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久违的油炸糖糕

十日谈 | 久违的油炸糖糕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菱儿   2018-11-05 13:58

北京的秋,蓝天蓝得清澈,白云白得素净。人行走在蓝天白云下,忍不住会放慢脚步,做几次深呼吸。北京秋天是如此美好,但随着秋深,逐渐有了丝丝凉意。清晨从家里出来,踏进宏状元粥店,想喝一碗热乎乎的薏米粥,再去上班。

早餐是自助式的,吃什么自己取。蓦然,一摞圆圆的油炸糖糕吸引了我,它们安静地待在保暖箱里。奇怪,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瞬间,一个个圆圆的油炸糖糕变成一张张圆圆的笑脸,仿佛在对我说:你好,久违了!

那一刻,我感觉舌尖上的味蕾全部绽放,要不是我抿紧嘴唇,恐怕口水要流了出来。我毫不犹豫地夹起两个,放进托盘上的碟子里。

取好餐,找一个空位坐下,迫不及待地夹起一个油炸糖糕,轻轻咬上一口,有红糖从里面流出,立刻,满嘴都是香香的、甜甜的、糯糯的,久违的味道啊,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心里升腾起的温暖团团将我包围,记忆一下子将我带回到小时候。

我出生在河北。小时候物质相对困乏,但人们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创造了丰富的饮食文化。每年秋收过后,农活开始转闲,父亲去赶集市或庙会,总爱买回几个驴肉火烧,回家分给我们兄弟姐妹吃,以换换口味。隆冬时节的大锅菜,以白菜、炸豆腐和粉条为主,加上肉片,荤素搭配,吃起来酸爽可口。但我最爱吃的,还是娘做的黄米面的油炸糖糕。

娘会把新收的黄米磨成面,然后把面倒进面盆,加上水,搅拌均匀后,捏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黄米面团,放进锅里蒸。待蒸熟后,用擀面棍把面团压成饼状,包上用白面调好的红糖,用手轻轻压扁平,随后放进烧热的油锅里烹炸。经油炸过的黄米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香味,那香味一丝丝一缕缕地钻进鼻孔,我守在油锅旁,踮着脚尖儿,望着一个个乳白色的糖糕在油锅里翻滚,心里焦急得像猫爪在挠。

娘早就看透了我的小心思,搛出颜色金黄的一个递给我,说:“馋猫儿,尝尝熟没熟?”我笑着接过盛油炸糖糕的碟子,心满意足地离开锅灶,躲一旁吃去了。

待一盆金黄色的油炸糖糕端上桌,我和哥哥姐姐们围坐在饭桌旁,一个个吃的嘴巴油光发亮。我常常不小心,把红糖吃到了脸蛋儿上,变成花脸。哥哥姐姐们一边吃,一边笑我,一顿饭便增添了许多欢声笑语,空气也变得甜腻起来。就这样,一顿油炸糖糕,把原本平淡的日子,变得甜甜美美、有滋有味了。

后来渐渐长大,上学,结婚,远离家乡,可是,无论脚步走多远,油炸糖糕的味道并没有远去,它那么固执地留在我的心里,出现在我的梦中,就像那一团浓浓的亲情和乡情,不管隔了多长的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被唤起。

两个油炸糖糕吃完了,我走出宏状元粥店,阳光撒欢样地洒下来,照得全身暖融融,就连这深秋的风,似乎也变温柔了。

油炸糖糕,明天见!我在心里说。(张菱儿)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