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内加尔人用树枝刷牙,皱纹满脸,牙齿不倒

塞内加尔人用树枝刷牙,皱纹满脸,牙齿不倒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尤今   2018-11-07 17:10

用树枝当牙刷,是塞内加尔人由来已久的传统。

走在塞内加尔大小城市的横街窄巷里,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许多人嘴巴上总是闲闲地叼着一根细细的东西,乍看还以为是雪茄或香烟,近看才知道不是。

那是一根根枯干的树枝。这些树枝,内有乾坤。它们是塞内加尔人的“牙刷”。

土生土长的普桑米告诉我,用树枝当牙刷,是塞内加尔人由来已久的传统。一旦孩童口腔内的牙齿“崭露头角”,家长便会教导他们使用树枝来刷牙了。他们认为,由树枝分泌出来的天然汁液,能漂白牙齿、杜绝口臭、杀菌防蛀,保持口腔卫生。普桑米洋洋得意地指出,有了树枝这个强大的克星,任何细菌在口腔里都无法苟活;他说,这种环保的“天然牙刷”,使塞内加尔人都拥有一口灿然生光的洁白牙齿、满嘴百毒不侵的健全牙齿,因此,牙医在塞内加尔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以树枝当牙刷这种习惯之所以能历久不衰地代代相传,当然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塞内加尔树木普植,树枝予取予求,随手一折,便是上好的牙刷了;大家都不必花费一分一毫去买牙刷牙膏。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树木的枝桠都能用以当牙刷的——树质太软或太硬者都不行。普桑米告诉我,当地人只需瞅一眼,便知道何者能用、何者不能。普桑米个人认为罗望子树、金合欢树、印度楝树、可乐树最为理想,这些树的枝桠软硬适中,而且,内蕴香气。最绝的是,老于此道的塞内加尔人,还能在不同树种的枝桠里品尝出截然不同的滋味,比方说,印度楝树微带辣味、可乐树清甜耐嚼、金合欢树苦中带甘、罗望子树有温柔的酸味。各有所爱、各取所需。普桑米呢,百树兼容,口腔因而百味麇集,缤纷多彩。

我们刷牙,一般上有固定的时间;然而,在塞内加尔,男女老少,有许多是不分时辰、不分场合地把树枝叼在嘴里的。我注意到,他们不时以拇指和食指拈着窈窕的树枝,以上下两排牙齿津津有味地咬着、咬着,咬个天荒地老。普桑米指出,这样做,可以很好地磨练牙齿的力道,使满口牙齿“活到老,强到老”;就算皱纹爬满一脸,牙齿依然屹立不倒。

树枝,也是塞内加尔人的“牙签“。成人吃过饭之后,总爱用树枝剔除阴险地藏匿在牙缝里面的食物残屑,使口腔时时刻刻保持百分之百的洁净;孩童吃了糖果之后,也用树枝清除所有残存的糖渍,以免觊觎一旁的蛀虫伺机作乱。

更绝的是,它居然也是香烟的“替代品”——在塞内加尔,烟民寥寥无几,在公共场合众人集体“吞云吐雾”的现象绝无仅有,这当然得归功于当地人“口叼树枝”的这个良好习惯了。一个嘴巴,在同一段时间里,就只能专注于一件事啊!

到百货集市去,看到有摊贩将纤细的树枝截成铅笔般的长度,捆成一扎扎,出售。

我付了100西非法郎(折合新币两角半),买了两根,入乡随俗地叼在嘴上。感觉上,硬邦邦的,根本咬不开来。普桑米笑道:我们的牙齿在长期的磨练下,早已硬如钢铁了。他把树枝放进嘴里,咬了两三下,再把树枝从嘴里取出,只见枝桠已经露出里面米黄色的木质纤维了;接着,他便让这根“牙刷”老马识途地在他口腔里滴溜溜地转来转去了。

勤能补拙,我花了一番功夫,居然也让树枝在口腔里泌出了一股股树木的清香味儿。

对此上了瘾,在塞内加尔晃来晃去时,嘴上总也闲闲地叼着一截树枝,任由它释放甜酸苦辣……(尤今)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