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邮轮,平静的海面,温暖的时光

夜晚的邮轮,平静的海面,温暖的时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林中洋   2018-11-05 13:58

午夜过后,天依然没有黑尽,知道已经离极圈不远了。海风很强劲,偌大的阿依达邮轮竟然也有些许颠簸。我坐在甲板上,裹紧了毯子。远处的海面上,有别的大船贴着地平线缓缓移过,上面的灯火清晰可见。

小的时候,在故乡的海边,我就很喜欢在夜幕降临之后,望着远处海面上灯火通明的大船发呆,想象着那上面的人正在做着什么,莫名其妙地觉得对船上辛劳的生活很熟悉,特别是对那些灯光感到尤其的亲切,难道我上辈子是个水手?也是在年少的时候,躺在自己的小床上,那时的夜还是很寂静的,夏天里开着窗户睡觉,会在深夜的时候听见远处不知名的地方传来隐隐约约的火车的鸣叫,仿佛还有车轮撞击铁轨的声响,我于是就觉得自己跟着那车轮去了远方。

后来我明白,这些都是自己曾经对陌生世界的向往,那个时候觉得人的一生好长好长,我一定要出去看一看别处的天空;如今走过了万水千山,在异乡生活了比在故乡还要长的时间,然后才发现,月亮在哪里都有圆缺,倒是故乡的天空更让我挂念,在那里,有柳絮与蝉鸣,长眠着我的母亲。

我们的船航行在茫茫的大海之上,风越发地紧了,身后的酒吧里传来轻松的乐曲,丈夫走过来,递给我一杯鸡尾酒,然后坐在了我身边的椅子上,我们轻轻地碰了一下杯,一起望向无尽的海面。暮色渐深,最早的星辰正缓缓升起,已经快夜里一点了,我父亲已回舱休息,孩子们和他们的几个在少年俱乐部里认识的新朋友还在顶层的小球场打球。也许是因为此次旅行非常顺利而愉快,也许是因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都在我的身边,总之,在这无垠的天地之间,漂浮在四面不靠的海洋之上,我没有萍踪千里的飘零之感,也没有他乡故乡、何去何从的茫然,而是感到了少有的平静的自由。

人的心志可以很高远,远到想去追星逐日,回望的时候才发现,在追逐的过程中被自己抛弃或者忽略的,可能才是最值得去珍惜的东西;人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一个悲伤的夜晚可以漫长得仿佛没有尽头,而那些美好的时刻却总是转瞬即逝;世界很大也很小,大到终其一生也看不完它的精彩,小到可以把它整个放进心里面,在那里,放得下对一个人而言最珍贵的东西,有亲情与友情,也有记忆的岛和故乡的云。也许人的一生本来就是一场旅行,带着自己的心上路,走到哪里都是故乡。

夜幕终于降临了,我们站起身来,把毯子叠好,风吹在身上,很有些凉,我却不再觉得冷。海涛声中,我们拉着手慢慢地走回舱。我不再去想世界的动荡或是人生的无常,我只想用心去体会眼下的每一寸温暖的时光。(林中洋)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