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者 | 诗意人生

阅读者 | 诗意人生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8-08-30 10:54:39

来源/视觉中国(下同)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董卿柔美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唯美的意境引人无限遐想……在当今这个喧嚣而又浮躁的社会,中国诗词大会宛若一道清流,流经耳畔,流进心田,唤起我对诗词的热爱。正如一位参赛选手所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条塞纳河,左岸柔软,右岸冷硬,这两年,我似乎在右岸走了很久,现在,我想回到左岸,做一个安静的书香女子。于是,中国古典诗词成为了我的良师益友,掩卷深思,从中感悟到三点: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唐朝“诗仙”之称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二十岁以前,隐居于戴天大匡山,拜赵姓老师为师,认真学习儒家经典、古代文史名著、诸子百家之书,勤奋好学,“常横经籍书,制作不倦”;二十岁以后,便到蜀中各处名胜古迹游历,南到洞庭湘江,东至吴、越,雄伟壮丽的山川,开阔了李白的胸襟,造就了李白豪放不羁的性格,同时也引起李白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和赞美,为李白以后的诗词创作提供了大量素材,加上李白夸张的写法、奇特的幻想,最终成为一代“诗仙”:“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豪迈,“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浪漫,“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浮夸,“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的遐想,“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的不羁,“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清高,“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日月”的狂放。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南唐后主李煜,精书法、工绘画、通音律,他的古诗词也是朗朗上口:从“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到“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从“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到“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这位词宗皇帝给后人留下了太多的名词名句。然而让他的诗词造诣达到顶峰的,还要数亡国这件事,开宝八年(975年),李煜兵败降宋,被俘至汴京,被封违命侯。被俘前,李煜多写宫廷享乐荒废的生活,其语言明快、形象生动、用情真挚、风格鲜明,但题材较窄,如“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浣溪沙》)、“桃李依依春黯度,谁在秋千,笑里低低语”(《蝶恋花》)、“斜托香腮春笋嫩,为谁和泪倚阑干”(《捣练子令》)等。

而代表李煜最高成就的则是他在亡国以后的一系列词,主要描写亡国的愁苦、悔恨与绝望。如果说前期作品中那些男女离愁、情人幽会还有些不是真正的国君生活,而是揣摩他人心理的描写,有时不免做作。那亡国以后的这些痛苦绝望情绪则是李煜真正的体验的真情流露,因而更真挚、更深切。无论《相见欢》中抒写的时光倏忽、人生长恨,还是《乌夜啼》中所叹息的往事成空、恍若一梦;无论是《浪淘沙》中的满怀愁绪,还是《虞美人》中的一腔伤感,都是源自内心,因而更加感人。南唐的灭亡,使李煜成为失败的君主,但却成全了他的所长,造就了一代“词帝”。

纸上得来终觉浅,觉知此事要躬行

东晋末年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五柳先生陶渊明,早年为官几年,后辞官归隐山林,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主要题材。与其他人所不同的是,陶渊明会亲自参加劳动,参与到劳动的点点滴滴,“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归园田居》)就是最好的日常写照。在诗人眼中,那宅旁的十余亩田地,八九间草屋,房前屋后的杨柳桃李,田地里稀疏的庄稼和茂盛的杂草,打湿衣襟的露水,是那样的充满无限生机,又是那样的恬静和谐。它使人心灵得到解脱,并由此获得一种不可名状的愉悦。人的本性,就在这种至真至美的审美境界中得到恢复。

陶渊明的田园诗数量最多,成就最高。他的田园诗以淳朴自然的语言、高远拔俗的意境,为中国诗坛开辟了新天地,并直接影响到唐代田园诗派。他的诗中,随处可见他对田园生活的热爱,因为有实际劳动经验,所以他的诗中洋溢着劳动者的喜悦,表现出只有劳动者才有的思想感情:“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封建时代有很多士大夫也因为种种原因归隐,但他们多数不愿或不屑于亲自劳动,如谢灵运就曾感慨:“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陶渊明却不然,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陶渊明才成为开创田园诗的鼻祖。

读诗,可以了解诗人的百样人生,从中收获和启迪为我的诗意人生:平日生活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我一直要坚持的;生活中难免有挫折,思想开朗、积极应对,就能化悲愤为力量、化腐朽为神奇;纸上得来终觉浅,要想达到目标、取得非凡成就,绝知此事要躬行!

作者:马雷辉

本次活动是由上海市文明办、上海市教委、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新民晚报社联合推出,“阅读者”征文优秀作品将收录进《阅读者》丛书。

投稿邮箱:yueduzhe@xmwb.com.cn

编辑:郜阳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