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办展览,诗意如何盈我门

一家三口办展览,诗意如何盈我门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侯军   2018-10-07 12:35

所谓“诗意栖居”,其实并不遥远,也并不神秘。

诗艺盈门,尹连城题

《诗艺盈门》是一个展览的名称,这个展览汇集了我们一家三口三个展览的精品,金秋十月将在广州紫泥堂艺术中心开幕。这几天我正在校读展览图录,一边读图一边回顾,很多往事趣事和糗事,纷纷涌上心头。

好多年以前,我读过一本书,叫《艺术化生存》,主要是讲如何让人生亲近艺术,让艺术走进家庭,阐释的是海德格尔“诗意栖居”的理念。我的心被深深触动,从此开始向往那种充满艺术充满诗意充满浪漫的生活。

一位学者说,文化是闲出来的,我对此十分认同。我有点闲暇是在退居二线后,从办报一线转换到二线岗位,不光时间充裕了,心态也松弛了,也就等于换了一种活法。记得在老友尹连城处曾见过一枚印章,印文为“天放闲人”,源自清末帝师翁同龢的一句名言,真是深得我心。

有了闲暇,才能玩自己的游戏。我的游戏都不是事先策划好的,而是随心所欲信马由缰,玩到哪儿算哪儿。比如,癸巳新春,我给北方亲友寄赠新年贺卡,忽然灵感乍现,用收藏的闲章印文组合成一首小诗,寄出以后大受欢迎,结果一发而不可收。后在老友陈浩、李贺忠的“怂恿”下,联袂办了个“集印为诗”书法篆刻展,大江南北巡展了一圈。这是我家的第一个展览。

侯军自书集印词《沁园春·自寿》(集印为诗作品

我家第二个展览的动议纯属偶然——那是在“集印为诗”天津巡展期间,我的两位好友,山东画家田耘和江苏书家朱德玲专程赶来助兴。在一个茶席上,原本素不相识的田耘和德玲无意中聊起我家女儿侯悦斯的诗词,说来说去,这两位长辈一拍即合,当场决定以侯悦斯的诗词为母题,办一个书画联展。于是,一个名为《诗意丹青》的“诗文书画融合展”,于2015年中秋时节,在天津智慧山艺术中心悄然开幕,我家的第二个展览,收获了意外的成功。

徐扬生书悦斯词《江城子》(诗意丹青作品)

我的“上司”妻子李瑾从小爱好文艺。我们成家后,她甘当贤妻良母,为家庭付出全部时间和精力。2013年底,她从深圳文联退休了。她早就喜欢拓印,如今有了闲,就把家里收藏的那些砖头瓦块都拓出来,分赠喜欢艺术的朋友。不想,这些拓片大受欢迎,好多书画家不舍得用,收藏起来。还有的题上诗文回赠给她,作为答谢。这么一来,她积攒的拓片题跋越来越多。我就想,既然她喜欢玩这个冷门艺术,那就干脆也给她办个展览吧。可是,真正的金石重器大都收藏在博物馆和大藏家那里,寻常人家哪里有上档次的拓品值得一展呢?正在犹豫不定之际,脑海中蓦然闪出电视剧《我爱我家》的名字,对呀,李瑾是个爱家的主妇,她的拓品何须高大上?干脆,这个展览就叫《我拓我家》!

王炜题李瑾拓汉砖《双牛图》“静观”(我拓我家作品)

一念之变,柳暗花明。众多艺术界朋友闻知此事,纷纷鼎力相助,挥毫题跋配画;著名设计师洪忠轩夫妇主动承担了首展的全部策展及杂务。2015年5月15日深圳文博会期间,《我拓我家》在深圳凤凰古村首展,轰动一时,连续三次延长展期。就在《我拓我家》首展期间,联合国下属的一个考察小组悄然造访凤凰古村,顺道看了《我拓我家》,竟十分赞赏,当即选中五幅精品和一幅作者照片,参加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东方视角》华人艺术大展,当年八月下旬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厦亮相。

屈指一算,不禁暗暗吃惊:短短五年,我们家竟然办了大大小小十三个展览。而广州的这次《诗艺盈门》三人展,则是我家三个展览的一次集纳,自然也是一个新的开端。

从《集印为诗》到《诗艺盈门》,这些展览都与诗息息相关。有诗就有艺,有诗有艺就有创意。五年来,一家人互相切磋互相启发共同创作,把许多日常用品都纳入了“展品”的范畴,若勺子梳子凳子,若柜门茶罐饼干盒,若煲汤的海马摆设的海星乃至我家小外孙女的小脚丫,都被拓成了“艺术品”。虽说忙忙碌碌,却也有滋有味,兴趣盎然。

高卓之为李瑾所拓汉砖卷草纹拓片配画《岁朝清供》(我拓我家作品)

如此看来,所谓“诗意栖居”,其实并不遥远,也并不神秘。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俗世之中,锅碗瓢盆,生老病死,在所难免。但是,俗世并不缺乏艺术和文化,大俗与大雅也并非天壤之别,关键看你的人生态度和审美眼光。罗丹说,生活中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只要你善于用一双审美的眼睛寻觅诗意,你就会在庸凡的生活中不断发现特异之美;当你把每天的闲暇时间充分运用到自己喜欢的游戏之中,远离功利之心浅薄之念,你就会逐渐变得通达与超然,不知不觉之间,诗和艺术就会逐渐沁入你的心灵,濡染你的生活,“艺术化生存”也就不再是一句漂亮话,它会慢慢地使你和你的家庭“诗艺盈门”。谓予不信,不妨一试。(侯军)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