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赚得水流西

十年赚得水流西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鹏举   2018-08-09 13:59

《绝句四首》:“倾盖如云如故人,相看已是数年春。思君碧叶黄香事,人物江山等薄尘。”“纸上兵戈终是虚,豪言马革不如无。可怜亡国无青眼,三寸霜毫半尺乌。”“苕溪微雨水蒙蒙,溪畔朝颜斗酒红。老泪英雄谁会得,多因旧日过惊鸿。”“凤凰入世不须啼,自向桐花深处栖。眼底烂柯看不倦,十年赚得水流西。”

城里人对于花的开谢,反应不太敏感。感觉清晰的,也就是桂花了。说来凑巧,老宅周围,多的是桂花。近年住在了郊外,周围也是桂花多。桂花生香的时候,密密的绿叶里,密密的黄花、端庄贤淑的样子。还香,浓郁的香,想躲也躲不了的香。还有,桂花的别名儿也好:木樨花。字面看上去,就很舒服。院子里,花园中央有棵桂花树,出门总要经过它。起初不认得,后来开花了,感觉便是旧时友了。

它倾盖如云般高大,自然会联想起“倾盖如故”的故事了。心里记得这碧叶黄香,觉得这一年年的时光,过得真快。总是惊诧,怎么才一转眼,桂花又开了。再一想,也就这飞快的转眼,感觉人生其实就是安然经过。所有的闹腾,不过是演戏文。

那天在博物馆,看到了八大画的一条鱼。如此虚空和简约的笔墨,感觉惊奇。联想起八大那年代的书画和文学。纸面上画着写着的士子,原本都有很灿烂的可能。他们准备牺牲的心情,一时也是有的。只是真到了国破家亡的时候,几乎都没影了。也就留着八大这条鱼,孤零零地游着,漂流着。书画和文学,要来何用?还不是写着画着的、被认作文人的人,有个美的良知吗?早知自个儿良知不全,当初何必做起文人来?

感觉上是经过苕溪的。看望苕溪,获取早前的好些文人,隐隐留下的不朽气息。还有酒,村落里的酒。两岸满是芦花的溪流边,微雨散着清香。喝在了一起的,绿罗裙、白袷衣,还有眼中青兕,心上琼瑶。只是好些年过去了,一切都泛到樽前来。苏东坡在了北上路上,他可曾明白,他甚至渡不过长江去。辛稼轩南来之后,他可曾明白,他作为英雄的生命已然不再。陆游回到了沈园,他又可曾明白,他毕生的痛,是他丢失了一枚钗头凤。

凤凰是传说里最美好的鸟。如果现世中有,凤凰是谁呢?一鸣惊人的故事,都知道吧?说到的一鸣惊人的那只凤凰鸟,其实是楚庄王,也是齐威王,总之是出色的人。出色的人来在世上,大抵是不鼓噪的。凤凰栖息在梧桐树上。杜甫说,“碧梧栖老凤凰枝”。他这句式,是玩到顶端了,本意只是“凤凰栖老碧梧枝”。凤凰和梧桐共生,没理由鼓噪。人也是,人和世界共生,是不必甚嚣尘上的。

人生很短吗?数十年里,感知的东西何止千年。说是烂柯山观棋,真不为过。由此可知,不死的凤凰和人,其实是一个样。也由此相信了,至少近十年来,年华流水,不是流向东,而是流向西了。(陈鹏举)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