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年前,记者们靠什么传照片?

一百多年前,记者们靠什么传照片?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8-11-08 10:19

1907年11月8日,“照片传真之父”爱德华·贝兰历经三年成功研制了相片传真机,宣告了传真电报的诞生。今天也是记者节,这两者的关联可能要从20世纪20年代传入中国的传真技术说起。因传真电报在信息的传输和表现形态上相较传统的莫尔斯电码电报一目了然、无须转译的优势,很快被用于新闻传播事业。尽管这种使用还不是新闻采访和报道的常态行为,但却孕育着搅动传统新闻传播形态和格局的巨大能量。

传播科技的每一次突破性的进展,通常都伴随着一种新的传播媒介的诞生,或导致传播水平的相应提高和传播观念的相应变革。“媒介即讯息”是加拿大传播学家麦克卢汉的名言,即信息总要以最适合其播出或者最易于理解的方式呈现给受众。1838年莫尔斯发明了电报机,拉开了电信时代的序幕。莫尔斯电报只能发送文字,它不能解决图片或相片的远距离快速传递问题。

文字并不是信息的全部载体,图片或相片的在场感、真实感和形象感,使其成为报纸在采编竞争层面上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电报发明后,科学家们开始考虑,能不能直接发送照片和图片。从19世纪40年代起,经过几代科学家的努力到20世纪20年代前后,现代传真技术才渐趋成熟,并开始实际运用。这一新的信息传播技术是如何传入中国的?又是怎样影响或改变了中国的新闻传播形态?

传真技术传入中国

最先传入中国的是法国人贝兰制式传真机。1914年,法国的一家报纸刊首次登了贝兰传真机传送的新闻照片。1922年,《东方杂志》第19卷第11期即有一篇署名K.Z的文章介绍了贝兰的传真术,并详述了其工作原理,并配有一副美国总统哈定在安那波里演说的照片,此照片用贝兰式无线传真机传至巴黎。

图为贝兰及贝兰传真机1.jpg

图说:爱德华·贝兰

图为贝兰及贝兰传真机2.jpg

图说:贝兰传真机

在传真技术传入中国前,已经有中国人接触到传真技术并详加考察甚至亲身发送过传真。这项技术的最早接触者是一批留学欧美学习机电和电气的留学生。目前有资料可考的最早接触传真技术的中国人是留法学生黄涓生。在留法期间,他应“里昂电书实验所”主人之招待,与在巴黎华法教育会任职的何鲁之实现通报,时约在1922至1923年间。因为这一偶然机缘,黄涓生和何鲁之得以成为最早的两个收发传真电报的中国人。稍晚一些,在大洋彼岸,留美学生孔祥鹅通过另一渠道也接触到了传真机。他于1924年秋入普渡大学学习电气,毕业后在西屋电气公司实习,期间对传真机的工学原理和工作方法有过细致专业的考察。1926年前后,他在美国撰写完成了《电传相与电传影》一书,曾计划在国内印行,这是国人写成的第一本介绍传真技术的专门著述。1928年,曾留美学习电学的毋本敏也完成了《电传照相与电视学》一书。

传真技术最终传入中国跟一位叫夏炎的人密不可分。1925年9月1日至10月29日,一战后第一次国际电报会议在法国巴黎开会,北洋政府交通部派夏炎、彭欲义等七人出席会议。贝兰在会上向各国电报专家展示了其潜心十余年发明成功的最新式传真机。夏炎以中国电报专员身份,得以亲自试验该机效果。他成功将一手写电报发送到1700启罗米达(约合680公里)外的法国东部城市斯特拉斯堡彭欲义处,并很快收到了后者传真回来的回信。思维敏锐的夏炎马上意识到,用该机发送汉字电报可以省却莫尔斯电码收发两阶段译码、解码时间,并可减少电码差错带来的不能正确解读电文的问题,因此认定“此项发明,与中国电报事业之改革进行极为密切。”会议期间,夏炎在会议组织方安排下,参观了贝兰设在巴黎的传真机制造工厂,并请“厂主(贝兰)为短期之练习”。会后,夏炎在英、法、瑞典、挪威等国各大电讯厂学习电传字迹方法。贝兰作为一个商人,也从夏炎等人的兴趣目光中看到了商机,他适时向夏炎进一步说明“此机之发明,将使中华文字,增其国际间之声价。”夏炎学习结业回国前,贝兰又借给夏炎他发明的传真机6部,并派一名叫古尔的工程师携带详尽的说明、图纸等随同夏炎来华作演示,并告诉夏炎“会当专行来华,与中国人士相见。”夏炎回国后在交通部法国籍邮政总办铁士兰的协助下,在北京和天津邮政总局内开始试验。1926年4月架设成功,发出的第一封传真电报是京剧大师梅兰芳的手迹及肖像一张。这成为国内报刊上第一次刊发传真照片。

彭欲义的信.jpg

图说:彭欲义的信

1926年秋,应北洋政府当局邀请,贝兰到达奉系军阀控制下的北京。他于10月16日中法大学成立7周年之际在该校演讲该机的工作原理,引起轰动。两天后(18日)贝兰作了第一次公开传真演示。

当时,夏炎带回国的六部机器,由东北无线电监督署全部收买,除已安设京津两部外,剩余四部分别安设奉天(今沈阳)、哈尔滨、长春、葫芦岛。7月1日,奉天(今沈阳)与北京、天津间利用电话线路开办传真电报业务。7月10日,哈尔滨至奉天间正式开办传真业务。同月,《申报》驻北京记者秦墨哂收到了奉天方面用无线电传真传来的手写电文两张及反应法国贝农地区战时被毁及战后重建情形的相片两张。而后秦墨哂将这4张照片寄回上海,发表在同月21日《申报》第6版。1927年7月1日,北京天津间传真电报开始通信,8月20日《大公报》记者何心冷、曹谷冰亲往采访,将两封传真发送到该报驻京通信部许萱伯处。9月,哈尔滨与天津间也开始通信。1927年9月1日,天津专门成立了“摄影电报局”,夏炎任局长,开始收发与北京、奉天(今沈阳)、哈尔滨之间的传真电报。不久北京站亦成立,可收发无线电传真,附设在户部街邮政总局内。传真电报业务开办后,为了规范行业标准,北洋政府交通部饬令邮局与镇威将军公署顾问吴梯青拟定了《摄影电报暂行章程》16条。这是我国第一个有关传真业务办理方面的规章。

何心冷、曹谷冰发送到大公报驻京通信部许萱伯处的两封电报.jpg

图说:何心冷、曹谷冰发送到大公报驻京通信部许萱伯处的两封电报

上述传真线路,由于试办以后用者甚少,经济上难以维持,不久即停办了。大多数传真业务到1928年7月下旬停办,北京摄影电报站到1931年7月也由北平邮务管理局准予裁撤。

无线电传真照片在柏林奥运会报道中大放异彩

1936年8月1日至16日,德国柏林承办了二战前规模最大的一次奥运会。中国派出了一个总共200多人的体育代表团,其中运动员、教练员140多人,是中国参与奥运会以来派出规模最大的一次。国人寄予厚望,希望有所斩获。此事成为国内报纸竞逐的国际新闻报道的热门题材,全国主要大报《申报》、《大公报》、《益世报》、《中央日报》等竞相出版奥运特刊,图片报道争奇斗艳。

当时全国性大报《大公报》和《申报》没有派记者前往采访,但是专职的摄影记者罗谷荪拍摄了大量的图片,为《申报》的《第十一届世界运动会画报》和《大公报》每日画刊栏刊登的《第十一届世界运动会特辑》提供了大量图片资料。此外还充分利用传真照片弥补缺憾。在这次奥运报道竞赛中,《大公报》以其背景介绍丰富详尽、照片运用快速多量而胜出。

上述这些用传真拍发新闻稿或新闻照片的行为充分显示了当时一部分有实力的大报有效利用了最新讯息传播技术,也预示了中国的传真事业和利用传真业务开展的新闻传播活动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作者简介:

王明亮,博士,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主要研究领域传播科技史、近代报刊史。

作者:王明亮

本篇图文由王明亮授权刊登

投稿邮箱:linshenghao@xmwb.com.cn

编辑:李茜 王军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