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亮的星,该在夜空中指引前行

最亮的星,该在夜空中指引前行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翔   2018-11-06 21:57

吴亦凡 (2).jpg

图说:吴亦凡 主办方供图

夜空最亮的星,是该孤芳自赏,还是该为迷茫的孩子指引方向?

2018年,青年艺人的出圈行动成为行业盛景。示范效应之下,无数怀揣梦想的少男少女纷至沓来,主打练习生养成系的经纪公司趁势而起,“一夜成名”的神话再度风靡,产业大爆发伴生了各类乱象。

徐紫茵.jpg

图说:徐紫茵 主办方供图

日前,从13696名青年男女中精挑细选出108名选手,他们齐聚上海,参加了一档《中国梦之声·下一站传奇》节目,以梦想为起点,开启磨砺、蜕变与成,并带着对年轻一代以及综艺内容的深思。“我们希望给年轻一代新的认知、新的定义、新的思考。颜值是成为一个优质青年艺人的起步,但绝对不是全部。和所有行业一样,需要付诸大量时间、辛勤练习才可能有一丝收获。”节目总导演严敏说。

邓紫棋 (1).jpg

图说:邓紫棋 主办方供图

“努力”是重点要考

“先有能力,再谈魅力。”总导演严敏用这八个字表达了《下一站传奇》的节目态度。从《中国梦之声》到《天籁之战》再到新鲜诞生的《下一站传奇》,这一系列节目东方卫视都以“梦想”为关键词,不断诠释着奋斗的意义。事实上,“传奇学院”好比是一座大学,选手们在进校之前要接受考核,“能走到最后的选手,起码需要完成14到15个表演,不可能存在唱歌不好就说我给你跳个舞吧,跳舞不好就干脆给你来段Rap吧”,严敏介绍,《下一站传奇》在挑选选手时,引入了“木桶原理”,正如一只木桶最短的一块木板决定了其蓄水量,一个选手的最弱项决定了其“优质”的限度。正如观众所见,《下一站传奇》综合考量每位选手的舞蹈、歌喉以及战队协调度,任何一块短板都可能让选手打道回府。

陈伟霆 (1).jpg

图说:陈伟霆 主办方供图

显而易见,《下一站传奇》对“优质选手”的定义与众不同,节目完全从实力出发,不仅避免了让评判“优质”沦为“选美大赛”,也重新打通了“艺”与“技”的脉络。严敏由衷觉得,如果想要做大、做好艺人行业,必须有实打实的、全方位的历练,否则不仅不会有优质种子的出现,反而会杀鸡取卵、涸泽而渔。“中国演艺圈这十几年来几乎是断档的”,严敏说,除了从韩国经纪公司回流的一批全能艺人,我们很难找到配得上“全能”的艺人,当大家动辄用“可爱”来肯定或原谅一个不够完美的艺人的时候,正是这种宽容,造成了今天的青黄不接。

丁立 (2).jpg

图说:丁立 主办方供图

光有梦想可不行

《下一站传奇》的热血气质,和正在热播的《创业时代》颇有异曲同工之处——光有梦想可不行,你得为梦想做些什么。

在首期节目中,我们看到108位男女选手们没日没夜地练习,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交给了练习室;我们看到选手任豪在台上坦言,“不想将自己的过去或故事,作为留在舞台上的筹码”;我们还看到选手杨昊铭尽管从第一天练舞起就被老师批评跟不上节奏,但他还是坚持每天练到凌晨四五点,发誓绝不会抛弃自己的梦想,最终赢得了晋级的热座。

胡海泉 (1).JPG

图说:胡海泉 主办方供图

严敏解释道:“从舞台上面一眼就可望见下面的世界,从下方的空间也可以仰望我们的水晶宫主舞台,它们中间隔着一层玻璃天花板,只有够努力的、够幸运的人才可以从地下穿透那片可望而不可及的玻璃天花板,去抵达他们的梦想,这就是整个设计的概念。既蕴含着选手破茧成蝶的寓意,也成为节目中最硬的考核之一。”

罗杰.jpg

图说:罗杰 主办方供图

思维独立内心坚强

在这轮年轻艺人的出圈行动中,另一个现象引起了《下一站传奇》的关注。

来自大数据公司的一项调查显示:女性粉丝毫无疑问是年轻艺人市场的消费主体,她们的口味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整个行业的审美走势和发展前景。其中,温和有礼、妆容精致的“小哥哥们”是女性粉丝主体follow男性年轻艺人的关键词,同时还呈现出对女性艺人比较苛刻、对男性艺人相对宽容的特点。

石佳鹏 (2).jpg

图说:石佳鹏 主办方供图

《下一站传奇》率先将“性别之争”作为节目的一大看点。严敏表示:“这么做是在打破对男女选手的固定思维。性别固有差异,但视角可以一致。舞台呈现效果或有不同,但评判标准可以一致。所以在节目评选标准下,双方在同一起跑线出发。在这里只有有趣的灵魂,努力的态度,向上的人生,每个选手只需努力,不用讨好,无需献媚,不必迎合。我们想要寻找的,是思维独立的女性与内心坚强的男性。”

宋茜 (1).jpg

图说:宋茜 主办方供图

“或许我们不一定能找到传奇,但是我们会尽力给到这些年轻人一个舞台、一次机会,让他们的正能量价值观被大家知道,我们不追求社会上所有人都会喜欢他们,但是有这样的存在就是好的,这个市场就会一点点健康起来,而不会滑向劣币驱逐良币。而我,就是‘传奇学院’的教导主任,我会趴在窗户后面看着他们。”

新民晚报记者 吴翔

编辑:金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