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云诗钞(三十五)

巢云诗钞(三十五)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汪涌豪    2018-07-12 21:16

丹麦欧登塞访安徒生故居

常思春尽替人愁,惯迭眉山总自羞。

席上婵媛多媚薄,觥中倜傥少情稠。

梦余时怯迎鲜丽,宴散频忧见逊柔。

可叹天真埋俗骨,一身落拓付荒丘。

许多人是因为安徒生才知道欧登塞的。安徒生出生的地方位于欧塞登的老城区,19世纪,这里挤满了打零工的码头工人和乞丐。贫寒的生活养成了安徒生敏感的心性,并让他以后在爱情上屡屡受挫。当他去世后,人们在他脖子上的小皮袋里发现了一封信,那是他心仪的福格特小姐写来的。信中的措辞礼貌得体,但拒绝之意一望可知。联想到《卖火柴的小女孩》《胡椒绅士》和《海的女儿》的追爱主人公最终都以悲剧收场,不能不说这些童话多少都有作者的影子。成名后的安徒生足迹遍及欧洲大陆,但故乡的一切常常出现在他的笔端。现在,欧登塞人已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为自己的荣誉市民建起了雕像,包括在他母亲经常浣衣的河岸。至于他逼仄寒碜的故居也经过整修,在上世纪初被辟为博物馆向公众开放。没人知道,在来自世界各地的读者的呵护下,他沧桑的内心是否感到些许安慰。但他留给这座城市的每一张面容,分明都透着淡淡的哀愁。


哥本哈根大学访克尔凯郭尔

中宵独立数河星,晨兴孤吟对杳冥。

身似丑樗思悱恻,心如枯井叹伶仃。

敝居有意悲萧发,阛市无人会俶灵。

敢以死灰嘲槿艳,不求春色到寒庭。

克尔凯郭尔是丹麦基督教思想家,早年就读于哥本哈根大学。由于不满自希腊时代就开始的形而上学的理性建构,他摈弃黑格尔主义,专注于发扬基于个人体验的宗教哲学,并常用文学的形式,表达对非普遍性知识的推崇。他对“每个时代都有其典型的堕落方式”的论说,对存在就是痛苦、孤独、绝望和情欲等情绪的强调,启发了许多存在主义哲学家,以至被推为这种哲学的先导。要说这个驼背跛足、体弱多病,只活了42年就孤独死去的天才,终身都为一种强烈的宗教情感所支配。父亲生活的不检点和5个兄弟姐妹的过早死去,让他背上了深重的精神原罪。他的性格变得怪异,又因常以纨绔公子的形象来掩饰自己而饱受世人的诟病。但今天,人们不再觉得他是需要同情或体谅的弱者。相反,对他努力“寻找一个对我而言是真理的真理”的精神,无不表示由衷的敬佩。在哥本哈根大学,每年的夏天,都会有人从世界各地赶来参加由神学院主办的有关他思想的读书会。但也必须实事求是地说,在大部分时候,他是寂寞的,他的坐像前连一枝花都没有,更不要说赶来拜瞻的人了。(汪涌豪)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