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者 | 茶中情韵

阅读者 | 茶中情韵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8-08-30 10:24:10

来源/视觉中国(下同)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初读“茶圣”陆羽撰写的《茶经》是在大学,当老师给我们讲授中国雅文化——茶文化时,作为一名江南人氏,心有共鸣,然在上课时才得知,原来茶不仅仅是绿茶,还有其他茶种;冲茶的水、茶具等也有诸多讲究,听来心旷神怡。茶=草+人+木,人们爱茶,不仅仅是由于饮茶带来了自然的气息,更是因为茶叶既能出得庭堂,也能下得厨房。近日,重读此书,更有不同的感受。  

陆羽《茶经》分三卷十节,约七千字,记载了茶的起源、采制工具、制茶方法、煮茶方法、饮茶方法、有关茶事的记载、产地以及茶具等。其书之权威在于是公认的世界第一部茶书,结合了中国“儒释道”文化,体现了中国文化“天人合一”的思想。而重读此书,想起了在人生旅途中,亲身品尝了不同的茶,因茶相识了不同的人,因相识收获了深厚的亲情、师情和友情。

中学时,父母均是爱茶之人。“要解口渴,就喝汤水;要排忧解闷,就喝酒;要清醒头脑,就喝茶。”父母不见得知道陆羽此名句,但他们总是笃行此理。父亲经常出差,但在难得闲暇时总会聊些名茶的逸事趣闻,令人心生向往。而每晚,母亲总不忘在学习的案头摆放一杯绿茶或香片。看着绿芽在水中上下浮沉,然后慢慢地舒展开来,散发出特有的清香,总会让人生在繁重的学业下长舒一口气的感觉。每当家里有病人、厂里的职工到家来求助或谈事,父母总是拿好茶招待他们。而每次,无论结果,客人都能开心而归。在这里,茶起着传递父母关爱,体现待客之道的作用。

进藏工作后,接触了酥油茶、甜茶。记得初次在报社过林卡,第一次喝酥油茶时,咸咸的,味道独特浓郁但回味无穷,就像藏族人的性格,粗犷但不失纯朴。记得第一次跟领导到林芝下乡时,来到一户农牧民家中。他们一见来了客人,立刻请我们坐在正厅,酌上酥油茶。当喝完第一口后,主人当即为我满上,而我又很实诚地再喝一口,主人马上又为我满上。如果长久不喝,主人还会劝饮。就这样,当我们结束一个多小时的采访后,我已经灌了满满一肚子的酥油茶。当我告诉藏族同事时,他们开怀大笑,原来,西藏饮茶的习俗就是这样,像我这样不停地喝茶,主人是非常高兴的,说明对主人的尊敬。如果进门不喝茶,反而说明客人对主人的嫌弃。后来,又跟着藏族同事混迹于拉萨各个有名的甜茶馆里喝甜茶、酥油茶。人们在里面打牌、聊天,相处和谐融洽,气氛非常热闹。相传,茶是文成公主带进西藏,后来成为藏族人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茶马古道也成为西南、西北地区的一条著名的民间国际商贸线。在这里,茶起着沟通不同民族情感,并把内地与边陲联系起来的作用。

到北京求学后,相识的不同院系的师哥师姐和师者前辈们会邀请在茶馆相聚。第一次喝乌龙茶就在那时。看着精透茶艺的师长先在香炉里点燃了香料,然后又打开一瓶矿泉水,将之烧煮,再将“捅茶,装茶,烫杯,热罐(壶),高冲,低斟,盖沫,淋顶”等工序一气呵成时,心中不禁佩服。这大概就像《茶经》里说的“山顶泉轻清,山下泉重浊,石中泉清甘……溪水无味。”虽然在现代,无法享受到古人那样临流赋诗、饮茶赏景之乐,但仍可让人体会到主人希望我们饮到最好的茶的心意。功夫茶需一小口一小口的浅品,入口香醇,回味甘甜。就在这一小杯的茶水间,在茶香和熏香的围绕中,静静地倾听着他们对课题和今后工作的设想,收益良多。在这里,茶起着体现师长之情、同门之谊的作用。

回上海工作后,与老友叙旧之时喝到普洱茶之新品种“月光白”。月光白在《茶经》中并无记载,但其有奇香,犹如月光照在茶牙上。其味,如同观看一位带着花环的美丽少女,在月下跳舞,芬芳而娴静,回甘无穷。此茶冲泡时间不能过长,一般能泡10-20次。这是老友辛勤用在云南大山中淘得的古树茶叶,发醇而成。听着老友述说此茶的历史,如何采茶、制茶、泡茶之心得,趣味横生。在这里,茶体现着传承弥久长新、友情亘古不变的意思。

虽然喝过这许多好茶,但我最爱的仍是在工作之余用自家的杯子泡上那杯家乡茶,因为那茶能品出故乡的韵味。

作者:沈珺

本次活动是由上海市文明办、上海市教委、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新民晚报社联合推出,“阅读者”征文优秀作品将收录进《阅读者》丛书。

投稿邮箱:yueduzhe@xmwb.com.cn

                       

编辑:郜阳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