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环球|走出“常春藤”,穷孩子仍然很纠结

新民环球|走出“常春藤”,穷孩子仍然很纠结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8-07-12 16:51

美国常春藤名校过去似乎是专门为精英阶层准备的,近年来这一现象得到改善,出身贫困家庭的学子如今大约占入学人数的15%。

图说:美国名校斯坦福大学的校园  图 GJ

“迈入顶尖大学的校门,对于寒门学子来说,好比一只脚已经迈向未来的成功。”这种说法固然鼓舞人心,但硬币永远都有两面,来自贫困家庭的学子踏入名校的那一天起,他的人生将完全改变,同时改变的,也许还有他原本的样子。

踏入社会迎接挑战

美国西北大学商学院的斯蒂芬教授表示,不少贫困学生是家中第一代上大学的孩子,许多人迫切需要成功。“他们正努力驾驭现代社会中最困难的转变之一——阶层流动,一个错误就可能把他们打回原形。”

然而,从常春藤名校毕业踏入社会的那一刻,寒门学子的人生挑战才真正开始。过去生活在贫穷乡村或城市贫民窟,如今住进纽约或波士顿的都市公寓楼;大学期间主要依靠奖学金和各种补助生活,如今每月都有可观的薪水进账。面对这样的生活转变,如何保持真实自我而不被迷失在物欲之中,不忘记原本属于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是他们经常思考的问题。

“我希望能够成为那个在转型中保持自我的人。”毕业于哈佛大学社会学专业的维多利亚·阿斯波里道出了很多拥有类似背景的同龄人的想法。

生活转型有喜有忧

查特尔·布朗出生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莫干顿市一个穷人家庭,当她还是一个孩子时,常常幻想自己未来“成为中产阶级的一员”。

图说:查特尔·布朗成为波士顿的一名高级白领  图GJ

布朗的父亲是一名长途卡车司机,常年在外奔波,母亲身体不好,全家负债累累,家人对她没有什么特别期待,她似乎注定成为一个可怜的黑人女孩。布朗说:“甚至从幼儿园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应该年纪轻轻就结婚生子,过完清贫的一生。”

物质上的贫穷,未能掩盖布朗的耀眼天赋。“无论何时,只要老师在黑板上写出一个数学问题,我的眼里就马上充满光芒。”高中毕业后,布朗凭优异成绩进入布朗大学攻读应用数学,当她去年5月从这所常春藤名校毕业后,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她这样的寒门学子面前:是为了高薪成为一名金融业白领,还是根据自己的兴趣追逐梦想?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布朗说:“我需要努力工作,在工作中找寻自己到底适合什么。”最后,她选择在波士顿的一家咨询公司工作,“我现在比家中的任何一个人挣得都多”。

查特尔·布朗说,她不想被亲友视为忘恩负义的人,远离原来的社区和过去培养她的师长。但另一方面,布朗也承认,当她在市区的高档写字楼获得一份工作,搬进高级公寓,这种新鲜感和紧张感便从生活各方面涌来。她站在宽敞豪华的办公室,远眺波士顿港的景色,俯瞰远处五彩斑斓的小船,房间里铺着漂亮的蓝色地毯,摆着精致的装饰品,这一切深深地吸引了她。

为了看起来体面与职业,布朗对自己的外形进行了一番精心“改造”,披肩长发、耳环与简洁干练的眼镜,这一切让她自己都不太适应。

当然,还有更多烦恼的问题困扰着他们。毕业时多家公司向阿斯波里抛出了橄榄枝,如何选择着实让他苦恼。“我无法向年收入只有2.5万美元的母亲请教到底该选哪一份工作”。布朗每月必须寄回家里将近700美元补贴生活开支,其中包括她侄子学习空手道课程的费用。当布朗想和大学里那些家庭条件较好的同学一样外出旅游时,她母亲表示不理解,“为什么要去旅游?你应该把钱存起来。”

虽然布朗热爱现在的工作,但她也深知同事与自己的家庭背景相去甚远,这点时常让她有点尴尬。在公司能享受各种福利:比赛球票、酒吧聚餐、音乐会,还有让她感到拘谨的高档晚餐。“我对那些场合的殷勤服务受宠若惊,但其他人似乎早就习以为常,当他们对服务员或调酒师呼来喝去时,我在一边默默地想,那或许就是我的表弟。”

西北大学商学院的研究显示,当来自低收入家庭中第一代大学生进入工作岗位时,他们面临着多种压力。当同事在谈论滑雪和打高尔夫球之类话题时,初入职场的寒门学子会产生一种被孤立的感觉。他们的本能反应是尽量避免此类谈话,同时在工作上加倍努力,证明自己能融入同事的阶层。

人生选择甘苦自知

哈佛大学的毕业生恩里克说,当时他很不愿意从事金融业,他对这个行业毫无兴趣,只是一时冲动填了一份实习申请。“但在考虑其他事情之前,你被告知,‘嘿,先生,你能赚的钱比你一生中见过的都多。’”

无法抵挡高薪的诱惑,恩里克现在为一家华尔街公司工作,年薪达到六位数。他回忆起自己高中时因为囊中羞涩,在麦当劳逗留了几个小时,“结果只买了一小杯饮料”。他现在每周工作60小时,住着高级公寓,他说:“在劳累的工作中挣扎,这并不困难,但我苦恼的是自己已经变了,我做的是最能带来利益的事,而不是自己想做的事。”

许多来自低收入家庭的第一代大学生一致认为,攀登“社会阶梯”既令人陶醉又令人担忧。恩里克坦言:“你不会希望永远被困在兔子洞里,对于新的生活你会感到安逸,你也想将来能送孩子去私立学校。当想到这些时,你就不会轻言放弃。”

这些出身寒门的名校毕业生的困惑引起社会关注。贫困家庭的学子就一定会因经济压力而选择自己并不喜欢的道路吗?鲁迪·托雷斯给出了不同的回答。从布朗大学毕业两年后,他至今仍住在洛杉矶东部自家破旧的屋子里,在过去一年一直在沙发上睡觉。长期以来,鲁迪一直在拉丁裔社区服务他人,“家人希望我能够进银行然后挣很多钱,但我现在的生活和过去没什么不同”。

图说:鲁迪·托雷斯仍住在自家破旧的屋子里  图GJ

鲁迪似乎天生为挑战而活,他精力充沛,在音乐创作上才华横溢。大学毕业后,他放弃了去大公司任职,而选择了一份非盈利性质的工作。半年前,他加入“南加州大学入学网络”,这是一个旨在帮助贫困家庭孩子上大学的非营利组织。

在这样的道路上站稳脚跟,花的时间比鲁迪想象的要长,难度也比他想象的要大,但他表示,“我终于迈出了属于自己的步伐。” 王仲昀 麦芒

相关链接:名校寒门学子成为新生力量

近年来,作为追求校园多元化的一种方式,美国常春藤名校积极招募贫困学生,其中许多是少数族裔。他们为贫困学生提供学费减免政策和补助等措施,因此即使家境不算宽裕,不少优秀的寒门学子也如愿进入了理想的大学。

但名校长期形成的精英文化早已根深蒂固。对于家庭优渥的学生而言,和同学外出聚餐、与朋友到处旅游以及动辄数千美元的衣服早已不是新鲜事。但是这些对于贫困学生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冲击,他们往往会感到格格不入。

家境存在差异的孩子进入同一所大学后,往往会发现这种差异依旧在各方面产生影响。“虽然这样说并不中听,但事实就是每个家庭在孩子教育投资上的差距,会在未来产生巨大影响。”美国西北大学商学院的斯蒂芬教授表示:“中产阶级与精英阶级家庭出身的学生有着各种犯错误的资本,而家庭背景比较差的孩子则必须更加小心翼翼。”

当然,能考入名校的学生大部分都不是等闲之辈。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在感受到精英文化带来的冲击后,为了对抗或是更好地适应这种状况,他们也自发组织起来,共同讨论作为一支常春藤校园里冉冉升起的新生力量所面临的诸多问题,哈佛黑人学生协会、普林斯顿低调少数族裔委员会等学生团体不断成立。

2014年,3名布朗大学的学生创办了常春藤第一代大学生网络组织。今年2月,该组织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举办了第四届年会,主题就是如何更好地服务那些出身贫困家庭而且是家中第一代大学生的学子。同样是家中第一代大学生,宾大校长艾米·古特曼对于讨论主题感同身受。“这种活动意义重大,它会影响到接下来怎样对待你的人生。”活动组织者努哈·赛胡说:“我们希望促使更多人去思考更多关于种族、社区与家庭,而不是仅仅关注自身的成就。”

编辑:杜雨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