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望的诗意

平望的诗意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荆歌   2018-08-07 23:08

从前,很多上海人并不知道吴江是什么地方,但他们知道平望。他们坐车往浙江去,往安徽去,往黄山去,甚至往西藏去,都会路过平望。318国道上海到平望的那一段,被称作“沪青平”公路。上海到青浦再到平望,就那么一段,也许还有着“平步青云”的好口彩呢!

紧挨着的几个地方,地名连贯起来会很有意思。比如平望,它往北的一站是“胜墩”,再往北就是“八坼”。陶文瑜向来有七步之才,也好歪诗歪联,曾在其办公室门上自撰自书春联“陶爷爷在此,春姑娘敲门”。我因此对他说,有一个上联“平望胜墩高八尺(坼)”,你能对上吗?他倒也有才智迟钝的时候,想都没想就说了一个字:难!

我以前无论是从芦墟坐车去常熟,还是往返于震泽和苏州城之间,都会路过平望。有时候是因为需要在这里转车,因为它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交通枢纽;有时呢,是因为晕车难受,到了平望,必须下来,在汽车站的长椅上坐坐歇歇,严重的时候,就要躺下来。

这是一个很大的车站。在里面,常常能见到美丽的姑娘,以及,还能碰到熟人。许多人都会在平望车站转车。有一天,我看到一个人,坐在车站的长椅上,读一本钱钟书的《写在人生边上》。此人额头发亮,满面红光。后来我认识了他,并且和他成了同事,他就是饱读诗书的王宗轼,后来去了《苏州杂志》当编辑。满腹经纶,却不幸英年早逝。

平望对我的青年时代来说,就是一个无需特意过去,却常常会顺路而逗留的地方。我曾和男高音歌唱家朱依东骑自行车从八都去盛泽,路过平望的时候,饥渴难当。朱依东就说,咱们去刘建华家吧!刘建华也是一位唱歌的,他的家在平望老街上。来了不速之客,他不以为怪,反倒风雨故人来的高兴样子,立刻去馆子里炒了好几个菜,打了绍酒,三个人就痛快地喝开了。酒足菜饱,自然少不了唱歌。他们唱《重归苏莲托》《女人善变》,还有《桑塔洛琪亚》,而我的男低音,也会参与有趣的三部和声游戏,只不过我真的不习惯唱和声,耳朵里一听到他们另外的声部,不禁就跟了过去。刘建华的父亲,是一位平望镇上著名的牙医。他看到我两颗虎牙,说最好拔掉。因为相书上说,有两颗虎牙的人,命运会不是太好。但是,刘医生说,你的情况,还是不拔为好,如果拔掉,你的面容就会改变,你会看上去就像一个瘪嘴。命好命坏,都是相对的,总是比好不足比坏有余,而瘪嘴就事关重大了,可能会影响讨老婆。

刘建华从老馆子炒回来的菜真好吃!其实平望有很多好吃的东西,酱鸭是一绝。还有酱菜。当然它的辣油辣酱,更是有名。冬天是吃藏书羊肉的好时节,白汤羊肉,热腾腾的一大碗,撒上蒜叶,必须加入平望辣酱。必须是平望辣酱!所有的其他辣酱都不行,都与藏书羊肉汤不搭。只有平望辣酱,才是绝配。它不辣,却极其鲜美。没有平望辣酱的藏书羊肉汤,是客来无酒的夜晚,是湖畔无山,是竹林少了微风,是街角一闪而过再无了踪影的美人身。(荆歌)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