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馨:想起秀兰·邓波儿和海蒂

刘伟馨:想起秀兰·邓波儿和海蒂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刘伟馨   2018-10-06 22:02

假如对美国童星秀兰·邓波儿感兴趣,可能知道她1937年演的那部电影《海蒂》,关于阿尔卑斯山小姑娘的故事。

这个题材,后来有很多导演翻拍,最新的一部,由瑞士和德国联合摄制,阿兰·葛斯彭纳执导。在瑞士,没有人不知道儿童文学作家约翰娜·斯比利,她于1880年首次出版小说《海蒂》。在故事发生地迈恩费尔德,如今你可以看到“海蒂村庄”“海蒂小屋”“海蒂步行道”。为作家虚构的人物,建造这样的场景,不得不说,这个人物已深入人心。

瑞士和德国的这部合拍片,是我看过的最赏心悦目的电影,导演不时用大远景、远景和空镜,无比美妙地展现阿尔卑斯山美景:草地、树木、花、湖水、远山、雪峰。我读过原著,在看电影的过程中,唤起了我对书中花木描写的遐想:哗哗作响的枞树、蓝色的风铃草、红色的矢车菊、嫩黄的蔷薇、发出甜香味的夏枯草……这不是一部风光片,但景色确确实实成为电影的一部分,而和景色融合在一起的还有小主人公海蒂。

在如此美丽的景色里,海蒂不应该是悲伤的,但电影一开始让我们看到了她的不幸:从小父母双亡,由姨妈抚养,现在姨妈找到工作,要去德国法兰克福,把她送到独自住在阿尔卑斯山上的爷爷那里,爷爷冷漠、古怪,不想收留她。在爷爷对她吼叫“快和你姨妈一块走”声中,一个特写,展现的是海蒂可怜的模样:“姨妈也不愿要我。”然而,电影很快让我们看到了海蒂快乐的本性,她似乎生来是属于这片山地:她可以睡在羊圈;可以肆意喝羊奶,用手背擦嘴;在堆满干草的小阁楼随意翻滚;在射进阳光的阁楼小窗,俯瞰阿尔卑斯山远景;蹦蹦跳跳地和羊群做伴;在明净的湖水边嬉戏;躺在草地上望星辰……不仅如此,导演通过镜头,让我们看到她的善良,尤其是海蒂的眼神和笑容,一下子融化了爷爷的怨恨:爷爷为海蒂做了一把椅子,爷爷和海蒂同坐雪橇送面包给瞎眼老奶奶,爷爷在暮色中背着海蒂行走雪原……爷爷的扮演者,话不多,但那脸庞里最终涌现的满是对孙女的慈爱。

这部电影,可分为三个部分,除第一、第三部分的故事发生在阿尔卑斯山,第二部分是在德国的法兰克福。姨妈强行把海蒂从爷爷身边带往城市的理由,是一个富人家的女儿克拉拉因患病不能行走需要陪伴,而这也会给海蒂安稳、富足的生活。很有意思的是,电影的格调突然有了变化,前后形成强烈的反差。如果说,阿尔卑斯山这一段落,画面明亮、灿烂,到法兰克福这一部分,色调就变得凝重、沉缓。海蒂将要入住的,是富宅,虽然那里庄重高贵,富丽堂皇,墙上悬挂油画,四周灯火灼灼,吃着美食、穿着华服,但是那里生活古板、繁文缛节、拘泥传统、束缚天性,缺乏生气,海蒂哪里承受得住?电影里,有海蒂渴求佣人开窗的镜头,因为她想看山;当她偷偷跑出深宅,登上城市的塔楼,眺望远处,看到的尽是屋顶、烟囱,哪有披着霞光的蜿蜒群山?很少有人经得住海蒂的压力,一方面,她日夜思念着她的爷爷,渴望回家,另一方面,和她成为好朋友的克拉拉离不开她,善良让她不忍心离开。只有在海蒂患了梦游症,心灵受到严重创伤,克拉拉的家人才不得不把海蒂重新送回了爷爷家。

这就像是一部童话。当海蒂回到家乡,邀请克拉拉访问阿尔卑斯山,在如此美丽的地方,两个女孩,无拘无束,抛开一切陈规,自由自在。有这样一个镜头:她们捧起碗,尽兴喝着羊奶,任凭羊奶随嘴角流淌,完了,用舌头舔碗底,不久前,这还是不合规矩的举止。电影中最不可思议的镜头是,在山顶,克拉拉突然能行走了——在小说原著中,克拉拉在海蒂和爷爷的帮助下,练习了多次才开始走路,或许,电影的处理有点突兀,但我宁愿相信这样的奇迹,在美和善良面前,所有的奇迹都必定会出现在童话里,这一次也同样如此。(刘伟馨)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