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不唐捐与“功成必定有我”“功成不必在我”

功不唐捐与“功成必定有我”“功成不必在我”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江曾培   2018-07-12 21:16

鼓励人们做事要坚持、坚韧,不虎头蛇尾,不半途而废,过去常以“功不唐捐”来表达。“功不唐捐”,可以解释为“世界上的所有功德与努力,都是不会白白付出的,必然是有回报的。”

据说,胡适给人题字,喜欢写“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也喜欢写“功不唐捐”。两者的意思是相近的。1932年6月27日,在北大学生的毕业典礼上,胡适也是以“功不唐捐”,鼓励学子们要在人生道路上作坚持不懈的努力,他说:“天下没有白费的努力,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功不唐捐”,是因为人间万象,兴亡荣枯,强弱盛衰,都不是偶然,都不能逃避因果的法则。尽管此说在对人命运的描述上,由于世事的纷繁复杂,不一定都百分之百的得到呈现,但在人的事功上,必然是“几分耕耘,几分收获”,“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诗云:“日拱一卒无有尽,功不唐捐终入海。”只要坚持不懈地努力“拱卒”,功劳必然不会白费而是会汇入成功之“海”的。只是在“日拱一卒”时,要认识到事情的完全成功往往有一个长长的过程,由于“时间未到”,成功不必一定在我,只是我的努力必不唐捐,无论是“插柳”或“栽花”,都会为人间增色,供后人“寻花问柳’”,让人生更美好的。

“功不唐捐”,既表明天道酬勤,激励人锲而不舍,勤奋进取,又表明“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伟大的事业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进行长期的奋斗。或要一年接着一年干,或要一任接着一任干,或要一代接着一代干。既“功成必定有我”,又“功成不必在我”,体现着“功”与“我”的辨证关系。

这种“功”与“我”的辨证关系,是人们,特别是党的干部所要正确对待的,既要为人民的幸福努力建功立业,又要”风物长宜放眼量”,不计较个人得失。

山西右玉县的历届干部在这方面作出了模范的表现。该县原是一片风沙成患、山川贫瘠的不毛之地,60多年来,一张蓝图、一个目标,县委一任接着一任、一届接着一届率领干部群众坚持不懈干,“咬定绿化不放松,誓让山川变绿洲”,换班子不换方向,换领导不换目标,不搞翻烧饼式的折腾,握牢“交接棒”,跑好“接力赛”,前任为后任积蓄力量,后任站在前任的肩膀上攀登,尽管多任干部在任上都没有迎来“功成”的荣耀,但正是他们共同的努力,才将美好的蓝图变成现实。这样的干部没有个人的“小九九”,而是一心为国为民。习近平同志曾讲到了右玉县委一任接着一任带领人民群众治沙造林的故事,要求大家学习发扬这种“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

“功成不必在我”,右玉县绿化蓝图的最后实现,则又离不开每届县委的努力,对60年来在此战斗过的干部来说,也都是“功成必定有我”。对这些虽未等到“功成”,却对“功成”作了默默贡献的干部,都是“功不唐捐”,为百姓所深深怀念的。清明是祭祖节日,福建东山县民众,在清明节却形成一种“先祭谷公,再祭祖宗”的习俗。“谷公”是该县老县委书记谷文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谷文昌在东山县工作14年,当时东山极为荒瘠,风、沙、旱、涝,害得民不聊生,谷文昌带领全县干部群众通过种植耐盐碱的木麻黄树,十几年如一日,有效地改变了面貌,随后在他的精神感召下,后继者踏着他的脚印不断前行,终于实现了东山人梦寐以求的“绿色奇迹”。东山现已成为生态旅游岛,群众生活走向富裕,成为“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发展经典案例。“饮水不忘掘井人”,老百姓就把谷文昌和祖宗一起祭拜,而且是“先祭谷公”。

“功成不必在我”,体现的是一心为民、大公无私的精神境界;“功成必定有我”,表明的是艰苦奋斗、真抓实干的历史担当。作为党与人民的干部,都应当把具有“无我”的高尚情怀与“有我”的责任承担很好地结合起来。他们都是“功不唐捐”的,都为人民大众所敬仰与怀念。(江曾培)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