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登陆”:我们要在这里胜利!(一)

“海上登陆”:我们要在这里胜利!(一)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健   2018-08-06 17:54:00

伴随着不同语言的加油声,从7月29日开始,泉州石狮将军山脚下的海岸线,“国际军事比赛-2018”之“海上登陆”项目进行得如火如荼,中国、俄罗斯、伊朗、苏丹和委内瑞拉的精英战士用战斗姿态角逐,用实力诠释着“勇者风采”,也孕育出“战斗友谊”。作为检验军队训练水平的重要方式,军事比赛在各国军队内部不是稀罕事,当它像奥运会那样走上国际舞台时,其含义和影响力早已超越赛事本身。

图说:各国参赛队驾驶两栖战车整装待发。

别把它只当成比赛

据介绍,各国共有近200余名官兵参加“障碍赛”“求生赛”“接力赛”等三个阶段比赛,以总分“排座次”。五国参赛队规模并不大,但兵贵精而不在多,他们均是军中翘楚,像伊朗领队阿里扎德上校说:“我们为了参加比赛,进行了非常艰苦的训练,所有参赛队员都是在伊朗国内选拔赛中的佼佼者,相比之前三年的参赛经历,今年我们的准备更充分,相信这次比赛会非常激烈”。

图说:伊朗军人在中国教员指导下操纵两栖战车。


图说:委内瑞拉军人熟悉中国两栖战车内部设备。

记者观察,眼前掠过的选手,人人都有“兵王”的实力。在7月30日的“障碍赛”中,发令枪一响,106名各国队员如离弦之箭飞驰而出,奔跑、翻越、攀爬、跳跃……赛道上矗立的19个障碍物不仅考验着每名队员的体能与耐力,更考验着一个班组的协同配合。此次参赛的中国陆战队员人人身怀绝技。旁人很少注意到,陆战队没有诸如“东北虎”“华南虎”之类形容驻守一方的部队称谓,说明他们更多扮演“全域作战”的角色,这些年,陆战队的演训场从南海岛礁到内蒙雪原,锤炼各种气候环境下“走、打、吃、住、藏”的能力。当记者把这些观感描述给一位老兵时,他的话中颇有些道理,“什么样的陆战队员才算‘兵王’,或许不是体格与战术,而是大脑深处的‘胜战意识’,当咱们去看海边沙滩时,会先想起‘海风拂面,心旷神怡’的浪漫,而‘三栖兵王’会自觉地想起,这里的滩涂是硬是软,是不是适合抢滩登陆,如果是敌人,会把拦阻的火力点设在哪呢……”

图说:两栖装甲分队抢滩登陆。

图说:中国陆战队员使用的120毫米火箭筒。

图说:中国03式步枪是各国参赛队员的标配。

图说:出现在比赛中的中国95式轻机枪。

图说:中国海军陆战队展示的红缨-6肩扛式导弹。

同样的职业敏感,别国军人身上也有不少。比赛的新闻发布会上,记者偶遇俄罗斯军事记者谢列兹涅娃及其助手别佳,当看见记者展示的俄太平洋舰队王牌独立第40陆战旅徽章时,两人眼中流露出激动的神情。据俄国防部网站介绍,该旅戍守在远东堪察加半岛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是俄海军驻地最偏远的部队,但它的任务无比重要——保卫俄军“北风之神”战略核潜艇的母港马留钦斯克。实际上,包括独立第40旅在内的整个俄海军陆战队,素以训练贴近实战闻名。公开资料显示,俄陆战队员全年超过一半时间都有战斗警报下的演练,连选拔新兵也以营级战术考核进行,哪怕是模拟战场开阔地奔跑都要有战术思考,“奔跑三秒或运动十米左右就要卧倒,寻找障碍物,因为在枪林弹雨之下,很难有超过三秒让实兵连续直立奔跑的机会”。

图说:中国陆战队员青睐的35毫米榴弹发射器。

图说:中国海军陆战队的高速快艇。

图说:解放军两栖装甲车辆编队泛水踏波。

果然,记者在“障碍赛”环节看到,不止是俄罗斯军人,所有国家的军人都不是穿了军服的体育运动员,他们身挎武器,以小组配合的方式交替掩护前进。在穿越多种围墙障碍时,并非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地往墙头上爬,而是有人持枪掩护,有人用身躯顶起战友上去,先过去的战友还进行侦察,确保通路安全。

运用之妙 存乎一心

“瞄准实战,贴近实战”,是记者在比赛裁判和参赛队员那里听到最多的话。望着1200米的障碍赛场,高低错落、比邻而立的19个障碍物颇让人有些“压迫感”。“它们就像随时上膛的子弹,”一名同行的军事新闻记者说,“这些符号化的障碍设施,如果搬到战场上,再结合敌方守军的轻重武器拦阻射击,那就是可怕的‘火力点’。”这种看法得到现场裁判的认可,那就是该赛场设置侧重现代城市作战特点,营造充满突然性、复杂性的战场环境,考验单兵战术和班组协同能力。换句话说,各国参赛队员进入了一个“概念化的战场”,要动员全身力量才能完成比赛。

图说:俄军队员携带中国提供的武器装备进入赛场。

图说:委内瑞拉陆战队员对03式步枪感到好奇。

据介绍,各国队员碰到的第一种障碍是木质栅栏,虽然它在我军目前的障碍设置中较少,但在一些森林资源丰富的国家,常会用木质栅栏作为防御人员通过的障碍,城市里用木头栅栏的情况也较多。经咨询,与砖石结构或钢筋混凝土墙相比,木质栅栏虽可隐蔽进攻人员的身体,却无法抵御大威力子弹的穿透,一旦被发现,就可能被子弹所伤,因此跨越时务求干净利落。紧随木质栅栏的两米高围墙,是公认的城市战场最常见的建筑障碍,而中间的开洞模拟的是被损毁的墙体,小组通过必须进行战术规划,有序从围墙上端或开口通过,中间涉及任务分工、警戒、掩护等战术考虑,可谓“简约而不简单”。

图说:伊朗队员掌握中国40毫米火箭筒使用要领。

图说:苏丹军人了解中国狙击步枪构造。

由多层铁丝网构成的标准围墙,别看是透视状态,却成为拉开各参赛队成绩的关键“分水岭”。原来,外军常把构筑简便的标准围墙作为辅助防御设施,与机枪火力点结合,阻止攻方渗透或突击。这一障碍的威胁在于各种金属倒刺,加上铁丝网距离较近,使攀登者难以插足,往往需要多人相互用手拉、脚蹬的方式配合越障。记者了解到,外军普遍欣赏中国军人的身体协调性和动作娴熟度,这一方面可能与中国人身材适中、动作灵活有关,另一方面,解放军长期坚持高难度的器械训练科目,以单杠为例,外军大多只训练引体向上,而我军长期坚持练习卷身上,挂腿上,单立臂上,双立臂上等高难度科目,而这些科目正是对付标准围墙之类障碍物的基础技能。

引人注目的是,在通过残破建筑物时,各参赛队都保持小心谨慎,因为它代表战场上遭到敌人打击或封锁的战场建筑,莽撞冲击无疑是缺乏理性的,必须采取侦察引导的战术安排。比赛中,所有队员均借助撑杆让侦察尖兵率先登顶,在确认安全后,其他队员才能沿直梯快速攀上,考验的是态势感知和各班排的协同作战能力。而在跨越混凝土墙时,伊朗军人别出心裁地采取斜向攀爬模式,一名队员拽住攀登索的线头,固定在墙体一角,让队友沿着呈斜向的绳索快速攀爬上墙,这与其他军队依次攀爬垂直绳索大异其趣,但从现场观察看,这种方法有一定的创新性,可一定程度上降低攀爬高度,但这种方法是否适用,恐怕只能以“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来形容了。

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吴健 

摄影 蒲海洋 尚文斌

编辑:吕倩雯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