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少年心

“绿皮”少年心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林筱瑾   2018-10-31 16:52

在我幼年的眼里,绿皮火车是钢铁的绿巨人,见证着无数种迁徙的故事。

“呜呜——”汽笛声响,12节清一色的软卧绿皮火车专列,载着我们结束新疆伊犁草原的旅程向上海竞发,从伊宁经乌鲁木齐,穿越吐鲁番盆地和茫茫戈壁、沿着河西走廊向黄土高原,又贴着秦岭山脉一路朝黄淮平原飞奔。站在绿皮车厢的走廊里,看窗外退后的风物大片已临近尾声,不免感怀:在这个咫尺宽的长廊里,我追逐晚上九点最后一抹的暖阳,遥望黑色莽原中寂寞的朝霞,邂逅一见如故却下一站不再相逢的知心旅伴,午歇的阳光通道,留下我长长的寂寥,任时间肆意挥霍,思绪纷飞。

墨绿色的底、车身点缀着望不尽头的亮黄色带,绿皮火车在我幼年的眼里,是钢铁的绿巨人,白底黑字连接着地名的小小车牌是它闪亮的眼睛,见证着无数种迁徙的故事。清晰地记得6岁时随母亲去福州省亲,三十多小时我蜷缩于硬座,白天,小扁鼻贴在玻璃上,凝神看窗外百变的情景:进山洞前那一声汽笛长鸣,像从机车的丹田处迸发的怒吼振聋发聩,一阵飓风呼啸而过随即把我甩进黑暗;更期待双车交汇时加倍的速度,冲击着视觉及耳膜的强烈气流,瞬间带来闪电般眩目的科幻场景;过桥时匀速后退的桥架和远方白茫茫江水,让一颗小心脏有悬空般的心惊肉跳之感,“绿皮”的魅力让我欢喜让我忧。

长大后,大三暑期实习目的地是遥远的贵州少数民族山区,一车荷尔蒙勃发的青春学子,揣着梦想嘻嘻哈哈拥坐在燥热的车厢内,汗湿的衣衫、后背的盐霜、铁轨的金属撞击声和第一次的难眠之夜连同后来苗岭的实习成果,深深地刻写成绿色的回忆。

岁月如歌,现在,藉地理和科技之便,联接上海苏州的地铁也不再是梦。虹桥高铁及航站楼无缝对接地下交通,四五个小时的城际高铁如坐升级版地铁般便捷。此时,绿皮火车成了慢生活的注脚,虽然恒温的车厢带来了舒适,然而逐渐式微的内饰和设备配置,越来越不受主流的待见,慢速,让它正走向铁路的边缘。但这贴地的绿皮火车慢游,倒成了心头好。随着“咔哒”一声窗扇就位,涌入的风让人体验真实版的风驰电掣。隆隆声里的追风感,似七月下肚的冰啤酣畅淋漓,无所能及的激爽唯“绿皮”特供。

无奈,此情只待成追忆。所幸的是,因这次梦想成真的草原之旅让我重温了欲速不达的“绿皮”慢生活。我惊奇地发现,在车厢这条快乐“站”道上,有“厢邻”们八段锦和广场上的舞姿;飘扬在扶手栏杆上的毛巾们像年轻时宿舍外的七彩旗;狭窄的四人床铺之间,种种迷你棋牌神器各显神通,激战正酣;在“卧房”的小桌板上,我自备焖烧杯、一碗无添加的车厢八宝粥,给旅途中的胃以家的礼遇。如果说,新疆的草原是老少年们七月的“诗和远方”,那么,“绿皮”俨然是一部夏令营的集体房车。(林筱瑾)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