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厢里的阅读

车厢里的阅读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简平    2018-07-14 14:39

那天,我从合肥坐高铁回上海,中途,起身伸展腿脚,走到了两节车厢之间,忽然瞥见另一节车厢画风大变:人人手捧一本书,专注地读着,没有玩手机的,没有看平板电脑的,而且也没有众声喧哗。仔细再看,原来都是孩子。我很好奇地问一位显然是带队的老师,他告诉我说,他们是一所小学五六年级的学生,都爱好文学,暑假里去上海搞一次游学活动,除了参观游览,还会与儿童文学作家见面,孩子们现在正读着这些作家的作品呢。

我默默地回到我所在的车厢,看着一车的人此刻无一阅读图书的,很有些感慨。以前,在列车上,是有很多人看书的,车厢里的阅读是一道世人皆誉的风景。有一回,我坐硬卧从上海去齐齐哈尔,车窗边的凳子上总是有人在看书,由于一节车厢里的凳子不多,所以,要占个座位还不容易,白天的时候我就没找到,所以,只能蜷缩于上铺,伴着铿锵之声,将带着的书本举在眼前阅读,读累了就放下小睡一会,反反复复,直到晚上熄灯后,我才看到有空位,即刻下得床来,坐在窗边,就着窗外星星点点的微光继续看书。其实,在旅途中看一本适宜的书,那是一桩相得益彰的快乐之事,因此,即使在快速运行的高铁上,还是有阅读者的,尽管有人想要告诉全世界似的近乎喊着打电话,尽管有人戴着耳机旁若无人地唱着跑调跑到海底的歌,喜欢阅读的人并不受到干扰,安安静静地看自己捧在手上的书。只是这样的旅客的确是越来越少了。

德国学者希维尔布希在他写的《铁道旅行的历史》一书中说,铁路出现后,旅客的时间意识和空间意识起了很大变化。从前出门坐的是敞篷马车,座位狭小,旅客紧邻而坐,很容易以互相聊天来打发行程,而且,前后左右都可看到四周的风景,因而注意力便投在其中。但在列车里就不一样了,空间大了,有了个人活动的余地,而那些景致则看不完全了,只能透过窗户望着其匆匆掠过,加之开行时间的延长,这就生出了无聊,需要以一种方式来排遣,就这样,车厢阅读开始了。久而久之,车厢阅读也固化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我们这里是这样,别的地方也是这样。在从曼谷开往新加坡的“东方快车”上,在穿越阿尔卑斯山的欧洲“雪国列车”上,在贯穿北美大陆的太平洋铁路的列车上,旅客们做得最多的事无非是埋头看书抬头看窗,以书中的故事和窗外的风景消磨途中的时光。我最近一次乘坐日本的新干线,车厢里两个年轻的时髦女子,全然不顾其他捧读书本的旅客,大声说笑,引得人们纷纷投去鄙夷的眼光,可她们还是我行我素,这还真是难得见到——日本的铁路乃至地铁、轻轨的车厢里是少有喧闹的,虽说也每况愈下,但至今看书的还是比看手机的人多一些——这时,有一位老先生站了起来,找到列车员说了什么,不一会,列车员向两个时髦女子走去,给了她们一人一本书,她们倒是就此收敛了。

我忽然想到,170多年前,随着铁道旅行的兴起,英国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家车站书店,接着,一家出版社还推出了既便宜又易于携带的“铁道文库”,库柏、霍桑、大仲马等作家的小说就此相继登场,由此也带动起了阅读风气。事实上,即便如今已是信息时代,但车站书店依然不衰,星罗棋布在全球各个列车站点,说明车厢里的阅读并不过时。当年,在那些车站书店里,有专门为旅客提供租书服务的,那么,在今天的高铁里,可否摆放一些书籍供旅客上了列车后即时取阅呢,我想,虽然有些难度,但或许可以试一试的吧,毕竟,车厢阅读的风景还是可人的。(简平)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