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看边聊 | 第一次&最后一次

边看边聊 | 第一次&最后一次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邵敏   2018-11-04 14:03

人生会经历很多个第一次。即使来到人生最后一站,又何尝不是一次全新的出发?

每一个人都会经历许许多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啼哭,第一次走路,第一次上学,第一次工作,第一次生病,第一次旅行,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当爸爸妈妈……无数的第一次,这时候,生命是敞开的,体现了无限的可能性。

慢慢地,不知不觉中,我们渐渐远离了第一次,那许许多多曾经的第一次都只是在记忆中漂浮,与此同时,我们开始遭遇许许多多的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工作,最后一次旅行,最后一次聚会,最后一次亲吻,最后一次行走,甚至,最后一次说话,最后一次下床,最后一次自己吃饭……无数的最后一次,收缩着生命,慢慢移向终点。

无奈吗?可人生的图画不就是这样渐次展开又逐渐卷起。

到随园嘉树之前,我无数次听到朋友的提醒:一个老人堆里,你去干吗?言下之意,那是人生的黄昏,暮色中,一切即将谢幕。

但,待我真正在随园居住了几周后,我发现了这里的人生是如此精彩,因为有了自由支配的时间,不仅所有的选择出于自己的意愿,而且,较之曾经重复的职业生涯,这里还开启了新的内容,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生“第一次”。

第一次学习钢琴,虽然82岁的年纪,但两年持之以恒的训练,竟使得这个老爷爷可以让他的琴声流淌在随园里。

第一次参加桥牌俱乐部,赛前开应叫规则的记忆,赛中会心默契的配合,赛后窃窃私语的交流,让一伙年过八旬的奶奶容光焕发。

第一次跳国标,第一次走猫步,第一次绘丹青,第一次唱戏曲。

第一次认识的新朋友,第一次结伴出国远行,第一次尝试写诗并且朗诵自己的作品,第一次组合排练唱到了央视春晚。

不仅如此,我还从那些饱经沧桑却依然鲜活的人物身上听到了许多精彩的故事:第一次知道了民国时代金陵四君子的坎坷沉浮,第一次听九旬院士当面讲述芯片的前世今生。

“面对许多新鲜的东西,我什么都想学。”82岁的王本中这样对我说,她原本是一家高科技研究所的科研人员,现在是我的桥牌牌友,还是钢琴、绘画班的学员。

“我们还年轻,一切刚开始呢!”96岁的“老男孩”汪德钟在央视春晚舞台上这样向国人展示自己的情怀。那一头晶莹的银发、高高的个头、笔挺的身躯,在随园里就是一道风景。

是啊,在一次一次告别以往的同时,也一样可以一次一次地重新开启。

即使第一次拄拐,第一次坐轮椅,我一样第一次看见了这样的场景:一个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穿戴考究而又有气质的奶奶,推着她的老伴在花园里兜风,时时俯身到老头的耳边听他轻语,抬起头,满脸阳光般的笑容。

一个精瘦的老头,在食堂买好饭菜,耐心地喂食自己轮椅上的妻子。突然,他发现掉在妻子身上的饭粒——一颗唇边的,轻轻地塞进老伴的嘴里;一颗衣角上的,则悄悄地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爱,让每一次经历都具有了审美;爱,让每一个审美都变成了开始。

在一次聚会中,我遇见了一对八旬夫妇,他毕业于北大,她毕业于南大。老夫妇笑嘻嘻地告诉我:信仰改变了他们的生命,也改变了他们对生命的看法。

是啊,即使来到人生的最后一站,何尝不是一次新的出发?(邵敏)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