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中医吴雨亭

名中医吴雨亭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叶国威   2018-09-12 16:34

我的曾外公本叫香喜,后来改名庆芳,字雨亭,原东莞蔡边人。生于清朝末年,一生带有几分传奇色彩。他本姓钟,兄弟众多,家境清贫。一日,吴广镛之妻陈绵兰要在钟家抱养一名小孩为子嗣,钟家便带四名儿子到吴家,陈绵兰命人端出四碗饭,并一旁仔细端详,见其中一人选最满的一碗饭大口大口地吃,旁若无人。陈绵兰心里以为能吃便是福,认为这小孩将来必有可成,于是留养吴家,从此改姓吴,籍入石涌。

吴广镛一支丁单薄,绵兰婆早寡,幸好她精明干练,操持有道,生活也算过得安稳。吴雨亭被收养后,便常在他叔公吴广齐在常平镇开设的中药店“恒春堂”打转,有时帮忙抓药。及长,于寮步创设“长春堂”药铺,由于自少耳濡目染,对各种中药药性了解透彻,且个性和善,待人宽厚,对驻诊中医师更是诚挚,医师因感他的诚恳,有问必答,并倾囊相授。加上雨亭公天资过人,遂于内外、儿妇及杂症等科无不专精,于白痞更有独到心得,手着“白痞办证”,随引临床诊症及药方甚详。且长春堂秘传“大力丸”专治男子不育;“光明眼散”,治眼睛无名肿痛,只施少许,翌日消炎肿散,营销一时。他的夫人丁合贤更是接骨技术高明,能妙手回春。雨亭公还先后教出五名儿子,内、外、眼科、杂症及儿妇科各专一门,他于各门专精可想而知。

他常往来香港广东各地行医,活人无数。我曾读过他的临床医案,其一云:“黄麻岭人,谢桃之妻,年约二十,单腹鼓胀有年余,曾经医生数治无效……腹胀大如金塔,尽起青蓝筋……逆不食,闭胃,各医皆曰死症,停医待死。访余到医,怜他家贫,不受诊金。初服木香流气饮加减五苓散,吞服本堂医生自造鼓胀丸,日日服,日日泻……共约廿天而痊愈焉,胃口加强,亦云幸矣。”真能起死回生。

至于外公吴镔,字绍光,家中排第九,承家学,精于儿妇科,曾与妻周丽娥于东莞大朗开设“同春堂”,施药赠医,悬壶济世。母亲既出自中医世家,平常我们都重视防病养生,中药食疗。记得小时候在家中二三个月会煲一次“眼茶”全家当汤水喝。外公说:“这茶有:金蝉花、蒙花、谷精、杞子各半钱,蕤仁肉、关沙苑、木夕、蒺藜各三钱和吐丝子五钱,同煲瘦肉为汤。其功效补肝肾,消风热明目,去眼胶,止眼泪,并退翳膜遮睛。”如今我在台北也常煲此汤,因天天使用计算机和手机,眼睛常盯着屏幕,喝这眼茶总有助益。

外公还说到吴家有一块吸毒黑石,能治毒蛇、蜈蚣等毒物咬伤,当年雨亭公用以治毒虫等物咬伤流血,言伤口有毒血必吸附之,至毒清而自动脱落,再投之人乳中可释出石上毒液,清水洗净,放当风处阴干,后又可再使用,可惜他六十年代仓皇出香港时未及带出,后经动乱,不知所终。

小时候听来直觉神奇,便每遇老中医必询问是否听闻有这种吸毒黑石,可惜大家都不知道,中医典籍里,好像也没记载。然有一次我和先师北岳先生闲话言及此事,北岳师竟说他有一块,是他的登山友人所送,于是取出给我看。这片黑石有附使用说明和来历,原来此黑石非出产于中土,难怪老中医未有所闻。后来我向一位修士求得吸毒黑石两块,视如珍宝,这不觉又是二十多年前的事。

日前在台北市廛见到清人马骏良所辑《龙威秘书》中石门吴震方青坛著的《说铃揽胜》,看目录有几册有关岭南和台湾的记载,虽缺二、七两册,亦购而藏之。是夜披阅“岭南杂记”,读到其中一则惊喜万分,记中云:“吸毒石,乃西洋岛中毒蛇脑中石也。大如扁豆,能吸一切肿毒,即发背可治。今货者乃土人捕此蛇,以土和肉舂成大如围棋子,可吸平常肿毒,及蜈蚣蛇蝎等伤,置患处粘吸不动,毒尽自落其石,即以人乳浸之,乳变绿色,亟远弃之,着人畜亦毒也。不用乳浸石,即裂矣。一石可用数次。真脑石,置蛇头,不动为验。”我现手中二石似非杂记中所指毒蛇脑中石,然这一则记载,可证外公所言不虚。(叶国威)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