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的素颜照圈粉全球,中国金丝猴成最大赢家

它们的素颜照圈粉全球,中国金丝猴成最大赢家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综合   2018-11-07 18:17

我们并不是这个星球上唯一的主人。每年,英国历史自然博物馆(Natural History Museum)都会诚邀世界各地的优秀摄影师,深入野生动物栖存的天地之间,用镜头捕捉那些生命浓烈的原始之美。

与我们常在纪录片里看到的不同,静态摄影作品是时间的切片,需要对生命进行更加精确,更加饱满的刻画。好的摄影作品不仅可以媲美绘画,更可以被恒久地欣赏与保存。

今年,超过95个国家的45000件摄影作品从地球各处汇集伦敦,角逐第54届野生动植物摄影年度大奖赛的荣誉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54 exhibition)。

在它们之间,脱颖而出的作品有中国秦岭的金丝猴,有比利时的欧洲马鹿,有澳大利亚的泥蜂,也有挪威北部峡湾的虎鲸,等等。

每一张作品都来自一个人迹罕至的地点,转述着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Grand Title Winners 年度大奖(成人组及青少年组)

 The Golden Couple (金色情侣) 

/成人组 动物肖像类 

/© Marsel van Oosten (荷兰)

在中国中部横贯东西的秦岭山脉,金丝猴族群们迎来了又一个清亮的春天。一对年轻的金丝猴情侣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身上黄金似的毛发在一片漾绿中十分夺目。

摄影师Marsel挣扎着跟上,湿木太滑,因此很难捕捉它们的身影。

渐渐地,他学会了预测它们的行为,终于在它们休停的片刻拍到了这张美丽的照片。

阳光似乎也被这一对金色身体吸引,聚集在照片中间来,仿佛是人为调高了亮度。

这对金丝猴属于秦岭特有的川金丝猴亚种,活动在海拔1500-3000米的人烟罕至的落叶阔叶林内部。在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灵长类动物中,它们却面临着灭绝的危机。作为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它们同时被列入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皮书。目前秦岭里的金丝猴数量已不到4000只。

评委团主席Roz Kidman Coz表示:“ 这是一张值得挂在世界上任何一个画廊的艺术佳作。”  

Lounging Leopard (悠闲的花豹)

/ 15-17岁青少年组

/ © Skye Meaker (南非)

位于南非博兹瓦纳的马沙图野生动物保护区 (Mashatu Game Reserve) 的美洲豹是出了名的难以捉摸。但这次摄影师Skye的运气不错,他在一次又一次与它们近距离接触后,渐渐建立起对彼此信任。

Mathoja是一只生活在保护区里的母豹子,她小时候腿部曾严重受伤,当地的导游便给她起了这样一个名字,意为“跛行者”。虽然当时生存的机会渺茫,但Mathoja还是坚强地挺了过来,逐渐成长为一只健康的成年豹。

这张照片就是在Mathoja趴在树上打瞌睡的时候拍摄的。头枕在软绵绵的手掌上,身体舒展,眼睛望向树丛的顶端。四周的绿意都被静了音。

 Mathoja是幸运的,它生长在保护区里,没有被人类非法残忍猎捕。但它的同类却难以避免这样的厄运,渐渐成为十分脆弱的物种。

评委Alexander Badyaev表示,通过摄影者精确的时机选择和构图,我们得以一窥这只年轻的豹子的内心世界。

再看一眼这张照片,你或许能看到她眼中难以名状的悲伤。

Adult Awards 2018  成人组大奖(三名)

The Meerkat Mob (猫鼬 “暴民”)

/ 成人组 哺乳动物行为类

/ © Tertius A Gous (南非)

一只安哥拉眼镜蛇挺起头部,冲向两只猫鼬幼崽。成年猫鼬迅速应对,20只分作2组——一组带幼崽逃离危险之地,另一组则向眼镜蛇咆哮着冲去,拱起身子试图把它吓跑。

摄影师Tertius就是在此刻拍到这战斗的场面。

这一幕其实很罕见,因为安哥拉眼镜蛇几乎不会攻击猫鼬群,因为它们人多势众。哺乳动物就是有这样的优势,它们在面临危险时会发出于类似警报的讯息,召集群组的其它成员迅速赶来,击败强大的捕食者。

Night Snack (夜宵)

/ 成人组 水下生物类

/ © Audun Rikardsen (挪威)

挪威北部峡湾,大量的鲱鱼在这里准备熬过一个漫长的冬季,却不知不觉中钻入渔船布下的深网中。

虎鲸也来了,它知道收渔网时就是它坐享其成的用餐时刻。

为了拍摄这一景象,摄影师Audun请求当地渔民协助,让他们把最强的灯光打向水底虎鲸游来的方向。因此有了这张如梦如幻的照片。

仿佛是海面破了一个洞,光的轨迹一览无余,虎鲸成了深海唯一的表演者。

这是一种北大西洋东部的雄性虎鲸,它将和其它的虎鲸一起,把鱼群赶往浅滩以供捕食。

它们是海豚科家族中体型最大的成员,虽然只有一个物种,但生活在海洋不同的地区,有着特定的狩猎策略与社会结构。相比其他海底生物,它们可是“有文化”、 “有智慧”的种群。

The Sad Clown (悲伤的小丑)

/成人组 新闻摄影类

/ © Joan de la Malla (西班牙)

没有人看到这一张照片时不为之动容。其实这样的景象在印尼街头十分常见:一只受过训练的长尾猕猴Timbul跟它的主人在街头进行表演训练。它的手捂着脸,试图缓解面具带来的不适。

摄影师Joan花了很长时间与这只猴子的主人建立信任。他很同情他们,因为他们不是坏人,他们这么做只想挣钱供孩子上学。

像Timbal这样的猕猴,许多都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它们需要“工作”很长时间去练习跳舞或者骑自行车,这些人为规定的动作既不自然也不舒服,但是由于缺乏赖以身存的社会关系,它们只能被人类“奴役”。

好在目前许多慈善机构正在努力解救它们,并立法惩处从野外捕获小猴子、未经允许买卖野生小猴子的行为。希望这一举措能给这些哭泣的“小丑们”以自由。

本报图文综合微信公众号“英侨网”

编辑:梅璎迪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