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芦花飞白(22)

连载|芦花飞白(22)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子影   2018-07-16 15:00

22.芦花

被烟火和爆炸充斥的码头上,出现了一个小队列,跑在最前面的是胡管家,这位忠诚的仆人左手拉着唐元翰右手挽个包袱。唐元翰拉着二太太,二太太推着唐笑洁。四下都是乱跑的人流。快到码头时二太太摔了一跤,等唐元翰扶起她时,唐笑洁和轮椅车都不见了。

他们沿着堆满棉纱的仓库边跑边喊地跑过,没有看到,唐笑洁在仓库一角站着,一只纱包上放着一顶不知谁遗落的破草帽。唐笑洁仿佛看到,那个年轻人把戴着的草帽一丢,跳进水中一边拼命划水,一边大喊:“笑洁!”

唐驯石带着十几个兵警边打边退,退到了桥头,这已是最后一个守卫点,小股日军已经上岸,正兵分几路打过来。唐驯石手中的枪响了,在射击间隙,他看到胡管家拉着父亲正在向桥头狂奔,他拼命地喊:“打!”兵警们的枪一起开火,枪声引来了更猛烈的枪弹。

日军汽艇近在咫尺,唐驯石的枪却哑了,他没有子弹了,几个兵警也接连倒下。在他的视线中,父亲近了,更近了,父亲越过了桥头。

“驯石,快跑啊!”唐元翰向着数十米外的儿子喊着。站在桥头的唐驯石听见了,他似乎向父亲的方向微笑了一下,然后点燃了浇满汽油的苇柴。桥下的日军汽艇顿时陷入火海。

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几个日军冲进仓库,惊喜地看到仓库里堆满了棉纱布料,但他们的兴奋没有能持续几秒,就发现脚下有一些褐色液体在缓缓流动,那是船用柴油!一个白衣黑裙的女子倚纱包而立,黑发垂肩,肌肤如玉,手里拿着一只沾满油的火把,她微笑着把火把伸向纱包……火光冲天而起。

码头上,刘大森用力把帆拉起,货船缓缓驶离码头。

在那一天的午夜,盐城幸存下来的人都听见湖荡深处突然响起的歌声。靠近湖荡的人们看到,越过密密丛丛的芦苇,湖荡中间有一只小船,一只汽灯挂在船头,两个盛装女子,穿红着翠,在船上边舞边歌,在距她们不远处,鬼影般的汽艇从四面八方向她们靠近,不断划过湖面的枪弹像一道道流星。汽灯和流星雨把两个青春女子映成绝色。

她们唱的是《吴汉三杀》:

听城楼催命的更鼓声声响

声声撕碎我心房——

多少义士满怀各路英豪聚一堂

想到此热血沸腾涌心上

岸上的唐笑石也听到了,他奔上望风台,看见了那只船,那只汽灯,以及汽灯下艳妆的女子。他爱过她的清新娴丽,爱过她的安静识仪,今天的她还是那么娇艳,那么美。他的眼前恍然出现圣心学校铺着红毯的礼堂,唱诗班的女生们穿着白衣黑裙,领唱的宋雨晴脖下系了一条浅蓝丝带,清婉的歌声如同天籁。

一颗子弹打中了李美丽,她张着嘴,倒下。李美丽最后看着宋雨晴,轻轻叹息地说了一声:“唐二公子,没缘分了……来世见。”

盐城人都知道,她们停船的地方虽然湖面开阔,但看似平静的湖面下有深厚的淤泥和盘根错节的藤根,稍大些的船在这里会象掉进泥坑的蛤蟆,再怎么刨爪也前进不得。

宋雨晴还在唱——

三尺龙泉拿在手

他本是汉王所赐随你征战度春秋

老身我拼死用它救刘秀

我要你泉台点兵

雄威重抖兴汉灭莽

再写春秋

到那时仇已报壮志酬

九泉下抛忧愁

日军的汽艇突然开始原地打转,船头与船头相撞。歌声停了。侵略者凶恶的脸都看得清了。宋雨晴站在船头,深情地看着故乡的湖水,纵身跃下……天亮了,湖荡里所有的声音都消散了,只有一缕缕烟气在湖面上飘荡。

一阵口琴声传来。唐笑石执琴在唇,泪眼婆娑。琴声在水面上飘荡,他仿佛看见那个暑假,那只船,一对璧人站在船头,她伸手指着满眼的湖光水色说:“在咱们家乡,等入了秋,满湖荡的芦苇顶着飞白的花,才叫好看呢,远远望去像大地戴上了一顶巨大的灰帽子。”

苇草此起彼伏。所有的芦花,在这个黎明,一齐开放。飞白的芦花四散飘荡。(张子影)

(全文完)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