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郭凯敏的寻人启事 | 夜光杯朋友圈系列之六

听!郭凯敏的寻人启事 | 夜光杯朋友圈系列之六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8-08-19 15:29:00

在2018年上海书展暨“书香中国”上海周上,《爱夜光杯 爱上海·2018》新书已经出现在文汇出版社的展台上了,请大家记得去捧场哦!

本期内容

从14日起,我们推出了“夜光杯朋友圈”系列,邀请名家亲自朗诵他们在夜光杯微信公众号中曾获得高点击量、也收进今年《爱夜光杯 爱上海·2018》新书里的美文,以飨读者。

爱夜光杯 爱上海 ·视频制作 贺信

今日,欢迎夜光杯朋友圈系列的第六位嘉宾:

郭凯敏

演员、导演

↑点击收听今日嘉宾郭凯敏的寻人启事

郭凯敏的寻人启事

事情要从2017年8月30日新民晚报夜光杯上刊登的一篇《再唤郭凯敏》的文章说起。

作者谢则林如今年过八十,为了将一笔1991年收到的70元稿酬还给因主演电影《庐山恋》而名声日隆的演员郭凯敏,继1992年在《羊城晚报》上撰文《郭凯敏,你在哪里》未果后,近三十年时间里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终于,去年他在夜光杯版面上发表的《再唤郭凯敏》一文,由我们热情的读者将文章的App版辗转发送到了郭凯敏的手机上。

于是,就有了郭凯敏这封感慨万千的回信;有了一笔虽然微薄却珍贵的诚信文化基金;有了一段人世间最美好的感情……并且,故事没完,让我们一起期待,即将由夜光杯引发的一场相隔近三十年的重逢……

谢老先生:您好!

去年夏天我中学同学汪卫平把夜光杯上“您在找我”的信息告诉了我,并转发了您刊登在新民晚报App夜光杯频道上的《郭凯敏,你在哪里?80岁老人在找你》的文章……由于一直忙于工作,迟复信息请见谅。

看过文章后起初的感觉是找我的原因似乎很简单,只是为了把当年一笔70元人民币的稿酬交给我。后又产生了很简单的事背后会有很多不简单的感想……如果从1992年找我起计至2018年已是26个春秋了。如果从今天谢老先生八十高龄倒计时,1992年该是您刚过了知天命之年。在这近三十年的时间里,您一定经历了诸多的风雨,当然也一定经历了不少的彩虹。只是这件透射着中国诚文化的很简单的事情,却使您“耿耿”难以忘怀。

您开始找我的时候,正是我们都开始经历着诚字缺失的时候。人们激情满怀地憧憬着城市,成功,成就……唯独冷落了诚信,诚实,诚真,以至于诚与傻,与呆,与木联姻了,以至于历史中的无“尖”不商,变成了现实版中的无奸不商。厚黑学的兴起,使诚为本的华夏文化辉煌之路上升起了迷雾。有意思的是现在您已是八十高龄,却还在为一个诚字而“锲而不舍”。是诚文化老了,还是诚文化八零后了……我的认识是诚文化在华夏文化发展中始终保持着,虽然曾经被冷落,曾经有缺失,最终还是诚信者为胜者!这也许就是华夏文化的博大精深吧。

当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正在河北导演并主演一部电影《扶贫主任》。虽然天天拍摄工作很辛苦,但这件事情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想的不是简单地给您一个地址或信息,把70元稿酬拿到;更不是因为70元稿酬不值得一提,随之而忘去吧。而是想如何把您这种华夏诚文化精神传承下去……

明天就是中国农历戊戌年的正月初一了,巧合的是戊戌年也就是十二属相中的狗年,狗的天性就是忠诚,诚信。更巧合的也是我的本命年。

我想这笔微不足道的稿酬可以作为一个诚信文化基金的发起,期待诚信的人越来越多,期盼华夏诚文化越来越强大。华夏文化特别喜欢用长命百岁来表达对美好的祝福和期待,这是华夏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它注重的是天地人和谐共处;注重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注重以人为本,以仁为本,以诚为本。

现在开始应该是我找您了……有时间到上海我来拜访您,在此我诚挚地祝福您戊戌年快乐,长命百岁!

郭凯敏 2018.2.15

附:

再唤郭凯敏

谢则林

所以用“再”,是因为笔者于1992年5月曾在《羊城晚报》上刊登过题《郭凯敏,你在哪里》的短文,算是“首呼”,这次旧事重提该是“再唤”了。其实并非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对他而言,事过境迁,也许早已弃之脑后。

事情是:上世纪80年代,杭州《家庭教育》杂志资深编辑张婴音(系张抗抗妹妹),约我写上海名人家教系列文章。10多篇人物专访写过之后,我想增加个角度,从名人教育子女调过头来,釆写知名子女是如何接受家教的。在拜访张瑞芳后谈及上述想法,恭请她推荐人选,她张嘴就来,郭凯敏!郭凯敏自从拍了《庐山恋》之后,名声日隆,人气正旺,我高兴地说,真是不谋而合了,谢谢!

几经联系,他当时正忙,又是导《台湾仔》,又是演台北《假面人》,又是集《台北狂人》的编导演于一身,不停地在厦门、上海、广州、北京之间往来穿梭。一时很难安排,他在电话里说,一有空我就打电话给您。约一周后,他来电:今天下午1:30,在上影厂小放映厅预映我导的一部影片,邀请一些专家来指导。您若能提前40分钟到,我们就聊一聊。他这是“见缝插针”呀,我得抓住,便骑上老坦克匆匆赶去。

我们在小放映厅右侧的休息室坐定下来,免除任何客套,直奔主题争分夺秒,可是1点钟不到,还刚开了个头,就有担心迟到的老专家学者,步履蹒跚进入小放映厅。郭凯敏再也坐不住了。他是主人,贵客临门怎好不恭恭敬敬接待呢!

我看他忙不过来,便也随他站起来向门口走去,准备道别。他向老前辈们打了招呼,回过身来彬彬有礼地对我说,您若有空,留下来一起看电影,也请提宝贵意见。我笑着说,我这棵葱,可配不上你今天烹饪的这盘菜。另约时间吧。

他带着歉意说,估计不足,今天害您白跑了。您也上岁数了,真不好意思。这样吧,留下地址,我书面答复您。我说,好!

半个月后,我收到一封厚厚的来信。赶紧拆开,里面是写得满满的四张信纸。

他回忆了自己的童年生活,字迹工整、内容翔实、思路清晰、文从字顺、细节描写生动形象,几乎不用修改就是一篇佳作。我不想走“终南捷径”,更不想“盗名窃利”,决定将稍修改的原信件寄给张婴音,请以郭凯敏为作者发表,这样会更真实可信、亲切感人,效果更佳。

《童年生活琐忆》一文很快在1991年第一期刊出。大约近两个月后,张婴音来电说,按您提供的地址,寄给郭凯敏的样刊和70元稿酬都退回来了。我很意外:那是他信封上的地址呀!要不我再打听,有了结果我重新告诉你。张婴音说,不能久等,影响会计做账。这样吧,我将刊物和稿费寄给您,有机会再交给他吧。

我打电话到上影厂,接电话的人说,郭凯敏去了广州,联系方式不详。事情只好这样搁下来。后来我应聘参加了全国统编思想政治课教材与教参的编写工作。1992年5月,在华南师大留学生楼开五天改稿统稿会。我利用休息时间给广州有关单位打电话,都说郭凯敏没来过。我别无良策,抓紧写了篇本文开头提到的那篇短文。我想,该报读者甚众,即使郭本人没目视也会耳闻。但还是石沉大海。待我回到上海却收到了一封短信,是一位李姓记者写来的,说上个月在海南电视台碰到过郭凯敏,还给我提供了电话号码。我赶紧拨打,都是忙音,有一次终于有人接听,说郭凯敏离开了海南去了北京,具体在哪不详。我只能哀叹,给张婴音打电话:“天地辽廓,人海茫茫,踪影难觅。奈何?敬请明示。”张婴音说,您留着,顺其自然,別过多放在心上。从他来信看,是给您提供素材,很可能他本人无意署名。

70元钱,对他来说对我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小数目。可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该我得的,一分不取。郭凯敏,你在哪里?望你能尽快联系我,事虽小却让我牵肠挂肚。你也快年近花甲,我已年过80,不想留下这一小小的终身遗憾。(本文刊登于2017年8月30日新民晚报A25夜光杯)

书籍导览

《爱夜光杯 爱上海·2018》

明日预告

下期嘉宾:梅子涵

互动赠书

在昨天的互动赠书活动中,我们又收到几十位读者转发海报+深情寄语的截图。我们今天选取三位,各赠送新书一本,请中奖的读者在后台提供自己的联系方式,活动结束后我们会统一联络。获奖名单如下(滚动查看):

孙博 于加拿大多伦多: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我从小看《夜光杯》长大,后来出了国,也一直想办法托家人朋友带《新民晚报》来阅读,尔后晚报有了电子版,再后来还有了《夜光杯》微信公众号,就一直在网上继续我的阅读习惯。还有幸成为《夜光杯》的作者。赵丽宏兄曾出席我的长篇小说研讨会并发言,在《夜光杯》上经常拜读到他的优美散文,听说最近他还写起了小说,祝他创作丰收!也祝上海的文化名片《夜光杯》越办越好!

博蒂尼:

夏日的夜晚,读夜光杯的美文,宛如清风徐来,沁人心脾。我们仨,从夜光杯的粉丝,有幸成长为作者,在这里,留下了孩子的诗歌,妻子的散文,我的音乐随笔。家人情怀,尽在夜光杯!

镜中花:

至今,我仍保留着许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和本世纪初夜光杯的剪报。其中就有赵丽宏老师的文。感谢夜光杯陪伴我们那么多年。她让我听到了许多作家真诚的声音,了解了许多不晓得的珍闻掌故,也提高了自己的文字驾驭能力。感谢夜光杯!一如既往地爱她!

今日互动活动继续!

希望今天大家可以按照我们的要求,转发下面的海报到朋友圈(点击海报选择“保存图片”并在朋友圈发布),并写上一段您对夜光杯的寄语,截图发送至后台,我们将从留言中选取三位最具特色的读者赠送新书一本,获奖名单明日公布。

编辑:沈佳灵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