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手机,败也手机

成也手机,败也手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章迪思   2018-10-05 11:42

不知何时起,我们竟如此依赖手机,这岂不是比没有手机的年代更繁琐了?

距离出行的日子越来越近,假期这几日正在陆续准备各种旅行必备用品。其中,“买一部二手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被我列为头等大事。日常使用的手机还好好的,为何还要带一个二手电子产品出门,不嫌累赘吗?

个中缘由还得从过往旅途中目睹小伙伴经历的两场“惊魂”说起。

2015年南法之旅后半程,在某小镇街道,一位驴友小伙伴正欲掏出手机拍美景,不想手一滑,手机以一个标准重力加速度向鹅卵石地面砸去。待捡起手机,按钮屏幕统统不听使唤。人迹寥寥的异国小镇,根本没地方修手机。好在我们是结伴出行,小伙伴用自己的账号在我们的手机上登录,轻松找回了回程航班等重要信息。又给家里人打电话报平安,见到陌生电话,家人几次三番确认不是遭歹人绑架,直至听到手机主人现声方才安心挂电话。

第二场虚惊发生于另一位驴友小伙伴身上,情节大致相似,只是地点从人烟稀少的小镇变成人来人往的巴塞罗那市中心。既然是市中心就肯定有手机修理店,更何况是售后服务全球统一标准化的苹果手机。我用自己的手机帮忙查到了最近的苹果商店,只需坐两站地铁即到。赶过去后发现大门紧闭,才意识到是周六,此地不比国内,周末关门的店家不在少数。那么周日开不开呢?玻璃门上贴着西班牙语和加泰罗尼亚语两个版本的营业时间,偏偏就是没有英文。连猜带蒙,最后还是在好心路人的指点下,弄清楚了准确的开门时间。

第二天再去,因为有在上海逛苹果商店的经验,虽然身处异域,我们倒也熟门熟路地排队、等待、跟店家特地指派的会英语的小哥讲述手机“症状”,等待修理的间隙还去边上某个景点逛了一圈——当然,一路上全仰仗我的手机。最后总算有惊无险解决了手机危机,距离“事发”,已过去整整24小时。还好我们是路线极其松散随意的自由行,没有什么非去不可的景点要赶。小伙伴对我也是感激连连,“要不是有你的手机在……”好呢,敢情我的手机比我本人存在的意义还大。

连续两次目睹两位小伙伴手机遭遇意外后方寸大乱的样子,我心里也开始犯怵。鉴于每次出行基本上所有的攻略都是我做,所有重要行程信息都在我的手机上,真不敢想有一天在异国他乡我的手机万一摔坏了或者被偷了,那该如何是好——万一,那时候我又是孤身一人?

以上便是旅行前另备一个手机或平板的原因。虽然此次依然有小伙伴同行,但我不希望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打乱行程节奏,影响心情,带一个“备份”以防万一,很有必要。

但心里又隐隐有些不甘心:以手机为代表的智能电子产品,原本是服务人类的,各色旅行应用可以制作存储各种凭证、路线、攻略,免去打印大量纸张,或是携带沉重旅行书籍之劳顿。可不知何时起,我们竟如此依赖手机,以至于把所有的信息都交给它保管,以至于一部手机不够还要准备另外一个“备份”,这岂不是比没有手机的年代更繁琐更不环保了?

如果说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衣食住行的一切都仰仗手机姑且还情有可原,那么在上海的时候,我们对手机的依赖是否会轻一点呢?答案不言自明。对于很多人来说,手机已经俨然成为人体的“外挂器官”。

自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计算机技术飞速发展以来,人类一直有一个关于智能机器人的梦想,希望“它”能帮我们处理诸多繁杂而无意义的事务,从而把人类解放出来,把时间投入到更有意义、更具创造性的工作和生活中。

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人人一部智能手机已成为标配,许多繁琐的文牍上的抄写、记忆,可以全部交由手机完成。某种意义上说,当年的“机器人梦想”以手机的形式得到了部分实现。科技进步带来的福祉毋庸置疑。可是,我们面对手机患得患失的心态,也不禁叫人想起著名科幻作家阿西莫夫曾经提醒过我们的,一个过于依靠机器人的社会,可能会让人变得孱弱。

阿西莫夫的预言仅仅是杞人忧天吗?我们到底是被手机解放了还是被更深度地套牢了?(章迪思)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