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者 | 走近上海

阅读者 | 走近上海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8-08-30 09:49:54

来源/视觉中国

土耳其诗人纳齐姆·希克梅特曾说过:“人的一生有两样东西不会忘记,那就是母亲的面孔和城市的面貌。”我出生于20世纪90年代末的上海,童年的美好记忆与这座城市的面貌紧紧联系在一起。

小时候的我特别喜欢人民广场的白鸽,虽然每一次都害怕白鸽的尖嘴会啄痛我,但我还是很享受它们聚集在我身边,争抢我掌心里的玉米粒的感觉;我也十分中意于外滩,在“亚洲第一弯”上,能尽收浦东摩天大楼的恢宏气势,下了高架后,又能欣赏到浦西异国建筑的绝妙风姿。

随着时间的流逝,抛开热闹非凡的外滩、豫园、南京东路,徜徉在梧桐掩映的武康路、思南路……历史悠久的建筑,幽静怡人的氛围,让我对这座城市更添一份好奇与疑惑。与中国传统江南城市的青砖黛瓦、小家碧玉不同,上海为何能展现出其中西合璧、大家闺秀的一面?

想要了解上海,就必须追溯其历史。

只可惜当代上海人对本土历史所知甚少,历史教科书上也很少涉及地方史,所以有很多人笃信“百年看上海”这一无稽之谈。然而经考古学家考证,在这片6340平方千米的土地上,有着6000多年的历史。上海之所以能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江南县市一跃而起成为了备受瞩目的“东方巴黎”,与1840年以后西方人进入上海休戚相关。王唯铭先生的《十个人的上海前夜》,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视角去理解30年代上海“黄金岁月”的形成原因。书中列举了十位中外名流,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以年代相近的两个人为一组,交叉叙述他们的事迹。他们出身的背景复杂各异,或是为国家利益、或是为个人利益,他们享受到了这片沃土带给他们的甘甜,同时也为上海这座城市做了不容小觑的贡献。

历史的巨轮滚滚向前,现如今当我游走在这个国际大都市的大街小巷,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过去。假如没有麦华陀宣布公共租界内道路的命名规则,今日外滩附近的路名还会不会出现大量的省份名、城市名?假如叶澄衷没有向工部局提供三分之一的资金支持,花园桥会免费向华人开放吗?还会出现外白渡桥这个名字吗?假如开埠后的上海像广州一样强烈抵制洋人,今日我们还能欣赏到令人叹为观止的万国建筑博览群吗?当今上海城市精神中的“海纳百川”是否源于当时的“包罗万象”呢?

历史没有如果。在灯红酒绿的远东大都会里,华人遭受着深深的屈辱,但不可否认的是,西方列强在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也促进了上海近代市政的发展与建设。更值得欣慰的是,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帝国主义彻底击垮,来自各地的有识之士艰苦探索民族救亡的道路;赶上好势头的华商们勇于承担社会责任,尽心回馈这座城市。

知史以明鉴,查古以至今。

在“时间是生命,效率是金钱”的当下,生活的重压,空间的拥挤,似乎并没有阻挡外来人口赚钱的脚步,本土的人口为了应对残酷的竞争也一刻不停地辛苦忙碌着。一直以来,上海被定位为中国的经济中心,世人向往的赚钱宝地。在一束束艳羡的目光里,大多是对个人能力的钦佩;在一声声惊叹中,大多是对繁荣表面的赞许。对于上海这座城市的内核呢?关于“海派文化”与“上海历史”呢?似乎只是书本上的空洞名词,世人无暇顾及也就无人问津了。

于我而言,上海是一座养育我长大的城市。每一次的城市漫步都让我惬意非常,脚下的每一寸土地是如此的神圣。有那么一刻,我感觉自己穿越到了百年之前,洋人的货船源源不断驶入十六铺,有志之士为革命奔波。忽然间,海关大楼的钟声响起,一切又回到现在,外滩上的游客川流不息,黄浦江上的游船南来北往。植根在这里的人们,多数只是进入这块地域。倘若肯花点时间多了解上海一分,就离这座城市的气韵更近一分,便能感受到其独特的魅力。

作者:职源

本次活动是由上海市文明办、上海市教委、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新民晚报社联合推出,“阅读者”征文优秀作品将收录进《阅读者》丛书。

投稿邮箱:yueduzhe@xmwb.com.cn

编辑:郜阳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