斫一个轮子

斫一个轮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陆春祥   2018-11-02 17:00

庄子讲“轮扁斫轮”其实是在讲读书和悟道。他告诫我们,千万不可迷信书本。

做一个木轮子,或者,制造一个木车轮,当今没有多少人会干这个,即便会做,手艺也绝对比不上轮扁。

二千六百多年前的一天,阳光晴好,齐桓公正坐在堂上读书,而轮扁师傅呢,就在堂下埋头做车轮。君民无间,这是一幅多么和谐的画面啊,就如小时候,我们家请一个箍桶匠箍桶,而我正坐在边上的小方桌上做作业。不过,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轮扁和齐桓公。

许是工作久了,这轮扁要抽袋烟休息一下,不过,他没抽烟,他见桓公看书那么认真,就很好奇上堂去问了:敢问大王,您这读的是什么书呢?桓公抬起头,看了轮扁一眼:圣人的书。轮扁明知故问:圣人还活着吗?这回,桓公头也不抬了:早死了!轮扁自顾自很肯定地判断道:那么,大王您所读的书,不过是古人的糟粕罢了。桓公一听,火一下冒上来:我读书,你一个做轮子的怎么可以随便议论!刚才的话,你给我说清楚,说得出理由就算了,要是说不出理由,我就判你死罪!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我都有点替轮扁捏一把汗。

轮扁却不慌不忙,显然,他是有准备的,这个话,他已经在心里藏很久了,今天终于可以说出:我没有更多的理由,我只是从我自身的经验出发。我做这轮子,下手慢了,做出来的轮子就会松动而不牢固;下手快了,做出来的轮子就会紧涩而镶嵌不进。要不慢不快,得之于手而应之于心。我是有口也说不出,但我知道,个中一定是有奥妙技术的。我不能传授给我儿子,我儿子也不能从我这里继承下去,所以,我七十岁了,还在做轮子。古人与他们不可传授的心得都已经消失了,那么,大王您所读的,不过是古人的糟粕罢了。

这应该是个寓言,庄子在《庄子·天道》章中讲这个寓言的时候,讲到轮扁说完理由后就结束了,并没有记叙齐桓公接下来的反应,不过,从效果看,桓公是听进去了,不仅听进去,还将这一段故事讲给别人听,所以,轮扁斫轮就成了千年经典。

庄子是个寓言高手,但他不会随便讲一下供我等茶余饭后插科打诨,他的寓言,都有理论根据,都有契合的场景,他是要人们能更通俗地理解他的意思。

庄子认为,道是靠语言记载人们才得以知晓的。

世人认为道可贵,是因为书本的记载,书本不过是语言而已,所以语言是可贵的。语言的可贵之处在于意义,意义有它的根据。但意义的根据不能靠谈论来传递,而世人却因为重视言论而传述成书。形状和颜色,凭眼睛可以看见,名称和声音,靠耳朵可以听见,世人以为,靠这些就可以掌握意义的真实根据了,其实,远远还不够。所以,懂的人是不说的,说的人好多不懂,那么,世人要从何处去认清这一点呢?

于是,庄子就给我们讲了轮扁斫轮的故事。理论有点深奥,寓言却是浅显的,梳理一下,庄子讲轮扁斫轮,其实是在讲读书和悟道,有两点极其重要:

其一,阅读一定要去其糟粕而得其精华。那些形状和颜色,名称和声音,都是表面的,犹如肤浅的语言,只有透过表面,才有可能领悟原始的意义根据。在轮扁看来,圣人已死,他可以传授的经验也就消失了,而靠文字记载的圣人之言,靠不住,即便是圣人所说,也可能是垃圾。

其二,人生的经验和心得,连父子也无法继承,只有靠自身的摸索和体验。轮扁的叹息和担忧,也许来自于轮扁的父亲,或者父亲的父亲,他们知道,即便用精准的度量衡,也难以斫出一个心目中的好轮子。只有经历一次次失败,一点点积累,才有可能达到比较完美的境地。

庄子是在贬低读书吗?没有,他是在告诫我们,千万不可迷信书本。

斫一个轮子,用心斫一个轮子,就如轮扁。

读一本书,并听得进别人的意见,就如桓公。

好的轮子,依然可以滚向远方,很远的远方。(陆春祥)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