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沐海:为上海我做“驻节指挥”

汤沐海:为上海我做“驻节指挥”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汤沐海   2018-10-18 17:16:00

汤沐海,这位“当代最具国际影响力的华人指挥家”新近受邀担纲了上海国际艺术节的“驻节指挥”,不装不端,让更多人能收获、享受音乐的福祉是他的目标。

问:在上海国际艺术节上,很多人第一次看到您指挥民族乐团,请问这两年开始,您是不是开始转向做中西方音乐的融合交流工作?

汤沐海:其实在我很年轻的时候,我就很为我们自己的文化艺术骄傲。因为父亲是位电影导演,我从小就跟着他接受艺术的熏陶,不管外国的还是中国的,我从来没有觉得谁比谁高。作为一个职业指挥家,一方面要诚恳地向西方古典的精华学习,同时,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应该把西方音乐中得到的精华灌注到中国的民族音乐当中去。中国民乐的发展是不够迅猛,不够深入,这需要好几代人,从作曲、研究、表演等方面共同来想办法,争取让它能发展得更健康,更成熟。不同于西方古典音乐拥有不同流派,中国民乐独树一帜,就是我们自己。如果我们不能花很大的功夫,花很多的精力去学习和发展它的话,说不过去。所以,在我当下的艺术工作中,我比较注意这一块的。能够和上海民乐团合作也是这个步骤中的一个环节。

问:在您参加过的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演出中,哪一次是印象比较深刻的?

汤沐海:有一次原本只联系了我做艺术节的开幕演出,在艺术节快临近尾声时,突然接到电话,说有一场演出的排练出了一些问题,希望我能够救场。因为曲目是对我来说驾轻就熟的《贝多芬第九交响乐》,我就答应了。特别之处在于是和上海歌剧院的合唱团合作,当时的歌剧院院长魏松独唱,大的管弦乐队在后面,瑞士日内瓦的芭蕾舞团在前面舞蹈,印象非常深刻。

问:这件事情以后,您和艺术节的情缘是否加深?

汤沐海:当然,这是一种互相信任,作为可以信任的伙伴,这个感觉是强烈多了。

问:在上海,您现在有了另一个身份,驻节指挥。您能解释一下这个概念吗?

汤沐海:驻节指挥首先是为艺术节的宗旨服务。因为艺术节还有艺术普及与教育的功能,而且是比较重要的一块,而且并非只局限于艺术节这一个月,是作用于全年。做为艺术节的指挥,他不光只是为一个乐团或者歌剧院服务,是要对艺术节的艺术宗旨负责任、服务。

问:那可否引申为您就是为艺术在服务。

汤沐海:不管是在哪里,只要我们从事艺术工作,就是把自己终身奉献给艺术,至于是哪一个单位,哪种场合,其实都是殊途同归。

问:请您解释一下“你们千万不要以为音乐很复杂!其实很简单!”这句话好吗?

汤沐海:很多时候,专业搞音乐的,还有听音乐的,都忘记了音乐的本源。音乐其实无所不在,连鸟都会歌唱,人类每天都能通过音乐来表达情感。在山区,牛群外出,牧民就用音乐、用歌调来呼唤它们。在山区的少数民族,劳作的时候有劳动想唱的歌,面对爱情也有歌颂、渴望爱的歌曲,在各种各样的庆祝时刻,她们也是用音乐。我觉得音乐本身就是人类在生活工作中表达情感的一种语调。对于音乐没有懂与不懂的区分。懂就是你喜欢、想要去研究,但音乐本身,其实并不是一定需要去懂的,音乐是用来去感受的。正因为具有感知力、感召力和感受力,音乐才可以连接不同文化、宗教、信仰、人民,跨越语言。(吴南瑶 整理)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