛教交流之路

扶南后期,佛教成为中柬两国文化交流的主题。“三宝奴”南梁武帝萧衍执政时期,两国佛事往来最为密切。这期间为数众多的扶南僧人往来于海上丝绸之路,在中柬之间译经弘法。其中最著名的有僧伽婆罗、曼陀罗和须菩提。这三位译僧为中国留下了《大育王经》、《解脱论道》、《法界体性》、《文殊般若经》等大量宝贵的佛教翻译经典,为中柬佛教交流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除了三位扶南高僧外,西天竺僧人真谛也来到中国。公元535至546年间,南梁武帝委派张汜护送扶南使臣回国,同时向扶南王提出请求,希望扶南国派遣佛教大师、携带佛教典籍到南梁传经送宝。于是,扶南王留陀跋摩委派真谛携经卷240束,于公元548年抵达建康(今天南京)。真谛一生译经无数,是中国佛教史上著名的四大译经师之一。

四、海上丝绸之路是文化融合之路

公元1世纪,混填沿海路抵达高棉大地。他发现高棉民族人人“裸身跣足”。于是,在与柳叶成婚之后,他教授柳叶“穿布贯头”,不再裸体。两个世纪后,当康泰、朱应来到扶南国时,他们眼中的扶南“国人犹裸,唯妇人著贯头”。二人无法理解,为什么在如此强盛的扶南国中,男子竟然不穿衣物?于是,他们向扶南王范寻提出建议,让扶南男子著“横幅”。范寻采纳了二人的建议,命令扶南男子都着“横幅”。“横幅”遂成为高棉民族的常备之物,久而久之演变成为今天柬埔寨的日常用品——水布。

由于扶南人精通音律,扶南乐工演奏的音乐便被称为“扶南乐”。公元243年,当扶南王范旃首次遣使穿越海上丝绸之路抵达东吴时,除了贡献方物外,还献了“乐人”。传说孙权听过扶南乐后,非常推崇,专门设置“扶南乐署”,向吴人传授扶南乐的乐理知识。《旧唐书》对扶南乐有专门的记载:“扶南乐,舞二人,朝霞行缠,赤皮鞋。” 

海上丝绸之路既是古代中柬交往的源点,也是开辟两国未来合作的通途。尽管“海上丝绸之路”概念由欧洲人最先提出,但联通中柬的这条海上丝绸之路绝不是一条依照西方话语体系构建的新路,而是一条由中柬两国人民携手千年、共同实践出来的老路和好路。这条路承载着两国从官方关系到民间交往、从宗教往来到商品贸易、从政治互信到文化融通的多维度交流。

扶南时期是中柬友谊的开端,是日后两国继续提升关系的基础阶段。在200年后的吴哥时期,中柬两国已经在军事上展开协作。在宋越熙宁战争中,两国军队携手对抗大越国的入侵。在阇耶跋摩七世主持修建的巴戎寺浮雕上至今仍真实地镌刻着宋朝士兵与吴哥士兵一同列队抗击外敌的景象。可以说,中柬两国因为海上丝绸之路而结缘,通过海上丝绸之路成为高度互信的好朋友、肝胆相照的好伙伴,并终将依托海上丝绸之路构建起两国休戚相关的命运共同体。

(本文作者:顾佳赟,北京外国语大学亚非学院副院长、柬埔寨研究中心主任。)

本报综合微信公众号”高棉日报“

编辑:梅璎迪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