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书屋主人是猫,叫未未

这家书屋主人是猫,叫未未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樯   2018-11-06 22:25

一家小书店往往因为经营别具一格的书籍或咖啡,成为标识和招牌,但也有例外,有时仅仅因为一只驻守的猫咪,而成为一景,逗引读者流连忘返。

香港旺角西洋菜街,叠床架屋的一幢幢唐楼内,隐藏着一家家独具特色的小书店,这些书店因底层铺面租金高企,多半设在楼上,因而被统称为楼上书店。往往好不容易在广告牌丛林里费力地找到书店的标识,还需爬上陡峭狭窄的楼梯,才能推开一道道狭小的门扉。以往这些书店在二楼者居多,近年来却大有“更上层楼”的趋势,序言书屋就设在了七楼。也许因为高居七层,多年来我竟忽略了它的存在,近来承蒙一位友人的热心引荐,才得以光顾。当然,七楼不可能再奋力攀爬,而要坐电梯上去了。

老实说,比起我常常光顾的乐文、开益、田园这些旺角的楼上书店,序言书屋里的书籍算不上种类齐全,不过店面却大了许多,还设了咖啡座。顺便一说,到了此类小书店,我总不忘喝上一杯。书店里的咖啡无非是拿铁,或卡布基诺,但因混合了浓浓的书香,总是别具风味,去年赴台有幸住在台大的一家客栈,不远处就有一家叫胡思的小书店,专营旧书旧刊,前来光顾者多是台大的师生。在那里不但能淘到六七十年前的旧书,还有香浓的咖啡相伴。短短几天,我迷上了这家书店,也不知何时还有机会再来光顾,竟办了会员卡。序言书屋也一样,在浏览了书架上的几本书后,我就办了会员卡,并与朋友各叫了一杯卡布基诺,还未及呷上一口,就被眼前的一只猫吸引了。

这是一只黑猫,它盘踞在一只高高的案几上,奇怪的是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知是睡着了,抑或在假寐。很快我发现它其实瞎了一只眼睛,那只闭合的眼睛处深深凹了进去。它有着怎样不堪的身世,抑或遭遇了什么不幸?我向它投去关切的目光,并猜度着它的身世。它却一动不动,静静地打量着四周,似乎在告诉我,放松下来静静地看书。我拿起手机,对着它连拍数张,它也不闪躲。常常见过盘踞在别处的猫,斜倚在女主人的臂弯里或是松软的沙发上,一副慵懒、娇贵的神态,仿佛已随主人跻身于贵族之列,你如果想伸手逗弄,它便飞一般逃窜,伴随着被冒犯了的凄厉叫声。当然,对待眼前的这只黑猫,我还不敢造次,因为又有顾客推门而入,它赶忙起身跳了下来,似乎去迎接了。它的这种举动,让我以为它就是这家书屋不折不扣的店主。事实上,收银台前,戴黑框眼镜的女店主一直忙碌着账单,根本无暇理会读者,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只黑猫的存在,她才如此放心吧。我忽然要找一位朋友嘱托代买的书,如果不是想起眼前的黑猫不会说话,我真的要开口向它询问了。

这只黑猫让我想起不久前读过的一位叫一志敦子的日本女画家所著的绘本《小店里的招牌猫》。作者常为在小店里邂逅的招牌猫怦然心动,便矢志通过画面表现出来。她下的是与另一位日本插画家妹尾河童一样的所谓“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功夫。

为了搜集资料,准确再现小店的面貌,她会在店里泡上五六天,测量店内的每个角落,并在笔记本上绘制平面图,更重要的是她还要与店内的招牌猫厮混和亲近。因此她笔下的小店不但得以真实再现,而且那一只只招牌猫也无一不是彬彬有礼摇曳生姿。它们命运多舛,有的流浪街头,有的双目失明,命悬一线,却被好心的主人发现,予以治愈并且收留,它们分别有一个个形象的名字:萝莉控、奶牛、茶茶、丑姑娘……

我想,这位日本女画家若是邂逅了序言书屋的猫咪,也一定会欣然将黑猫收入她的书中。

我有很长日子未去序言书屋了。事有凑巧,有天我在公众号里居然看到了序言书屋的消息。原来与我一样,也有许多读者在为那只小黑猫着迷,它的名字叫未未,店主一栏里赫然写着它的名字。它与《小店里的招牌猫》的众多猫咪有着相同的际遇,是一只流浪猫,也不知它曾遭遇了怎样的飞来横祸,书屋主人遇见它时已失去了一只眼睛。书屋主人慨然收留了它,并将店主的职位“让”了出来。是为了抚慰它不幸的过去,也给它一个幸福的未来——为它取名未未,是否就含有此意呢?(张樯)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