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闪的红星》,当代海派芭蕾舞出传统红色经典

《闪闪的红星》,当代海派芭蕾舞出传统红色经典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旭颖   2018-10-10 20:43

图说:10月24日,《闪闪的红星》将首演 官方图

提起《闪闪的红星》,每个人脑中都会冒出那首经典的歌曲《映山红》,还有电影中那个勇敢机灵的少年英雄潘冬子。当这部红色经典被搬上芭蕾舞的舞台,会呈现出怎样的效果?上海芭蕾舞团即将给出答案。10月24日晚,上芭原创舞剧《闪闪的红星》将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首演。在改革开放迎来40周年之际,上芭以符合当代审美的海派芭蕾重新演绎老一辈革命者的革命精神和红色情怀。

两个潘冬子同台讲故事


著名芭蕾舞剧编导赵明担任了此次剧本的创作。在深入人心的少年英雄基础之上,他将舞剧的主要视角放在新建构的角色——成年潘冬子身上。“我把我本人对舞剧、对人生、对生命、对革命的感悟和对理想的认识都附着到了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中成年潘冬子的角色上。”

图说:吴虎生饰演潘东子 官方图

图说:范晓枫饰演母亲 官方图

“要突出20年后这部新作不同的艺术解读,要突出芭蕾舞这门艺术的特点,要突出舞台与电影不一样的空间魅力。”赵明希望,这部剧能将当代美学、年轻人的思考与传统、经典的红色剧目紧密结合。成年潘冬子,正是他心目中的当代年轻人的代表。由他的视角回看潘冬子年少时的经历,正如同当代年轻人回看当年的《闪闪的红星》。蒙太奇和意识流的编剧手法被创新性地应用在芭蕾舞剧中,回忆与现实不断交替,少年潘冬子与成年潘冬子在同一时空出现,不同视角讲述同样的故事,一个有血有肉的红军战士潘冬子的形象逐渐清晰,用最真实的情感打动观众。潘冬子回忆中母亲在大火中就义的动人场景,也在最后他冲入火海,救起千千万万的母亲的时候升华。感动的火种点起了观众心中信仰的熊熊大火,让人为之热血沸腾。

红军战士穿上芭蕾舞裙


赵明增加成年潘冬子一角的改编,被他称作“超现实主义”的一笔。该剧还有“超浪漫主义”的一笔。作为一部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依旧保持着芭蕾舞独特的美感。源自西方的芭蕾艺术,如何在中国传统红色题材之下留存浪漫主义色彩和肢体表意的假定性,是两年多创作过程中的难点。

图说:“红星”戏服 官方图

图说:“映山红”“竹林”戏服 官方图

对待具体人物角色的服装,服饰造型设计李锐丁从原始的形象出发,但又区别于原始形象,给符合江西地方风格服饰混入了芭蕾舞台上需要的现代时尚元素。而对于“红星”“映山红”“竹林”等抽象角色,他也不忘嵌入民族元素。“红星”就以党旗红为主题,透明与不透明的材料组合,制成了饱含革命热情的现代芭蕾舞服装;“映山红”则在红叶色舞服上半身采用了中式肚兜的设计,让“漫山红叶”也染上中国红军的风骨。赵明介绍:“这一次,不是穿着军装跳芭蕾,也不是穿着西方舞服演中国故事,而是穿着中国红军独特的‘芭蕾舞服’跳民族舞剧。”

赵导的蒙太奇和意识流给舞美灯光设计韩江提出了很大的考验。再三斟酌下,象征坚定气质的“石头”成了他定下的关键词。在画家尹朝阳两幅油画构成的江南美景前,四块大石组成了高达11米的山石,颇具中国泼墨山水的潇洒写意感。活动的山石外表传统,却完美服务了现代的演绎手法:分开时,它们是块块巨石,承载着潘冬子内心对家乡、父母、伙伴的依恋;合起时,它们是“小小竹排江中流,巍巍青山两岸走”的高山,宣示着红军战士们前赴后继的雄心壮志。在韩江眼里,如果只是把电影传统的、写实的场景搬到芭蕾舞台上,舞剧便失去了意义。“芭蕾是浪漫的,要保留芭蕾艺术的美,要让观众看到具有想象空间的舞台。”(新民晚报记者 吴旭颖)

图说:上芭以符合当代审美的海派芭蕾重新演绎老一辈革命者的革命精神和红色情怀 官方图

编辑:肖茜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