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霜:仙乐般的女声

吴霜:仙乐般的女声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霜   2018-10-12 18:05

听过许多的歌声,合声总是最耐听的。合唱中,尤其喜欢的是女声或者童声合唱团的表演,总会令人听之仿佛被带入了天上人间,身边飘舞五彩祥云,山野寂静,田园悠闲,林木青葱,湖水流连。音乐会有这样的功效,人声的音乐更如此,那其实就是乐中的精华。

国内的合唱近年来听了不少,真正悦耳的其实并不多。可就在不久前,我听了一场合唱音乐会,却是让我震动了一回。因为真的唱得很好。不久前,朋友海燕找我说请我跟她一起去趟郑州,去看一场合唱音乐会。海燕是中国国际合唱艺术研究会的会长,是位真正的合唱专家。

8月25日,我来到了郑州河南艺术中心。这地方我熟悉,2013年我曾经在这里的歌剧厅举办我的个人音乐会。来到大门的时候,看到许多人围在门口等待进场,来观看的人不少,“大多都是合唱团的亲友团吧?”我心里这样想。

海燕带我先去了后台,见到了正在化妆的合唱团员们,大都是中年以上的女士,看到海燕,她们兴奋地拥抱她,热情问候,言语之间我听出海燕对她们团队的成长曾付出过许多努力和支持。不过我依然在心里判断着,以这些大多年过五旬的大姐阿姨们的状态,这场音乐会将会有什么样的质量呢?希望到时我不会为打瞌睡而丢人失态哦。

一架钢琴,一个合唱台,灯光亮起,身穿了鲜亮服装的三十几位女士们开始登台,舞台与观众的距离掩住了大姐阿姨们脸上的皱纹,她们个个体态匀称,台下的观众们送给她们欢迎的掌声。然后,一位年纪轻轻满脸笑眯眯的男士上台,这是他们的指挥,我恍然觉得台上是一群娘子军围着一位“洪常青”,鲜花簇拥着一棵青葱的树苗。然后,歌声就响起来了。

刚一出声,就令我睁圆了眼睛。全部女声分成四部,女高一、二声部,女中一、二声部,四声部音色十分统一均衡,轻柔圆润,音频平稳没有抖动,犹如细细的泉水流动。西洋单曲《雪花》,清唱剧《长恨歌》中的“山在虚无缥缈间”,都展现了那种细腻清丽的流动感,说实在的我有些惊讶。这声音很专业,一听而知是受过很长时间持之以恒的训练才会有的结果。

她们全场一共演唱了十几首歌曲,演唱的同时适当加入了表演元素,换了四套服装,队列也有几次变换,十多首歌曲一直延续了声音的基本质量,柔和均匀的音色,控制得很不错的音量,虽说有时需要激情的部分暴露了功力上的不足,但是瑕不掩瑜,那都没有破坏音乐会的总体效果。

这使我想起了当年在美国读书时听到的那些合唱,那情形似在眼前,那音响也时常萦绕在耳边。我们小时候,经常唱的是激情四射的强劲歌曲,那曾经是充斥在我们生活当中的主要旋律。后来,生活变得越来越五彩缤纷,不同的音乐种类从世界的四面八方引入我们的环境,而合唱的水平很长时间提高不够,加之我们的语言发声体系偏扁平化,合声总是不能充分在合唱演出中体现。后来,我去了美国继续研读音乐,听到教堂里唱诗班所唱的那些宗教歌曲,令我感到了轻柔恬静的感觉,那种声音会让你心安,仿佛身在云中,感受阳光的沐浴。那时我想,有一天,我们的合唱团也一定会有这样的声音出现。

果然,三十年之后,我听到了这种飘在云端上的声音。当你离开人声嘈杂的市场上、机车轰隆的街头、令你心烦意乱的职场来到音乐厅,忽然沉浸在一种悠悠然清凉舒适不大不小的人声旋律中,那种享受的感觉一定会让你对这种声音产生深深的感激。

“河南我和你女子合唱团”已经成立十周年了,她们在初时简单凑在一起唱着玩儿玩儿到后来的规律性排练变成生活中的必然,重要的是她们的头头何静大姐的坚持,用自家的生意收入维持着合唱团的各种支出,当然还有可爱的“党代表”指挥小田的聪明才智,坚持至今,才使得这场音乐会得以圆满登台。

如今在我们中间,合唱团越来越多,都快变成天上的星星了。只是星星里也有明亮和黯淡之分。我愿意相信“我和你”女子合唱团是一颗星星,而且正在变得越来越亮。(吴霜)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