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假期出行,何远之有?

晨读 | 假期出行,何远之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辉城   2018-10-03 06:45

国庆前一个月,我就已经在开始张罗这次假期的事。在忙些什么呢?主要是订回家的火车票。早在半年前,我和妻子已经商量好了,今年国庆回我家,春节到她家去。一年两个重要的假期,两家分享,不偏不倚。火车票出票那天下午,我提前十分钟进入购票APP,准备准时踩点买票。假期的车票需求量着实太大,竞争激烈,稍晚一分钟,可能就抢不到。虽然买票过程略有波折,好在最后还是成功买到了票。自己心中的一块石头,亦终于落下。

我家离上海,自西往东走,路程千余里,可谓是“山迢迢水遥遥”。我搭乘的那趟火车,自上海南站出发,十余个小时即可到达家门口,已算方便。年前回家,路过火车站,在车上远远看见新的高铁站,正在建造。若是动车或高铁通车,两地往返,所需的时间就更少了,我很期待家乡通高铁的那一天。

高铁给一座城市、一个地方带去巨大的影响,早些年我已见过。那时,我在鄂西山城恩施读书。自宜昌到恩施,公路绕山盘旋,若从空中俯瞰,只觉得公路如麻绳一般。汽车行驶其中,一边是悬崖峭壁,十分危险。有年春天,我坐着汽车,往恩施去,看着汽车艰难行走,一路上心惊胆战。直到到达目的地,自己的那颗胆颤的心,才安稳下来。恩施高铁通车时,全城欢呼。在通车头几天,我记得每天都有许多人坐着公交车或打车到火车站去看高铁。呼啸而来的高铁,载着一座城市的期许与明天。那时人们脸上洋溢着的喜悦与幸福的表情,至今仍镌刻在我的心中。

木心有首短诗,叫做《从前慢》,其中有句“从前的日色变得很慢,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很是浪漫,令人向往。可若是要真正地生活在“车、马、邮件都很慢”的日子里,习惯了科技便捷的现代人肯定会有怨言。再如,钱锺书在《围城》中写到方鸿渐、赵辛楣、孙柔嘉等人自上海往湖南三闾大学谋取教职,一路上断断续续走了大半个月。这样的“慢”,无论如何也说不上浪漫,而是艰辛。

在交通不便的日子里,路途遥远成为人们日常生活里的最大负担。翻开古诗一看,便可找出许多“控诉”行路艰难的句子,如“行行重行行”“道路阻且长”“相去万余里”等。尤其是“行行重行行”,一路上走走停停,目的地不知何时才能到达,疲惫充斥着身体,仍要步履不停地行走,何其凄惨。《论语》有云:“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以今天的现实来考量,孔夫子“何远之有”的诘问,有合理之处。

说回国庆假期。如今,朋友们在国庆节的安排,大多是两种:一是旅行,全国各地跑甚至世界各地飞;二是回家,看看父母、见见同学或趁着假期解决人生大事。其中往来,都要依赖于飞机、高铁等交通工具。“室是远而”“道路阻且长”的焦虑几乎没有,这一切,都是国家发展与科技进步的结果呀!(王辉城)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