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野韭菜花,普通却独特的山野珍馐

十日谈 | 野韭菜花,普通却独特的山野珍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忠范   2018-11-01 15:37

东北人都知道野韭菜花这种传统的民间小菜,嫩绿鲜美,别有味道,餐桌上四季可见,是普通却独特的山野珍馐。做面条汤当卤吃,喝粥做咸菜吃,拿馒头、饺子蘸着吃,吃涮羊肉、烤肉配着吃,都是美滋滋的爽快。东北有的食品店卖韭菜花,有些饭店把韭菜花当作地方小吃摆到桌面上供食用。

横道山下的韭菜沟村,野韭菜曾经是漫山遍野,所以得名韭菜沟。我和记者小韩来到这座山中小村时,正是末伏末尾,家家户户的大人小孩开始采摘野韭菜花了。我们住在杜平老哥的家里,每顿饭都有一盘既可口又下酒下饭的野韭菜花。杜老哥说,野韭菜下来时,翠翠绿绿,细细嫩嫩,像群群风中起舞的绿衣仙女,特别好看。一茬茬采割到家里来,炒肉炒鸡蛋炒土豆片、做酱做汤和包饺子,都鲜亮好吃。农历六月六以后,再也没人吃涩涩无味的野韭菜了。一入“三伏”,野韭菜老了,生长出根根硬莛,上头盛开密密层层的韭菜花。到了“三伏”的后几天,人们趁着花鲜花嫩,就忙着到野外去采野韭菜花了。

早晨金子般的阳光四下泼洒,所有叶子上湿淋淋的露珠同时晶晶亮亮,一切都是清新明快的。山头坡野上,河旁绿地中,人影闪动,欢歌笑语,都在自由快乐地采摘野韭菜花。杜老哥挤弄一下眼睛告诉我,因为野韭菜花纯洁无味,所以被山里人视为吉利之花。据说采一把野韭菜花握在左手里,再用右手搂着烟囱喊着远方亲人的名字,那个远方的亲人能够听到呼唤声。我问杜老哥有人试过吗?他摇摇头,瞅着我笑了。

说话间,我们走进了老沟塘子,这里野韭菜花虽比以前少,但也是一块一块一丛一丛的,依然连片。朵朵簇簇的野韭菜花丰腴润泽,雅秀高洁,不拘一格地浪漫招展。这花如星月似霜雪一色洁白,白得实在、透彻、轰然,白出了亮光与热烈,真的很美。我们把手洗得干干净净,跟随杜老哥哈下腰采野韭菜花,轻轻掐慢慢摘,把完整的花头花穗花朵放进篮子里。阳雀和苏鸟不时飞来,飘飘闪闪,唧唧喳喳地唱个没完没了。偶见那些轻盈的蝴蝶,好似迷路一样,刚刚飞来又急忙飞走,舞动着美丽的翅膀。

采回家的野韭菜花经过反复冲洗后,水水灵灵野生生的,白中透绿,绿间涌白,散发着一种野味的气息。开始腌制野韭菜花了,一般都由家庭主妇操作,不让别人插手,是怕掺进别的味道。但家庭主妇做野韭菜花这天不能搽胭抹粉,因为胭粉一旦沾到野韭菜花上就再也没办法去掉那气味了。做野韭菜花先要把野韭菜花和硬莛、绿枝叶放在一起用刀去剁,直到碎碎细细,流浆淌汁,黏稠相融。接着加入精盐、白糖、味精等佐料,精心细致地多次搅动,做到通透而又均匀,不留一点点的团团块块。最后装进坛罐,加盖封严,适温腌制。几天后,打开盖子轻轻一搅,便可食用了。而这时候,已经能嗅到秋天的气息了。

这野韭菜花绿绿的鲜鲜的软软的,不咸不淡,不涩不腻,香浓微辣,有太阳味有山野灵气有大自然的那种清香。在乡村饭店蘸着野韭菜花吃涮羊肉,杜老哥陪我喝了几口老白干,兴奋地唱起野韭菜花的老歌谣:野韭菜花呀请你尝,新鲜美味好清香。山情野趣心中留,常想常念咱家乡……(王忠范)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