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滩渡风情画

十日谈 | 滩渡风情画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勤   2018-07-20 15:17

松江话将河埠叫做滩渡,浦南地区也叫滩渡头。江南水乡,河流纵横交错,迤逦盘桓着流入村庄,家家都是枕河而居,有河就有滩渡,一代代人在这滩渡边繁衍生息,生活也围绕着滩渡生机勃勃起来。

村子里的老滩渡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听爷爷说他小时候就有这个滩渡了,用赭褐色大石条垒成的,古老的滩渡见证了几代人的拾级上下,经历了多少的潮起潮落?每一级台阶都被岁月磨砺得光滑圆润,看上去那些石阶早已不再生硬,而是饱含着人情浸染后的质朴与柔情。为防止打滑,人们在滩渡阶梯的两侧打上木桩,用粗壮的树干扎成扶手,确保上下滩渡时的安全。

酷热的夏日清晨,涨满了清亮亮的河水,没过了滩渡台阶,弯腰就能够到水了,但贪凉的人还是喜欢摸索着阶梯一级一级地探入深水中。滩渡是一个家族几户人家共用的,天刚放亮,滩渡边就热闹起来。女人们总要将洗刷好的衣服拿到河水里漂洗,满满的一河水漂洗起来就如戏曲舞台上的青衣水袖,远抛近抖,动作干净利落,轻快流畅。有些懒散的小伙子趿着拖鞋打着赤膊,肩膀上挂一条毛巾,手里拿支牙刷,睡眼惺忪地来到了滩渡边。

对于我们度暑假的孩子来说,滩渡边更是重要的娱乐场所了。因为滩渡边淘米洗菜的缘故,散落的食物较多,奶白的淘米水,散落的碎米粒,嫩嫩的蔬果屑总能引来成群的麦穗鱼、鳑鲏鱼、淘沙子、白米虾等小鱼虾在此聚集觅食。我和小伙伴们就用一个密缝的竹篾饭篮,放一些米饭和吃剩的骨头虾壳在里面,压半块砖头将其沉入滩渡边的水里,米饭和骨头的香味能吸引来好多馋嘴的小鱼虾,隔个十来分钟悄悄地过去,猛地一下将饭篮从水中提起来,一群贪吃的小鱼虾在饭篮里慌乱不已,活蹦乱跳,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捕捉到许多小鱼虾,热了还可以到河里扎猛子,游泳。等潮水退了,在滩渡边还可以摸鱼虾、螺蛳、河蚌,还能摸到河蚬,回家清水养一宿可以炖蛋吃。摸到的鱼不像用饭篮诱捕的小鱼,一般都是比较大的鲫鱼,用手摸过去,慢慢靠近,不能性急,趁鱼还在犹豫不决时一把抓住。玩得开心,回家因为有所猎获还受到长辈的表扬,说这孩子从小就有志气巴结头(勤劳)。晚餐的时候,油氽小鱼虾、葱烤鲫鱼或者清烧咸田螺,都是极清爽可口的河鲜农家菜。

傍晚6点多,夕阳将天空染得通红,树上的知了声时远时近此起彼伏,滩渡边又迎来一个高潮。大人小孩都在这时候到滩渡边洗澡,我们蹲在滩渡边的台阶上,让河水没过肩膀,仅浮出一个脑袋感受河水带来的清凉,在水里整个身子轻飘飘的,清清的河水抚慰着全身,这时候,还会有顽皮的小鱼儿游过来啄你的脚丫甚至胳肢窝,好比免费享受了一回温泉鱼疗服务,痒痒的,麻麻的,整个人也就轻松起来,驱散了一天的酷热和劳累。

我有一个堂兄,夏日傍晚总喜欢开着小收音机在滩渡上边欣赏音乐边泡澡。正值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爱赶时髦,手上戴着手表,到了滩渡边洗澡就顺手退下套在边上的扶手栏杆上。一通澡泡下来人舒服得忘乎所以,就哼着小曲蹚着水径直回家了,偏就老爱把这贵重的手表忘在了滩渡边。每次都是邻家的叔叔婶婶发现了手表,送还给我那马大哈的堂兄。堂兄每次笑纳,可下回在滩渡边泡澡后照例忘记那只手表。也许在他的意识里根本不怕丢,滩渡边都是自家人,民风淳朴,毫无防范的必要吧。(张勤)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