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波罗:精彩老朋友

梁波罗:精彩老朋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梁波罗   2018-10-08 17:33

如果能诞生一档有关美育的电视节目,我们老朋友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精彩!

梁波罗

长期生活在上海的朋友,大约都知道“精彩老朋友”是一档老年综艺节目。节目的策划、主持叶惠贤是我的老朋友。他为人热情,头脑灵活,语言幽默睿智。进入上视之后,他去录制节目时,我经常会搭他的“顺风车”,途经我居住的凤阳路接我一同去台里。我比他长九岁,所以他尊称我“梁兄”,我唤他“贤弟”,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久而久之,“梁兄”成了文艺界朋友对我的昵称,源头应该在这里。

日月穿梭,春去冬来。叶惠贤在主持事业上一帆风顺,转眼也到了隐退的年龄,他一直说坚持做到70岁收手。2017年12月的一天,他来电说:“梁兄,‘精彩老朋友’657期——最后一期,想请老朋友过来捧场、叙旧!”我二话没说,欣然应允,录制那天早早来到现场。我打趣他说:“你这节目办了13年,表演、评委、嘉宾……平均每年一次,我前后参加十三期总是有的吧?”他哑然一笑,“都靠你们这些老朋友捧场!”说话间,剧务报告来自外地的凌峰、倪萍、凯丽等都到了,他急忙抽身接待和应酬去了。

梁波罗(左)和叶惠贤

上海电视台四楼这座略显陈旧的演播厅,我记不清在这里录制过多少节目。每次同行或影迷看到我,都夸我精神矍铄;其实,我是将最佳精神状态展示于人前,偶有不悦、不堪,都巧于藏匿,也算是出乎礼仪的需要和对观众的尊重吧。

这天录制的速度着实不慢,由于我参与的环节在后面——为三对通过节目牵手成功的再婚夫妇证婚——所以只能耐心等待。等待中自然不会寂寞,参加录制的两名老年男模见我端坐一隅,便一左一右坐将下来。白发老先生说,见我每次出现都穿戴得体,一定请我谈谈心得,我想了想说:“我是以‘适意’为前提。上海话中‘适意’两个字其实蕴意丰富,不仅是赏心悦目,还包括色泽、式样、搭配是否合适、得体。我的原则是视场合而着装。譬如今天,我担任证婚人,需要庄重、沉稳,所以我选择一套深灰色西服扎鲜红领带,正装,喜庆,以此烘托新郎黑色礼服的神圣。前一期老叶请我来唱三十年代老歌《蔷薇处处开》,需在一群花枝招展的旗袍女中穿梭,故我选了一身白色改良中山装,既凸显了怀旧感,也突出白色的纯净、高尚……”那位戴眼镜的长者插话说:“那天你还佩戴了一枚胸针,十分炫目。”“是的,那属于细节,也是男士可以展现个性风姿的方寸之地,我喜爱在左胸襟变换不同造型的胸针:动物、植物、几何图形……有时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我最惯常使用的是菠萝。”眼镜男不无调侃地说:“那你戴两只不更好?——两菠萝(梁波罗)嘛!”“那我就成了胸针推销员了!”三人都笑了起来。白发男锲而不舍地追问:“你是否更偏爱穿套装?”“不一定,要看场合,例如参加朗诵会,一般我会选单件西装或中山装,穿西裤,基本选择同色系,例如驼色上装,搭配咖啡色长裤;如果怕出错,就选黑裤,上衣可随意百搭而万无一失。我从不追求名牌,只要剪裁合身,穿出自我,什么品牌并不重要。”“你喜欢穿双排纽还是单排纽?”眼镜男问。“目前以单排纽为主,迎合潮流嘛。改革开放之初,双排扣、喇叭裤一统天下,进入廿一世纪,又一古脑改成单排扣了,而且领圈越开越高,单排扣数量由一粒演变成四到五粒,其实并不美观。时装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双排、单排、宽裤脚、窄裤脚轮流循环;但时下流行‘衬衣敞胸、西服裹身、长裤七分、赤足皮鞋’这种潮流年轻人赶赶时髦,秀一下胸肌腹肌倒也罢了,有些大腹便便的‘潮大叔’也盲目跟风,让人哭笑不得!”白发男似乎赞同我的观点,我索性爆料:“其实,我是十足的马甲控,因为只要配以不同颜色的衬衫,就是无袖的外套,很能体现独特的气质。我的原则是:素色马甲搭花或格子衬衣,素色衬衣配花式马甲,这是不能颠倒的,不然,效果大相径庭。”

谈兴正浓时,剧务来催场。在一派喜乐声中,三对新人闪亮登场了。我将前一夜酝酿的一首小诗作为证婚词,倒也别有韵味。台上落英缤纷,台下掌声欢呼阵阵,我问贤弟如何?他说:“原来我以为你可以做到80分,现在给你打100分!”他重重地握了我的手,表示感谢和道别。

坐在返程的车里,回想起刚才与两位老者的“闲聊“,其实聊而不闲,正反映出老人心中的共同诉求:美育。虽然谈的是“穿衣经”,亦是属于“美育”的一部分,美育包括审美、情操、心灵等方面的教育,如何弥补我们对美育教学的断层,实在是任重道远而又迫在眉睫。如果能诞生一档有关美育的电视节目,提高公众对善恶、美丑的辨识力,改正一些习焉不察的陋习,提升审美情趣,受益的将不仅是中青年人,老一辈同样需要接受这方面的滋养和调理,这只会使他们生活得更有情调、品位和教养,我们老朋友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精彩!(梁波罗)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