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芦花飞白(19)

连载|芦花飞白(19)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子影   2018-07-13 15:25

19.定婚

自从大儿子留洋回来后当了警察,对家族之事勉强算是曲线有补,唐元翰的指望就都放在了小儿子身上。唐笑石自小性情温和,虽不出众但乖觉聪敏,不燥不忿,在上海几年间虽不时传出一些绯闻,唐元翰倒并不在意,哪个人不是从少年时的风花雪月过来的?一旦成了家,年轻时的荒唐也就烟消云散了。不过,现在看来,这种荒唐和风流有了杀头的风险,唐元翰就必须快刀斩乱麻地解决问题。

沈焕霖略略吃惊地说:“这,唐会长厚爱,可眼下时局如此紧张……”“正是因为时局紧张,我才有此意。”唐元翰拿出一个大信封说:“这是笑石的生辰八字,我已经请人看了,与令媛的很合。”沈焕霖把信封放在桌上:“这事,恐怕还要问问小女的意思。”

“焕霖,你我不是外人,我实话直说,日本人已在城南了,驯石是军人,许身家国,一旦交火,死生天命,玉碎瓦全,我无可奈何。但笑石还年轻,我知道焕霖你有些渠道,我不打听,也无权知晓,我只求老弟,看在我们多年共事的份上,帮我唐家留下一条根。”

沈焕霖思忖片刻:“既然是一家人,我就直言,令公子官司缠身,实不宜在此地久留,我的意思,让他们二人尽快成婚,然后马上离开,走得越远越好。船和人,都由我来安排。”

唐元翰拱手:“老弟此言正合吾意。”

“还有一样,”沈焕霖犹豫着说:“小女心气很高,令公子之前心中好像另有所属,为坦诚起见,还是和人家当面了清比较好。”

唐元翰走进院子时,就听见一声乒乒乓乓的摔打声。“开门!放我出去!我要见雨晴!我不娶那个沈小姐!”一把大铁锁将房门锁着,唐笑石在屋里又跳又叫。

唐元翰小声地叮嘱管家:“从现在起,把二少爷看好了,不许离开房间一步。”

“什么?”沈丛华一步跳到父亲身边,“让我和唐笑石定婚?爸,这不是你的本意吧?”

沈焕霖平静地说:“是。”

沈丛华一甩手:“我死也不会嫁给那个忘恩负义的胆小鬼!”“这是任务。”沈焕霖面色凝重:“个人的得失生死都不重要。”

一驾挂着“唐”字的马车停下,穿着灰色长袍的胡管家带着沈丛华和两个仆从捧着一堆衣料走进宋家铺子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院门口挂着的白幌,映着青底黄字的店招。

两个兵警不远不近地站着,盯着他们。

一只油灯孤伶伶地照着,宋雨晴一身白色孝服,端坐椅上,胡管家站在她面前,小心地措着词:“发生了这么多事,唐宋两家之间肯定是不可能了。宋姑娘也是个明理之人,请另图他就。其实真要说起来,唐家并未承诺过宋姑娘什么,况且,还出面帮着把去的人安敛了,于情于理都不算亏欠。奉送一笔钱,一是请小姐抓紧为二公子和沈小姐做婚仪礼服,二来也算是对宋家的一些补贴。二公子不便前来,样衣一套奉上,照样裁剪就是。”

沈丛华穿着一件青条纹的新式旗袍,高高竖起的半圆领遮了半截脸,她手里捧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一套黑色西装,最上面放着一顶灰底白沿的礼帽。“你们去外头等着,让宋姑娘给我量身。”沈丛华说。

二楼的廊檐下,唐笑洁手里举着一面镜子,镜子里的脸庞泛着玉润的光泽。她的手轻划过脸颊,突然展颜一笑。见此情景,唐笑石觉得心碎成了片。他拍着门,隔着门缝喊着:“姐姐,不要!”唐笑洁轻轻拍了拍弟弟的房门,像是拍在兄弟脸上。她轻声地说:“弟弟,让姐为自己做件事。如果他死了,姐就算活着,也等于死了。你再为姐再吹一次口琴吧。”

这是一个寂静的夜晚,星月稀疏,唐笑洁靠在二楼的栏杆上,静静地看着溶溶月色,唐笑石横琴在唇边,琴声悠扬,他看着通身银白的姐姐摇动轮椅,辘辘而去,泪水盈盈。

这个晚上,盐城最高档的“白家汤”菜馆灯火通明人声沸沸,盐城最引人注目的唐沈两家今晚在这里聚餐,宣布唐家二公子与沈家小姐定婚。唐元翰和沈焕霖一身簇新长衫,笑容满面地在门口迎客。唐家还请了“兴隆”班子唱戏助兴,只可惜当家的李美丽患了伤风,嗓子倒了不能出场,但兴隆小生的武戏也十分地道,不时引得观众发出喝彩。就在“白家汤”中觥筹交错之际,两辆挂车帘的马车驶出沈家后院,悄悄沿着小道,一路向西而去。张子影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