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小品扳回一局!上海滑稽剧团喜获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2项大奖

海派小品扳回一局!上海滑稽剧团喜获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2项大奖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赵玥   2018-10-12 20:35

以共享单车为题材的作品很多,可你见过演员自己演共享单车的吗?由上海滑稽剧团原创的滑稽小品《共享单车的一天》日前亮相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既是编剧又是主演的曹毅就饰演了一辆小黄车,幽默之余让全国观众感受到了海派文化的魅力。今晚,大赛公布了比赛结果,《共享单车的一天》同时获得优秀作品奖和最佳小品导演奖2项大奖,总得分仅次于获得最佳作品奖的小品《快递来了》。这还是上海滑稽剧团近几年第一次斩获全国性的大奖,俗话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对喜剧来说,可能是十分耕耘、一分收获。《共享单车的一天》获奖背后,又有怎样的艰辛与故事呢? 

图说:《共享单车的一天》剧照 上海滑稽剧团供图

舍弃沪语寻求共鸣


《共享单车的一天》是上海滑稽剧团今年的新作品,此前申报中国曲艺牡丹奖时,时长还是15分钟,语言也全部是沪语。为了符合这次比赛要求,主创们一个字一个字地精简,最终呈现出13分钟的版本。然而,让很多观众惋惜的是,这次的小品说的是普通话,滑稽小品离开了上海闲话的土壤,还算得上一部好的海派小品吗?

做出这样的决定,牺牲是一定有的,台词里很多上海话出的噱头,换成普通话笑点就没了。比如有一幕,一个丈夫让妻子坐在车篮里,上海话版里,妻子马上就呛道:“我蹲在篮头里侬当我是小菜啊?”这样一个极具上海生活味道的场景,一旦用普通话表达出来,就不好玩了,于是很多这样的包袱只能被舍弃。为了不完全抹去沪语,主创们采取了折中的办法,最终是上海普通话,夹杂着福建普通话等全国各地的方言普通话来完成。

图说:排练现场 上海滑稽剧团供图

导演虞杰说,小品不像戏曲,它作为语言类节目,第一个前提就是要大家听得懂。上海的艺术要走出南方,走出江浙沪,走向全国,肯定要用大家都听得懂的语言。评委巩汉林在节目表演完之后,马上用沪语说了一句地道的“阿拉是上海人”。可以说,在北方小品长期霸占荧屏的当下,评委和观众们对南方小品尤其是海派小品是抱有很高的期待的,而上海滑稽剧团的出现,恰恰回应了这样的期待。 

表达高级全场点赞


尽管《共享单车的一天》将滑稽戏里很多出噱头的方式都改掉了,海派风格的辨识度依旧鲜明。一下子就能看到听到的,是有外滩和陆家嘴建筑群的动态背景屏以及上海普通话,细细体会到的,是海派滑稽戏里紧凑的剧本结构和丰满的人物设定。节目一经播出,好多网友都说,这个小品活脱脱地展现出现代人的一言一行。

图说:《共享单车的一天》剧照 上海滑稽剧团供图

短短13分钟里,《共享单车的一天》里既有年轻人关注的直播元素,也有引发老年人共鸣的自行车记忆。当年“三转一响”是无数人的梦想,自行车就是其中必备的物件。如今,大街上到处都是共享单车,废弃的共享单车堆成了小山,只能当废品处理。改革开放40周年,在城市经济发展飞速的当下,小品揭露的是共享单车的乱象,思索的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齐头并进的话题。

以小见大的手法,让评委马少骅跟主创们说:“你们这个小品的做法很高级。”郭达在担任牡丹奖评委时也说,这个小品是真正的小品。这次小品大赛现场,《共享单车的一天》收获了第三场最高分、总决赛总分第二的好成绩。台下还坐着620名来自全国各省市的观众评委,他们中有414人把票投给了《共享单车的一天》。 

图说:获奖照片 上海滑稽剧团供图

黄金团队默契打造


近年来,上海滑稽剧团加大对青年人才的培养,像《共享单车的一天》的主创团队都是80后,大家已经合作超过10年了,默契度很高。在演播厅后台,央视导演拿着剧本找到演员们,说10个角色没有那么多耳麦,主演沈远骄傲地说:“我们没有10个人,我们是4个人演10个角色。”大家对作品熟悉到,连音效周晨乐都会跟演员说,这里少了一句台词,他也因此被编剧兼主演曹毅笑称为最好的场记。

剧团也在多次去外地比赛的过程中摸索出了经验,副团长朱国平带队,搭配一名剧务,工作上各司其职,生活上也分工明确。这次北上参赛,沈远、陈思清两位女演员负责煮面、炖补品,北京气候干燥,陈思清特地从上海背去了银耳薏米等干货,编剧兼主演张晓冬负责营养搭配,曹毅负责洗衣服,毕竟“上海男人的风格还是要发扬一下的”。

这次曹毅演一个拟人化的共享单车,大部分时候,他都需要手持把手,单膝跪地,另一条腿模仿出脚踏板的样子。无论是排练还是彩排,曹毅都坚持真跪,以至于一开始绑在膝盖上的海绵垫都被他跪破了。一次走台,曹毅上来就跪下了,央视的导演都看不下去了,赶紧跟他说可以不用跪的,曹毅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说:“我习惯了!”

图说:主创合影 上海滑稽剧团供图

设计道具时,虞杰想为共享单车设计一个爆胎的效果,接到任务的王斌犯了难。怎么才能让轮胎不留痕迹地弹出来,让大家产生“哇哦”的效果呢?他专门去请教了专业魔术师,魔术师说,这个必须要找厂家定制一个机器,遥控器一按,就能爆胎。但这所需的时间太长,成本也过高。王斌便自己琢磨出了一套方案,魔术师看了以后也不由得感叹,在不使用机器的情况下,这可能是最好的做法。 

遗憾前传未能露面


昨天傍晚,记者在虹桥火车站附近的咖啡馆里见到了刚刚抵沪的主创团队,连日的节目录制和旅途奔波,每个人都是一脸倦容。可提到一部神秘作品时,原本还倚靠在沙发上的成员们全都直起身子,争先恐后介绍这个没能与观众见面的心血之作。

按照原本的赛制规则,除了表演主体作品外,还要附加一个5分钟的关联作品。团队进京前日夜讨论,做出了一个非常有上海特色的小品《弄堂早晨》。这个附加作品里有主创们最真实的生活记忆,上海腔调十足。排练的过程中,这群从小在弄堂长大的年轻人都想起了童年时光,对上海这座城市的自豪感也油然而生,每天排练厅里都是欢声笑语,大家铆足了劲要把这个作品排好。

当接到取消关联作品演出环节的通知后,所有人都懵了。曹毅再三强调,想演这个作品真的不是为了获奖,而是想把好作品呈现出来,把真实的上海男女展现给大家,上海不是只有小男人和斤斤计较的女人,这样的刻板印象早就该被打破了。一提起这件事,大家都忍不住叹了口气,眉眼里都是可惜。好饭不怕晚,好作品也不怕等不到舞台和观众,虞杰表示,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一定让这个更具上海风味的小品早日与观众见面。(新民晚报记者 赵玥)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