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瑜:少小过家家,青梅和竹马

陶文瑜:少小过家家,青梅和竹马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陶文瑜   2018-10-03 09:13

第一个女生姓张,我能说出她的名字和长相。

她和我是同年同月同日在拙政园边上的东北街联诊出生的。后来上学又分在一个班级,是西花小学一年级三班。

我个子高一点,上课坐在最后两排,我的同桌说是眼睛近视,黑板上看不清楚,老师问起坐在前排的同学谁愿意换个位子,只有张女生举手,她便成了我的同桌。

我当时觉得张女生是班级里长得不太好看,她的五官分得太开,感觉要跑到脸孔外面去了。

第二天我也说黑板上看不出来,班主任就把我的座位调到前排去了。

我真是一个没有含蓄、缺乏教养的少年。顺便说一句长大后的张女生绝对美人,可能是五官一直没动,面孔长大了,配在一起正好错落有致。

第二个女生名陈妹妹,有一天晚上朋友约我在铁路中学边上的一家小饭店吃饭,其间老板和老板娘过来敬酒,老板娘说,你不认得我了吧,我是你小学同学。我真的没有认出来,女大十八变这话不假。这时候老板说,你也不认得我了吧,我是你中学同学朱某某。

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巧事,祝福他们夫唱妇随白头偕老。

第三个女生开一家面馆,盛乐面馆,就在我们单位附近,差不多是二十年前了,我第一次去吃面,她一下子叫出来我的名字,并且告诉我我们是小学同班同学。

苏州人相信早上一碗面,焖肉爆鱼是标配,盛乐面馆的焖肉天下无双,爆鳝也好,无锡厨师烹饪爆鳝独树一帜,盛乐面馆的爆鳝基本上是无锡厨师的意思了。

不久之前我又去盛乐面馆吃面,却是没有营业,房东收回门面,面馆关门打烊了。

第四个女生我能一下子说出来她的名字。

好多年之前,苏州兴起不少连吃带喝的茶馆,那时候我痴迷围棋,一位从前的邻居约在我单位附近的茶馆下棋。我就在茶馆里和这位女生邂逅相遇。

她小时候就漂亮,后来更出色了,这样的漂亮,不是如花似玉那种,而是外表一看是女人,骨子里也很女人。

是我先认出她来,我们站着谈了一会,还留了BB机的号码。待我们下完棋去结账,服务员说已经有人结掉了。我邻居说,你的女同学真好。

过了两年后的一个晚上,应该很晚了,有电话找我,我回复电话过去是她,她说有事找我。

她的事情我要是求助朋友,朋友心里会说,你怎么有这样的来往。我想要花钱替她了结,但我当时也拿不出这笔钱,或者开口借钱,但是朋友问起缘故,又回到了我的纠结上,最后竟是不了了之了。

我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坦荡高尚,或者说这样的从前旧事是我年轻时候的遗憾和羞愧吧。

第四个女生后来嫁给了一个中学数学老师,她生活得很好。

不久之前,画家朋友的一幅小品,要我题些句子,我就口述了一首小诗:少小过家家,青梅和竹马。现在长大了,你还记得她。

我是随手题写的,完了之后再看,竟然想起了小学女生。(陶文瑜)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