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光剑影有人说

刀光剑影有人说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简平   2018-11-03 16:56

释戒嗔近日推出了一部讲述历史小故事的新著《有人说》,揭示刀光剑影背后的人性的温暖和光亮。

释戒嗔在《小和尚的白粥馆》一书中将禅意写得十分走心,所以在海内外拥有众多的读者,甚至有不少人踏遍苏浙鲁豫一带的寺庙,希冀找到他和他笔下的那座天明寺,不过,他们都没能如愿,因为释戒嗔不愿抛头露面,那座山里的小寺庙以及这位睿智而平和的小和尚终究隐没于云雾缭绕中。

其实,释戒嗔保持他的神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想受到外界的打扰,沉浸于自己的修习。或许得益于这样的安静,所以,他能够闭关数年研读史书,并于近日推出了一部讲述历史小故事的新著《有人说》。我读了这本他辗转捎来的书后,非常惊讶,因为几乎所有历史的书写都追求将历史写成能卷起千堆雪的狂风暴雨、惊涛骇浪,刀光剑影则是时处相随,仿佛是历史本身的标配。可是,释戒嗔却打破常规,偏偏揭示刀光剑影背后的人性的温暖和光亮,他将发生在《二十四史》里的故事叙述得如此平静优雅,像平常生活里的日出日落。我想,当一切尘埃落定,心平气和地回溯历史,倒是有可能退去表层的波澜壮阔,在一个个被淹没、忽略的细节中窥察到历史的可能性。

我们对荆轲刺秦王、狸猫换太子、赵氏孤儿、岳飞之死之类的历史故事可谓耳熟能详,但这些流传的故事真的没有演绎乃至杜撰的成分?释戒嗔用一种在我看来和他本人一样神秘的方式,质疑甚至颠覆了那些因满足人们的猎奇心而罩上太多假象的野史杂闻。他用的神秘之法就是让历史事件中的人物以第一视角来讲述自己的故事,从而显得更为客观而真实。比如,释戒嗔认为民间传说中的狸猫换太子的故事是缺乏逻辑的编造,漏洞百出,偏离史实很多,以致造成人们对宋仁宗赵祯的养母刘娥的恶劣印象。这次,释戒嗔让作为故事主角的赵祯自己来讲述了一回。赵祯是在母亲去世之后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的,他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因为在他心里,那个在炎夏里为自己驱赶蚊虫,哼着儿歌陪伴自己入眠的母亲,怎么可能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而当他听到传言说当年母亲差人用一只剥了皮的狸猫从他的生母李氏那里替换了刚出生的他,并将他占为己有后,他彻底崩溃了。他开始痛恨起欺骗了自己的养母,还怀疑养母毒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但在他打开生母的棺木后,看到里面既不是发了黑的骸骨,也不是一座查无对证的空冢,而是下葬时用水银完好保存着的遗体,并身着皇太后的服饰,此时,那些有关李氏被毒杀的谣言自然不攻自破了。现在的赵祯知道了母亲对他爱得如此战战兢兢,不会做出任何可能会伤害母子亲情的事情。直到最后都没有让孩子察觉出自己不是亲生骨肉的养母,让我们可以相信,这不是赵祯太笨或者刘娥太会伪装,而是刘娥自始至终都将真挚的母爱给到了养子。

我很喜欢释戒嗔重述的另外一个历史故事。两千多年前,吕后和戚夫人之间的那场太子废立之争,最终以戚夫人和她儿子刘如意的死亡告终,吕后的儿子刘盈即位成了汉惠帝。历史上的刘盈是个不起眼的帝王,《史记》中甚至没有属于他的本纪,刘盈只是他父母刘邦和吕雉故事中一个无关紧要的配角,他的出现也只是让他的母亲吕雉多了一些争权夺利的筹码。但是,释戒嗔却在《史记》里关于刘盈为数不多的笔墨中,发现了正史中并不多见却极其温暖的片段,并通过刘如意自己的嘴说了出来:原来,在刘盈的心中,他从来没有将刘如意当作自己的对手,他就只是刘如意的哥哥,尽管他们同父异母,但却依然情同手足。在自己的母亲吕后加害刘如意的时候,刘盈总是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他,承担起一个哥哥的职责……释戒嗔重述的故事,让我读后很是感动,在原本刀光剑影的背后,我看到了一些坚守的温暖;在原本充斥着鲜血和眼泪的故事中,我看到了一些闪烁的光亮。确实,人生中总有一些光亮不会熄灭,像夏夜里漫天飞舞的萤火虫一样,永远不会被夜色席卷,无论那是多么深沉的夜。(简平)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