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士许国,愿化一片沙棘守边疆:追记“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获得者李保保

壮士许国,愿化一片沙棘守边疆:追记“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获得者李保保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江跃中   2018-09-05 10:20:00

9月2日,陕西延安籍退伍老兵高鑫匆匆走下火车,来不及卸下行囊,第一站就来到了甘泉县劳山烈士陵园,他摘下胸口的大红花,轻轻放在战友李保保的墓前,一个标准的军礼后,泪如泉涌:“班长,我来看你了!”

在劳山烈士陵园安葬的英雄卫士李保保,生前是武警上海市总队机动二支队特战一中队原班长,一名共产党员。2015年以来,他两次奔赴边疆担负驻训任务,因积劳成疾、罹患胃癌,最终倒在了巡逻一线,年仅26岁。李保保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今年7月,被武警部队追授“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

早在今年4月25日,新民晚报就以《“当兵不图啥,只想为国做点啥!”》为题,报道了李保保的事迹。5月4日,新民晚报和融媒体再次分别刊登、发布五四青年节特别报道《壮士许国 永留芳华》以及视频,聚焦李保保“英雄虽去,精神永存”。今天,记者的笔触还是离不开李保保生前逝后的点点滴滴……

图说:宣布追授李保保“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命令暨追记一等功大会。查雨 摄

“部队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2010年12月,刚满18岁的李保保,从甘泉县参军到了部队。如愿穿上军装,李保保发现现实与梦想差距很大。

保保的天资并不是很好,身子薄、底子差,尽管拼了命地练军事、练体能,但依然素质平平,李保保心里明白,想当好一个兵、一个特种兵,距离还很遥远,需要他跑步前进。

2012年的一天,中队接到通知,支队要挑选一批训练尖子到特战中队。李保保等了一年多的机会终于来了,他告诉自己不能有任何差池。经过层层选拔,他从100多名候选训练尖子中脱颖而出,如愿成为了一名特战预备队员。

在高手如云的特战队,每名新队员还要接受6个月的强化训练。特战300米障碍,战士们称之为魔鬼赛道,刚开始每次训练,李保保都会垫底。一次,跑完一趟计时跑,入列后的保保又抿着嘴低下了头,汗水啪啪地溅落在手中的钢盔上。操课带回后,李保保对指导员李峰说:“指导员,你放心,就是死,我也要死在这里!”李峰为之一振,他知道这个兵的身上,已经有了一股特战队员永不服输的韧劲。

起点低、自我要求高,在“转正”的这条路上,保保付出的要比常人多得多。每天早晚各一个5公里,每周两次10公里越野,体能技能训练加码、再加码。最终,李保保完成了所有预备训练课目的考核,曾经的“大敌”特战300米障碍,他更是创造了2分21秒的预备队纪录,就此正式成为一名特战队员。

在保保为数不多的遗物中,有几本被翻烂的反恐特战专业书籍,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红色标记,保保知道,光有过硬的体能是远远不够的,打仗的这点事每天都要琢磨。在李保保的军旅生涯中,他始终把任务、使命摆在第一位。

2015年4月,中队受领去西部某地驻训任务,李保保第一个递交请战书。他向家里解释说:“我是一名军人,部队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2016年11月,休整不到半年的李保保,再次请战奔赴战场。

图说:李保保参与战术协同演练。赵磊 摄

“手握钢枪往前冲,这不就是战士的本能嘛!”

在边疆担负驻训任务,就相当于上了战场。

一次,一个犯罪团伙制造事端后企图外逃,接到报警后,李保保和特战队员火速追击。突然,一条十多米宽的冰河横亘眼前。河面尚未结冰,河水寒冷刺骨。李保保咬着牙和战友直接入水。真的是太冷了,河水的寒气刺入骨髓,直冲脑门,脸颊因为突然的降温,不受控制地剧烈抖动着。

“搞不好,这辈子就这样交代了”,那一刻,大家的心里都犯起了嘀咕。

上了岸,好像是捡回了一条命,冻僵的双腿还不能打弯,就要立马穿好作战靴继续赶路。当快接近敌人时,李保保通过望远镜侦察后,立即建议李峰采取左右夹击的队形,快速向前推进。

图说:李保保在戈壁巡逻途中个人留念。谭鹏 摄

距离犯罪分子藏匿处还有10米时,犯罪分子突然拿着砍刀从左侧向队员们袭来,企图同归于尽,李峰抬枪果断击发,一枪毙敌。听到枪声后,其他犯罪分子像发了疯似的向李峰小组扑来。面对犯罪分子的负隅顽抗,李保保果断采取火力压制,边抵近边射击加以掩护,其他队员乘机快速强攻,一举拿下了犯罪分子。 事后,李保保笑着对李峰说:“指导员,手握钢枪往前冲,这不就是战士的本能嘛。”

在边疆驻训的日子里,李保保每一分钟都是枕戈待旦,时刻准备打仗。期间,胃病时常来袭,只是李保保从未当回事,每一次都是顶着胃部忍着。一天,在边疆训练回程路上,零下五六摄氏度的气温,滴水成冰,其他战士冷得发抖,可李保保却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回来脱下装备,交了枪,李保保瘫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去年2月,因胃部疼痛难忍,李保保被送到了附近的村卫生所,被诊断为胃溃疡。病情稍有缓解,他就吵着要出院,队领导只好让他归队静养。

早春时节,边疆的冰雪开始消融,看着战友们热火朝天地训练,李保保心里急得直痒痒。那天上午,营区警报骤然响起。“有情况!”正在床上养病的他猛地弹起,按照战斗着装出发,得知是一场虚惊之后,部队组织撤回,回程路上,李保保顶不住剧烈的疼痛,倒在了路上。

3天后,拿到保保病理切片报告的排长魏逸博有些发懵,手中的纸张上面清楚地写着:胃部恶性肿瘤,建议转院治疗。此时,离他们结束本次任务回沪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耿直的保保毫无疑心,临走前还不停叮嘱战友:可不要把我的床铺收了啊,过几天还得回来呢!

图说:2017年7月,李保保荣获总队“优秀共产党员”称号。邵引路 摄

“ 咱当兵的无论碰到多难过的坎,都不能低头”

胃癌晚期!医生告诉支队领导,李保保病情严重,可能只剩下3个月的生命了。

武警上海总队医院重症病房前,保保年迈的父亲佝偻着身子趴在门上,隔着玻璃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心痛的泪水顺着岁月刀刻的皱纹直往下流。进病房的一刹那,父亲瞬间坚强了起来,“人吃五谷杂粮都会生病,不要怕,要调整好心态,准能治好。”听着家人的安慰,保保那一刻笑得充满希望与自信。

同在军人病区的战友宋国明罹患白血病,情绪低落。一天,李保保看到他头发长,便从护士那借来理发推子,主动帮小宋理发。李保保指着镜中那个理着板寸的宋国明,笑着对他说:“你看,现在多精神,咱当兵的无论碰到多难过的坎,都不能低头。”在李保保乐观心态的影响下,宋国明渐渐走出阴霾,积极配合治疗,病情有了一定好转。

保保心里清楚,保持训练可是军人的本钱,尤其是特战这个特殊的集体。每天六七点钟,保保都会躲过护士,起来跑个两三公里,上身有测试仪器,他就坚持进行下肢和下腹肌训练。实在不行,就躲在病房里,偷偷做动作、练体能。

可是,癌症不是小病,那种撕心裂肺的疼,常常让保保一个人蜷缩在床上。没过多久,病魔就把保保折磨得直不起身子,连下床走路都成了一种奢望。

图说:李保保在住院期间还坚持学习。邵引路 摄

去年底,保保的病情已经不乐观了,转到上海东方医院那天,医院肿瘤科主诊组组长周俊清晰地记得,李保保不是坐着轮椅,而是自己走进来的。而这时,保保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个多月了。按照惯例,周俊会把实际病情向病人交代清楚。听到自己的情况,李保保沉默了10秒钟,开口说:“主任,治病就像打仗一样,肿瘤就是敌人,我要战胜它。”

4月20日晚上,保保精神突然变得好了不少,他让邵引路翻开自己写的日记,断断续续地说了一句话:“我……想回中队去……”这是保保最后的遗言,也是一个战士对回归战位的渴望。

退伍老兵桂建荣闻知李保保生命垂危,特地赶到医院想见他最后一面。病床前,桂建荣轻喊了一声“李保保班长”,保保像得到感应一般,突然张口回应:“到!”桂建荣激动地拉起保保的手。谁知,保保又连喊两声:“到!到!”这几声回答,用尽了他最后的气力。

4月24日下午3时38分,与病魔抗争了370多天的李保保,与世长辞。

图说:李峰向李保保生前战友转交“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蒋鑫 摄

“李保保从未离去,永远跟官兵在一起”

7月底,李保保被武警部队追授“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追记一等功,武警上海市总队掀起了向李保保同志学习的热潮。他的故事被编排成舞台剧和歌曲在官兵中演出,他的事迹在支队警史馆中陈列布展,各中队的宣传展报和电子视窗中处处都有他的名字。机动一支队战士孙少秋,在学习了李保保的事迹后说:“特战分队是保卫党和人民的尖刀铁拳,作为一名特战队员,我们要像李保保班长那样,带头练就杀敌制胜的过硬本领。”

李保保走后,床铺一切如旧,每天都有人打理。每次点名中队呼点的第一个名字永远是李保保,全体官兵齐声答“到”。支队政委李杰说:“李保保从未离去,永远跟官兵在一起!”在总队特战分队半年军事考核中,浸染了李保保精神的特战一中队官兵呼喊着李保保的名字,勇夺4个课目的冠军。      

甘泉县烈士陵园松柏花草四季常青,凭吊的人群络绎不绝,碑前摆放的鲜花从未枯萎。李保保中学时的老师吴安平在墓前放下鲜花后难掩悲痛,流着泪说:“8年前,挥手送别时是个懵懂少年;8年后,相逢再见时却是英雄长眠。”

新民晚报记者 江跃中 通讯员 陈超 谢乐威

编辑:顾莹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