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忠人:20年,他用相机见证伟大,定格艺术之美|我与艺术节不得不说的故事

祖忠人:20年,他用相机见证伟大,定格艺术之美|我与艺术节不得不说的故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夜光杯   2018-10-24 15:56:00

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举办了20年,他是“御用”摄影师,拍摄了无数精彩瞬间,将艺术之美定格。难忘的记忆很多,他说:大雨中,听众打着伞穿着雨衣,从头到尾听完露天音乐会。这一刻,真的感动。来看看祖忠人和艺术节的故事。

【一场都没“抓”几次】

问:1999年第一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您已经在做摄影师了。当时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境?

答:在国际艺术节前有过几届上海艺术节,正式命名为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是1999年。开幕式是在复兴公园,非常热闹。那时已经把艺术节定位为国际性,所以来了很多外国艺术家。

问:当时用的什么设备?

答:那时候数码相机还没有普及,我用的是胶卷照相机。当时的设备和现在是不能比的,手动门比较多,自动的少。拍胶卷,对我们来说有一句话:手下留情。就是不轻易拍下一张自己感到不满意的照片。很少取景的。

问:那您是比较习惯于抓拍吗?

答:是的。我拍照片都是用抓拍的形式。我主要以舞台摄影为主。舞台摄影非常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抓取瞬间。我们不用摆拍或者其他形式,抓的和摆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抓瞬间,最生动,最能表达艺术的精华。

问: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台演出到最后,为了抓拍到满意的瞬间,都没有按几下快门?

答:也有可能。现在的照相机对焦快,感光度也好。胶卷相机最大的感光度是400度到800度,感光很慢。要抓好舞台上的某一个瞬间,真的是不轻易按快门。我们很注意每一张照片的准确性,所以有时候一个剧目看完了,就没抓到几张。为什么?就是在等它最精彩的部分。

【雨中拍摄感动非凡】

问:您为艺术节拍了这么多年,觉得变化在哪里?

答:最大的变化就是形式越来越贴近老百姓。感受最深的是,艺术节渐渐成为了一个人民大众的艺术,艺术越来越走向人民大众。以前都是买票进剧院看戏、看演出。随着艺术节发展,开始走向老百姓,走向广场,用开放的形式来为老百姓演出。

问:您有没有特别印象深刻的露天表演场景?

答:很多。记得有一年,卡塔尔爱乐乐团来演出,安排在金陵东路上海音乐厅旁边的草坪音乐广场。那天不巧,下暴雨。我本来以为会取消,因为是露天的,但接到了艺术节组委会的电话,说不停演。为什么?因为已经来了好多人了。我马上背着相机出发。一到现场,我大吃一惊,许多热心的观众已经打着伞,穿着雨衣,安静地坐在那里听音乐会了。音乐会的过程中雨没有停过,而且是越下越大,但所有在场的市民丝毫没有动,一直听到结束,那个时候我真是感动啊。当时我就感觉到,我们的艺术开始融合到我们的人民大众心里了。有许多艺术,看上去是离我们的生活很远,但是它有很广泛的群众基础,老百姓是理解的,老百姓是听得懂的。

【与城市一起成长】

问:回顾这么多年拍的这么多的照片,有什么感受?

答:我的感受是,从学习到交流,从传统到创新,不仅内容丰富了,而且欣赏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可以说艺术节见证了我们这座城市的变迁。我为艺术节拍摄了二十年,艺术节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不但摄影技术提高了,作品也影响了许多爱好舞台摄影的摄影家。我们最近在上海大剧院的资助下成立了一个舞台摄影组,大家都在探讨舞台性,探讨怎么来表达这个大时代下的各种艺术表演。

问:今年艺术节已经到了第20届,也刚好是改革开放的第40年。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瞬间,你有什么想说的?

答:很荣幸。我将继续用手里的相机来定格每一个精彩的瞬间,见证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这个时代的辉煌。

(史佳林 整理)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