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的美丽风景

医院里的美丽风景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瞿新华   2018-11-03 19:14

在生活的琐事中发现美很重要;但自己动手创造美更加重要。

有一天我在华东医院春申路门诊部发现了一道美丽的风景。该门诊部有1号和2号发药窗口,平时配药的人大多是上了岁数的老人,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位头发已完全花白的老爷爷,只见他用略微颤抖的手将社保卡递进了窗口。接卡的女药剂师没有刻意的微笑,但却神情舒坦,她先将社保卡插入阅读器,接着从一旁抽出一只塑料袋,并用戴着一只橡皮指套的手指搓开塑料袋口后递了出来,老爷爷随即将女药剂师送出的一盒盒药方便地装进了塑料袋。末了,女药剂师把老爷爷的社保卡放到了窗台上。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熟练且自然。

我突然想起,上次在2号窗口取药,情景却大不相同,一位老太来取药,药剂师将一只塑料袋先扔了出来,老太眼花手抖,弄了半天,塑料袋口仍然没搓开来,她急,后面排队的人也急,药盒还堆在窗台上,社保卡已扔了出来。这个窘境我感同身受,每次被人将自己的社保卡扔出发药窗口的时候,我心里总有一丝悲凉,尽管药剂师扔卡的动作很有水平,基本都会不偏不倚地落到你的面前,但我仍然会产生一种好像被连卡带人扔出去的感觉。

老爷爷带着一种愉悦的心情走了,接下来,1号窗口的女药剂师也让我享受了一次如此这般的星级服务。恋恋不舍地离开前,我发现窗口有块小牌子,上书:党员服务岗。

不知为什么,从今以后,我总爱去华东医院春申门诊部配药,其实我配的都是常规药,哪儿都有,我只是想去看看那一道风景,我觉得那道风景可以治病,因为那天回去之后,我的心情保持了好几天的舒畅,血压似乎也稳定了,那个女药剂师的形象一直留在了我的脑海里,以致每每有合适的机会,我便将这所见所闻不厌其烦地向亲朋好友叙述一遍,像患上了快乐的强迫症一样。

卡耐基提出过这么一个论点:一个人的特质中一般大约有80%的优点,而缺点大约占20%。当一个人清晰地发现自己的优点时,心理学上的“视网膜效应”便会促使你去发现身边许多人类似的优点。以后经常出差在外,或看病,或看病人,所以常有机会出入各个医院,于是便不时地发现类似的美丽风景,便不断地激动,便坚定地相信:世界上并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心情。

又有一次去华东医院春申门诊部配药,又排在了1号发药窗口。不知为什么,这天那位女药剂师不在,也许公休了。一位六七十岁的阿婆将社保卡递进了窗口,一会儿,一只塑料袋扔了出来,塑料袋口没有搓开,阿婆手忙脚乱地忙乎了一阵,塑料袋口仍然黏合着,后面有人不耐烦地建议道:“别装斯文了,吐点口水不就解决了”。阿婆脸色有点难看地也嘀咕道:“什么服务态度!那个女药剂师呢?门诊部的服务水平就是低一个档次!”排队的人们开始纷纷牢骚满腹,怪话不断。我想了想,走近几步帮阿婆搓开了塑料袋口,并帮她把药一一装进了塑料袋。阿婆千谢万谢地走了,排队的人们开始小声地称赞起了我,那种骚动不安的氛围瞬间消失殆尽。

配好了药,我走出了门诊部的大门,不想那个阿婆在门口等着我,她热情地招呼道:“阿弟,谢谢侬,侬是个好人。侬看啥毛病?”

我告诉阿婆,我血压有点高。阿婆听后竟滔滔不绝起来:“哎呀上海人就是口味重,浓油赤酱,高血压病人就是不能吃得太咸。我是老宁波,吃了几十年的又臭又咸的小菜,弄的一身是病。阿弟,好留个微信吗?下次约好再来一起配药,我送一只控盐勺给你,我儿子从外国带来的,绝对是一只艺术品的控盐勺……”

那天没见到医院门诊部里的那道风景,但不知为什么,我仍然觉得很开心。我想,大概我自己创造了一道风景。我突然悟到:发现美很重要;但创造美更重要。(瞿新华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