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不完全指南

避暑不完全指南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墨青   2018-08-09 17:43

每年盛夏,对忍受着高温高湿天气煎熬的中国东部地区的人们来说,最大的享受莫过于逃离到凉爽的自然环境中过上几天。避暑对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含义,有人喜欢去山里,有人喜欢到海边,有人宁可在家吹空调。我觉得一个理想的避暑地,至少得满足以下两个条件:

第一,户外的气温下降到体感舒适的范围内,对高温预警中的长三角地区而言,恐怕得下降5-6℃才能算是凉快。第二,在保持上述气温的前提下有足够大的区域可供探索,并且有成本合理的住宿可供选择。

影响气温的因素很多,令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是纬度。如果不在乎成本的话,前往西欧、北欧、加拿大等纬度较高、常年夏季凉爽的地区或是到南半球来个反季旅行都是不错的选择。但纬度与气温的对应关系不一定是线性的,大气环流形势、日照强度、风向、洋流等都会对气温随纬度上升而递减的规律产生较大干扰,比如一向夏季凉爽的英国、法国、荷兰等地今年都出现了35度以上的高温,而国内的东北地区出现高温的情况就更不罕见了。

虽然纬度不靠谱,但我们还有另一个选择,那就是往高处走。在对流层中,含水汽的空气每上升100米降温0.6℃的气温垂直递减率在夏季准确度非常高,因此把海拔高度作为避暑首要考虑的因素是非常合适的,而我的第一个条件也可以用海拔1000米以上来表示。

古人虽知道高处不胜寒,但由于没有海拔的概念,无法将气温与一个地方的绝对地势相联系。在古代关于消夏避暑的记载中,主要还是以描绘植被茂密之地或江海湖畔为主,承德避暑山庄的选址也是循着这样的思路,但是单纯依靠浓荫遮日或是利用经水体带有一定湿度的风来降温效果极其有限。中国东部地区的海滨和海岛,由于海温上升滞后的原因,在初夏确实有一段时间较凉,但维持时间并不长,且受风向影响大,大部分时候,在近零海拔的滨海地区利用海风乘凉和海拔上升气温整体下降相比就好似冷风扇和空调的区别了。

五岳、黄山等东部地区的传统名山尽管更高一些,但由于都是山势陡峭、独峰孤立型的山,海拔千米以上如今只有狭小的景区空间,住宿成本高昂,显然不符合上述第二个条件。要达到这个条件,意味着要在千米以上有足够大的连片的空间,且至少有乡镇级的居住区,最理想的选择无疑就是前往青藏、川西、云贵、内蒙古等高原地区。但如果不想费机票钱,只在夏季酷热的大都市周边寻找一个条件接近的避暑地是否可行呢?让我们来看下直辖市的情况。

京津地区位于华北平原靠近山西、内蒙古高原的边缘,避暑优势明显,出北京驾车只需3-4小时即可上到千米以上、面积广阔的坝上地区。重庆虽然是著名的火炉,但由于地处四川盆地向贵州高原、大巴山地过渡的地区,避暑条件也很优越,只要离开长江谷地中的主城区,周边区县遍布崇山峻岭,特别是广泛分布有1000-2000米高的中山台地地貌,夏季一房难求的仙女山、黄水等避暑小镇就是依托这样的台地打造的,重庆市气象局今年还发布了“百名清凉乡镇”榜单,足见其避暑空间之广阔。

相比之下,上海附近的避暑地就比较难找了,最近的千米级山区——天目山远在200多公里外且规模有限,浙东四明山距离稍近,还发育有台地地貌,但台地海拔只有400-600米,当年租界的洋人们选择了避暑效果不甚理想但距离较近的莫干山也属无奈之举。不过假如把范围再放大一些,还是可以在华东地区找到一块且是唯一一块能和重庆周边相媲美的避暑空间的,那就是浙闽交界处的洞宫山-鹫峰山区,地跨浙江的龙泉、云和、庆元、景宁以及福建的寿宁、周宁、柘荣、屏南等县,由于总体山势高,有大面积的连接成片的千米山腰地区,福建境内则在600-900米高度发育有一定规模的台地地貌,上述四个县城就建在其上,加之当地古村落众多,一些历史价值颇高的古建筑如景宁的时思寺以及浙闽特有的木拱廊桥都很值得一看,假如不在乎单程500多公里的距离,从上海出发来一次“一路向南”的避暑之旅绝对值得推荐。

如今已有很多避暑地拿海拔数据来作旅游宣传,但其中虚假宣传并不少见,比如位于山脚或山腰的度假村模糊地拿山顶的高度来吸引游客。那如何准确得知某地的海拔高度呢?打开某知名地球软件,鼠标移过任何地方就能立刻显示海拔数据。如果要实测的话,也不需要专业设备,只需安装一个有GPS信息的App,即可显示当前所在位置海拔的数据。利用一些最基本的科学常识以及互联网上唾手可得的地理信息,为自己规划一个真正清凉的假期不是难事。(朱墨青)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