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元元:她从上海舞到世界,一片赤诚献礼故乡|我与艺术节不得不说的故事

谭元元:她从上海舞到世界,一片赤诚献礼故乡|我与艺术节不得不说的故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夜光杯   2018-10-23 15:57:00

视频来源: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

谭元元,旅美舞蹈家、旧金山芭蕾舞团首席舞者。她从上海起步,成为国际一流芭蕾舞蹈家,多次参加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献礼故乡观众。请听谭元元和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故事。

问:您记得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上艺术节吗?

谭元元:我记得非常清楚,是2007年闭幕式,演出全幕芭蕾舞剧《鹊桥》。和日本艺术家同台演出,我觉得非常有意义,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是中日两国人民都非常熟悉的一个神话传说,这个舞剧就像一个芭蕾的桥梁,在两国人民之间搭起来。

(《鹊桥》在2007年艺术节上演出)

问:记得那次您回来就是为了给《鹊桥》做宣传。

谭元元:那时是世界首演,而且是艺术节闭幕式,所以意义非常重大。

(《鹊桥》在2007年艺术节上演出)

问:中国元素的芭蕾舞剧在国际上很少见。

谭元元:是的。但是在国内,上海芭蕾舞团、中央芭蕾舞团等国内其他芭蕾舞团都有自己创作的有中国元素的芭蕾舞剧。我们都在尝试。

问:芭蕾源自于西方,您在表演一些具有中国元素的芭蕾舞时是如何理解和诠释的呢?

谭元元:因为是中国人,所以有一些中国元素的故事情节在里面对我来说是比较游刃有余的一个表达方式。因为自己喜欢这些故事,有中国的情怀,所以用能够用西方的芭蕾艺术表达中国的故事,我觉得非常好。

问:您有没有一些在艺术节上比较特别的经历跟我们分享一下?

谭元元:我觉得是第一次做策划,作为艺术总监,还主演的一台精品汇演——《谭元元和她的朋友们》,2016年10月,也是参加艺术节。大家聊演出时,有人说:“唉呀你这个节目《谭元元和她的朋友们》,票子一放,就全都抢空啦!”因为我就演一场,出票也晚,在几个小时之内一抢而空,我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我的好多朋友从国外飞到上海来看这台戏。因为很难得,我邀请的不光是世界一流的芭蕾明星,而且都是我的好朋友。他们有的换了档期,有的推了其他演出,来上海跟我一起合作这台节目,我非常高兴。而且正好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刚刚开张不到两个月,我就进去演出了,这是第一场在国际舞蹈中心的精品汇演。

当时,我还在舞蹈中心的一个小实验剧场做了一个有关芭蕾的论坛,请了大概七个国家的芭蕾艺术团总监,加上我还有一些知名的舞蹈编导,所以这个也是一个盛况空前的活动。而且是演出之后第二天马上就做了这个活动,对我来说真是把不可能的任务给完成了,影响非常大,开心。

问:我比较好奇的是《谭元元和她的朋友们》这个精品汇演,只举办一场是不是有自己的一些理由。

谭元元:对,他们都是远道而来,要排练,还要适应时差,舞者不可能一下飞机就可以在不同的场地上跳,而且还要跟不同的搭档一起合作。他们对我说:“元元你给我出难题”,我问怎么回事?他们表示,我把演员重新组合了,不光是古典舞——古典我们都跳习惯了,还融入了很多现创作的、新编的一些现代芭蕾,对这些大腕儿们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我说,你们反正都是我的好朋友,你们都是大腕儿,可以胜任的。然后他们就看着我,摇摇头,之后又对我说,作为你的朋友我们很开心,因为你总是让我们觉得跟你上台演出会很尽兴的。

(《谭元元和她的朋友们》专场)

问:举办这场活动的目的是什么呢?要聚齐这样一些优秀的舞者非常难,为什么要在上海做这样一个演出?

谭元元:我每一次回家,回到上海演出,压力都非常大。家里有好多我的朋友、老师、同学一起来看演出,我要拿出150%的努力把这个舞跳好。我也希望把我的朋友们照顾好,又是一层压力。我觉得不逼自己的话,你怎么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深,有多大?

(少女谭元元在练舞)

我的一个心愿就是能够让我的一些好朋友更了解中国,更了解我的故乡上海,然后能够让他们把明星的力量和热量传递到孩子们身上,传递到热爱芭蕾的观众身上,让他们不用出国,就可以近距离看到世界一流芭蕾舞明星的表演,还能够近距离跟他们接触。我又组织了一个编舞大师班,一位旧金山芭蕾舞团的明星演员跟我一起教了课,另外还有一个编舞大师也参加了这次活动。我觉得要尽己所能,把我的一些力量和人脉提供给国内喜爱芭蕾的观众、学生和朋友们。

(谭元元登上《时代》杂志封面)

问 :您作为世界一流芭蕾舞大师,为什么想要做一些有关芭蕾美育等非常基础的事情呢?比如去教幼儿园小朋友,甚至是一些基层的没有学习过芭蕾舞的人。

谭元元:让那些不知道芭蕾的孩子接触到芭蕾,能够看到芭蕾,也许他们会有兴趣。我觉得每一个女孩子的脑海里都有一个芭蕾梦。也许她们没有机会,或者家里没有条件让她们接触到芭蕾,但是我能够在学校里做到,因为这个平台比较广阔,从最基本的萌芽期开始,从一张白纸开始,灌输一些有关芭蕾的美的教育,让他们了解、基本知道芭蕾的形象是怎么样,一个短裙、一双脚尖鞋、一个皇冠,就是这样。

(童年谭元元)

问:您去学校,孩子们知道您是谁吗?

谭元元:知不知道没关系,但是我觉得我的气场可以感染到他们。或者他们的老师可能认识我,看过我演出,也许在他们听我讲座之前,老师会向他们介绍的。

(谭元元和小舞者们在一起)

问:我相信孩子们长大以后,看到您和她们小时候的照片一定会非常感动。

谭:希望如此(和蔼地笑)。

问:二十年前您成为旧金山芭蕾舞团首席,今年也刚好是艺术节的二十年,您觉得在这二十年间中国的舞蹈环境和芭蕾舞观众出现了什么变化?

谭元元:我觉得变化太大了,特别是观众的素质好很多,虽然还是有一些观众拿起手机要拍照,但是被现场工作人员用镭射扫一下,他们就会放下手机。观众现在知道什么时候鼓掌,他们还会Bravo(喝彩),进场秩序也比以前好很多。在硬件上面,国内真的是做得非常完美了,就像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这么完美的一个场地。但是我希望艺术节能够再多做一些不光是芭蕾,还有其他一些舞种,比如现代芭蕾等,能够引进更多不一样的舞种。我觉得古典芭蕾是一个基础,现代芭蕾的发展非常重要,而且一些年轻芭蕾舞的编导也是非常棒的。我希望以后回到上海能够再带一些我的朋友们,不光是舞者朋友,还有一些编导朋友,为我们、为我量身定做,或者为这边的孩子们量身定做一些作品。

问:今后还有什么计划吗?

谭元元:我的计划还是跟芭蕾有关,因为毕竟从事这门残酷而又美丽的事业那么久了。还会做跟芭蕾有关的教育;我希望能够打造一个有中国元素的全幕芭蕾舞剧。希望艺术节这个平台能够帮我推广这个芭蕾舞剧。

问:您可以稍微透露一下这部芭蕾舞剧的元素吗?

谭元元:还是一些中国古代那些非常唯美的故事,不是传说,而是纪实的一个芭蕾舞剧。(郭影 整理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