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个性艺人

《红楼梦》里的个性艺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戴萦袅   2018-11-01 15:37

《红楼梦》第十八回,贤德妃贾元春省亲,贾府风风光光地修建了大观园,还组建了一班女伶,一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元春与家人重叙旧情,给大观园各处题了匾额,和嫂子弟妹们切磋了诗艺,终于要听戏了。

元春点戏少而精,特别欣赏龄官,赏赐美点,让她再演两出戏。管理戏班的贾蔷让龄官唱《牡丹亭》里的“游园”、“惊梦”两出。龄官却说,杜丽娘的唱段“原非本角之戏”,一定要唱《钏钗记》里的“相约”、“相骂”二出,演一个伶俐、泼辣的丫鬟云香,为了自己的小姐,和未婚夫家的老夫人打交道。

“相约”中,大家齐心促成婚事,云香和老夫人十分客气,厮抬厮敬的。“相骂”中,两家人因为小人作梗,有了误会,云香和老夫人心怀怨气,一言不合就开骂。两出一起演,对比强烈,十分生动诙谐,适合贵妃归宁的欢乐氛围。

龄官的本行是小旦,演的是小姐、少妇这类温柔娴雅的形象。按理说,杜丽娘本该是她的角色。龄官做这个决定,很可能因为她在《牡丹亭》里,是小旦作贴旦,演的是女配丫鬟春香,在《钏钗记》中,演的也是丫鬟。

《红楼梦》时代的戏曲演员,有不少唱功了得、身段灵活的,经常出演几个行当,游刃有余。比如乾隆、嘉庆年间,清宫的南府伶人彭禄寿,本行也是小旦,他的角色,既有《玉露春秋》里的龙女这类小旦戏,也有《牡丹亭·游园》中丫鬟春香的贴旦戏。

贾蔷与龄官情投意合,让她改演杜丽娘,绝非是刁难,而是对她的唱功、表演充满信心,见贵妃喜欢《牡丹亭》,就想让心上人来个经典唱段,大放光彩,哪知龄官如此执拗。难怪脂批要数落:“‘原非本角之戏,执意不作’二语,便见其恃能压众、乔酸娇妒,淋漓满纸矣。”

不过,曹公写这么一位奇女子,怕还有深意。《扬州画舫录》称:小旦谓之“闺门旦”,贴旦谓之“风月旦”。龄官不要演缠绵哀婉的闺门旦,却要演活色生香的风月旦,一来是合乎书里的“风月情浓”,二来,是暗示她“小姐身子丫鬟命”,容貌出众,酷似黛玉,却命运偏消,屈为优伶,连赵姨娘都敢骂她们“我家里下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贵些”。在偌大的贾府,黛玉尚无法自主命运,更何况小小的齢官?

曹公还算偏爱龄官,让她有了元春和贾蔷两个依靠,至少,在演戏时,可以一切从心。她的选择,体现了当时的梨园风气:演戏不争主次,而是把精力倾注在演技上,配角演得好,同样出彩。明末清初的苏州人邹枢,回忆“秦淮八艳”之一的陈圆圆演《西厢记》里的贴旦红娘,“体态倾靡,说白便巧”,活脱脱一个聪慧的俏丫鬟。

有人认为,、龄官不演杜丽娘,“原非本角之戏”,不过是个借口,实则是清朝点折子戏,是有讲究的,同一本戏,要按故事发展的顺序点。例如,点了《牡丹亭》里的《离魂》,就不能点先前的《游园》《惊梦》,齢官恪守行业规矩,不想在贵妃面前闹笑话。

其实不然。道光七年,正月初一,重华宫演折子戏,先演昆曲《连环计》的第十一出“议剑”,再演第四出“起布”。《连环计》取材于三国演义。“起布”一折,讲的是东汉末年,董卓专权,涂炭众生,并州刺史丁健阳欲讨伐董卓,义子吕布做先锋。“议剑”一折,则是吕布却被董卓收买,将丁健阳杀害后,司徒王允忧心国事,反复试探曹操,确认其有诛董之心,遂共同商量献剑行刺之事。先演“议剑”,后演“起布”,可见当时点折子戏、演折子戏,顺序是由观众的喜好决定。有个性演员,亦有随性观众。(戴萦袅)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