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项城:眼前的远方,从垃圾里看到的未来

胡项城:眼前的远方,从垃圾里看到的未来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小新   2018-10-17 14:12:18

《试图爬出垃圾圈的维特鲁威人》

装置 | 30×8×8m | 混合材料 | 2018

行走在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从海底世界到垃圾围城困境中的维特鲁威人、12米长的充气飞机与10x35m的垃圾堆、两辆背道而驰的巨型卡车、再到疑似6600万年前的史前“恐龙皮”……一个名为《眼前的远方》的展览,从全人类必须共同面对的问题出发,用大型雕塑、装置、影像等综合手段,从多个角度表达人和自然的关系,从危机重重的现状到对未来远景的推想。这些作品把各种日用品、废弃物、垃圾和雕塑、卡车、脚手架等结合起来,体量庞大,形态奇特,并和电子媒介有机结合,在户外公共空间中,以不断生长的方式展示,寻求和公众的广泛交流和多元互动。

《眼前的远方之一》

装置 | 25×12×10m | 混合材料 | 2018

“我们扔什么,决定了我们是什么”,正如美国“垃圾学”(Garbology)代表人物威廉·L.拉什杰(William L. Rathje)教授所说,“制造垃圾正是人类存在的明确标示”,考古史在某种程度上说来即是一部挖掘过去时代人类在地球上所遗留的“垃圾”的进程。

曾在西藏、日本、非洲等地驻留多年的上海人胡项城,因其个人独特的旅居经历而有着对不同民族、地域文化的深入研究。同时在其他领域如生态、环保、城建也成就卓著并拓展着他的创作边界,他是上海双年展的创办者之一,也是城市规划、乡村建设、江南水乡保护方面的专家。对于“眼前的远方”,胡项城说:现代社会,科技力量确实为人类摆脱肉体生存的痛苦起着巨大的作用,我们享受着便捷舒适,却为由此带来的不可持续而心惊肉跳,为子孙后代的未来内心充满负罪感。每个人是便利富裕生活受益者,却又是环境加害者,在世界政治中这事又成为各国削弱对方的手段,人类应付天意无常已往往束手无策,而如果找不到平衡点毁在人类自己手上却太遗憾……

《环球箭头计划》

装置 | 8×8×15m | 混合材料 | 2018

正如飞翔的渴望驱动人类生产出飞翔的机器,但轻盈飞翔的后果却是沉重的。当人类的种种欲望得到满足后,排泄出的是污染环境、无法消除的巨量废弃物时,欲望本身成为反思的对象。何谓“垃圾”?何谓“进步”?何种新鲜快捷却要为之付出沉重代价的新事物又在此时此地定义着我们的生活?今日与昨日、未来与当下,在前者取代后者的历史文明进程中,我们能否从更迭中寻找到某种当下平衡的交汇点?(小新)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