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心悦君兮君不知

晨读|心悦君兮君不知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周韵潇   2018-10-06 06:55

她长大后,接手父亲的工作,在弯弯河道上摇起了一叶轻舟。


她生在江南水乡的一个小镇,江南姑娘温顺委婉,她也不例外。长大后,她接手父亲的工作,在弯弯河道上摇起了一叶轻舟。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春天,小镇一角的桃树开花了。听着船上游子诉说那漫天绯红,她有些心动。这日清晨,她让邻家姐姐帮自己渡一个时辰的船,穿上一身碎花裙,向桃树跑去。在一地落花中,她小心翼翼地摘下一朵小花放在鼻前轻嗅,随后又笑了起来,宛如春风吹开了桃花一般。“嘿!你好!”一句简短的问候从身后传来。她慌忙转过身,看见一个清秀的少年正对她微笑。少年穿一袭白衫,微风吹起了衬衫一角。她不禁红了脸,“你……你好!”她结结巴巴地说。“你叫什么?”少年问她。她张了张嘴,还未说出,邻家大姐已经在喊她回去了。她一惊,又瞧了少年一眼,跑开了……

第二天,她照常撑船渡人过河。临近傍晚,她将竹筏向桥边靠去,又见那一身白衣。“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少年轻轻念着,他的声音清脆好听。她不懂这首诗,可心里就是喜欢。后来,她和少年一点点熟络起来。

夏天,出行的人少了大半,她依旧撑着小舟,在河中徘徊。少年常常来陪她,就像那阵带着桃花香的清风,早早地吹进了她的心中。

深秋,红叶落入水中,她一边撑船一边用目光追随着枫叶。红叶在漂动,漂着漂着,漂进了少年的倒影里。少年在对岸向她喊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听到后她开心地笑了,像是含着一汪春水的杏眼瞬时弯成了天上小小的月牙。

寒冬的灯会为小镇带来了些许闹意。她放了一盏孔明灯,悄悄在心中许下愿望。一个转身,她在人群中找到了少年的身影。那一晚,他们聊了很久。回家路上,少年轻声说:“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轻柔的声音中带着些许苦涩。她听不懂少年的诗,却听出了少年话中的无奈。少年向她眨了眨眼,勾起唇,伤感没入夜幕,无奈淡入风里,就好像从未说过一般。

来年春天,少年随着父母离开了小镇。两人此生再也没有相见……“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多年后,她轻启朱唇念叨着。少年说过的诗句她都依稀记得。(周韵潇)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