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桥牌女将亚运夺金幕后:东道主挖空心思设“超混”,还好没把我们搞混

上海桥牌女将亚运夺金幕后:东道主挖空心思设“超混”,还好没把我们搞混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金雷,张建东   2018-09-13 11:38

雅加达亚运会首次引入桥牌项目,中国桥牌队赢得3金1银2铜,拿到金牌的第一个项目,是本届亚运创新设立的超级混合团体。作为夺金的主力也是中国队该项目的唯一一对女牌手,上海籍选手王文霏和沈琦经历了从项目突变到首次应对兴奋剂等全新考验,但这对世界冠军在接受新民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一次代表祖国在洲际综合性运动会夺得桥牌冠军,非常值得。

标兵摄 (4).jpg

图说:中国桥牌队夺超级混合团体冠军 标兵 摄


女团眨眼变成“超混”


印尼接替越南主办亚运会,作为印尼国内受欢迎程度仅次于羽毛球的体育运动,桥牌因此成为亚运正式比赛项目。为了能在这个项目上夺金,东道主动足了脑筋。中国队优势最大的女子团体小项被取消,代之超级混合团体,这在桥牌国际大赛上尚属首次。

超级混合团体赛制要求由女选手与男选手同桌竞技来计算积分,印尼在队伍里安排了国内最强的男选手。作为世界冠军,也是目前国内实力最强的一对女牌手,王文霏和沈琦临危受命,成为中国超混队的参赛选手。”此时已是5月底了,离开亚运会不到3个月的时间。超混要求每队派出6名选手,为了应对强敌印尼,中国队的人员配置是2女4男,完全与对手一致。“知道这个安排后,我们就想,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身体,因为我们当中有人倒下的话,根本没人顶上来。”身经百战的世界冠军王文霏解释,自己和沈琦的压力主要来自这方面。

标兵摄 (1).jpg

图说:王文霏(左)和沈琦 标兵 摄

出征前,她们在位于北京怀柔的国家登山训练基地集训,每天都会抽出一个小时步行,锻炼身体。这时,得知中国队超混小项派出的是王文霏和沈琦,印尼队便马上将最强的那对男选手调至其他项目,因为对这块金牌,他们预感并不乐观。


队会在宿舍走廊开


来到雅加达,王文霏和沈琦与其他中国代表团的队员一起,入住亚运村。对她们来说,这里的条件也需要克服。5平方米的宿舍,门一开就对着床,再多个人都站不下。“我们队里开会,和王晓静教练他们都是在走廊里。”王文霏透露,“不光我们,郎平教练和女排队员也一样。”

每天一早就要搭班车去赛场,牌打完已经晚上7点,再回到宿舍,两人还要复盘,到能上床休息,时间更晚,而且,房间的隔音也不好。年龄大些的王文霏说,自己不是那种倒头能睡的,每天想法保证睡眠,也是自己和沈琦的重要功课。

幸好,桥牌场馆条件很不错。“一般比赛中牌桌的间距是14平方米,国内一些比赛有时是7到9平方米,但这次印尼对桥牌项目非常重视,将雅加达的一座展览中心改为赛场,牌桌的间距达到20平方米。”中国桥牌队总教练胡基鸿透露,这次亚运会的桥牌场馆作了弥补,提供了选手一个舒适的比赛环境。

为教练和队员赛后在场边交谈和总结 标兵摄.jpg

图说:教练和队员赛后在场边交谈和总结 标兵 摄


第一次应对兴奋剂


在有10支队伍参加的超混项目中,中国队开局并不顺利。预赛第一天,头两场比赛比分都落后,消息传到后方,大家丝毫没有着急。按实力,拥有世界冠军头衔、并常与男选手比赛的王文霏和沈琦完全值得信任。果然,之后的几场,她俩发挥出色,帮助中国队以预赛排名第二进入半决赛。与东道主印尼队的半决赛,第一节中国队就以63比10大幅领先,最终一鼓作气连胜3节,以137比60淘汰对手,随后在决赛击败中国香港队,轻松夺冠。王文霏和沈琦所在的超混队为中国队拿到亚运会的首块桥牌金牌。

标兵摄 (5).jpg

图说:超混队为中国队拿到亚运会的首块桥牌金牌 标兵 摄

很多人并不知道,因为要保证通过亚运会兴奋剂的检查,王文霏和沈琦有时是饿着肚子打完比赛的。“在怀柔集训的时候,就来过一次飞行药检。以前觉得兴奋剂离开我们很远,这次算真正体验了。”王文霏说,为了确保通过兴奋剂检查,队员们只能吃些海产品和蔬菜。赴雅加达那天,怕飞机餐不符合标准,两人还特地从基地带了吃的上去。而到了亚运村,这里的伙食基本是东南亚口味,香料咖喱为主,吃不惯,所以对身体更是一种考验。“我要感谢我的搭档(沈琦),她把我照顾得很好。”王文霏说。

标兵摄 (3).jpg

图说:王文霏、沈琦和教练、队友们在 新闻发布会上 标兵 摄


领奖感动不可替代


虽然背负从未有过的压力,亚运会夺冠却是王文霏和沈琦难忘的经历。“之前我在世锦赛也为中国队拿过冠军,但站上雅加达的领奖台,看着五星国旗升起,心里的那种感动还是不一样的。”沈琦说,要特别感谢工作单位上海龙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支持,让自己可以心无旁骛,全身心投入到桥牌事业中,为国争光。拿过全国冠军、全运会冠军、世界冠军的王文霏则感叹亚运会综合性运动会的独特魅力,称这是一次骄傲的经历,“我还是很喜欢坐上牌桌的感觉,希望能赢,为国家去赢。”(新民晚报记者 金雷  张建东)

编辑:江妍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