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浦东史诗(14)

连载|浦东史诗(14)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何建明   2018-11-08 19:58

浦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和“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从经济领域的改革到综合配套改革,从改革开放的“窗口”到攻坚破冰的“试验田”……浦东的每一次突破,都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中留下了深深足迹。著名报告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何建明创作的《浦东史诗》,首次以长篇报告文学的形式,全景展示浦东开发开放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与时代画卷。这里摘录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14.有表情的领导者

中共执政的历史上,或许还没有一位省部级干部是以这种方式上任的:从京城出发,上午刚抵达任职城市,下午就独自赶到财政局,跟局长面对面“翻”财政账,且越翻脸色越黑……

生气是肯定的,因为即将接手管理的中国第一大城市虽然有着1200多万人口,但财政收入却是逐年下降:1985年为181亿元,1986年少了5亿元,1987年又比1986年少了11亿元……

“今年看样子还会降。”财政局长说。

“你估计降到多少?”到任的这个人问。

“……差不多150亿元左右。”

这个人的脸色一下凝重起来,坐在椅子上好几分钟没起来。这一天是:1988年2月6日。

我们知道这个人在上海的工作时间不长,但给上海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尤其是在浦东许多地方,今天的人们议论起某条道、某栋楼、某个项目时,人们都会提起他。他便是朱镕基。

我看到2001年7月23日《华声报》有篇报导中写到朱镕基在修建一条叫“浦东南路”时的“个性”风格——

1988年初,位于浦东的浦东南路已经开修一年,但“破膛开肚”了一半的马路一直没有封起来,公交车只好走另一半。这种状况竟维持了一年无人过问。老百姓称“晴天是洋灰路,雨天是水泥路”。朱镕基当时刚到上海,不知细情。一日到浦东视察,始知这条路的糟糕状况,回去马上通知办公厅上午10点开会。

当时朱镕基上任不久,很多人尚不了解他,好几个局长按以前的惯例姗姗来迟。

10点过后,进来一个局长,刚要坐下,朱镕基立刻说,“你过来,不要坐。到台上来给我们大家说说为什么迟到。”局长解释刚忙完一个会议赶过来的。朱镕基便说:“你忙,有我忙吗?你一个人迟到两分钟,我们这么多人加起来,有多少分钟?”后来者一见形势不妙都不敢迈步进去。

这件事后来演绎成这样一个小段子:市长办公室秘书通知一位上海市府领导10点半开会,该领导悠悠地说:“那我10点一刻走吧。”稍顷,又追问了一句:“今天是谁主持会议?”答曰:“朱镕基。”对方立刻改口:“那我10点就走!”

过去,许多会议通常在“汇报工作”上花很多工夫,会开完了行动起来却未必迅速。而在这次关于“浦东南路”的会上,朱镕基上来就问电力局局长:“你们什么时候能把电线杆子埋下去?”(因为只有把电线杆子埋下去,才能修路)电力局长回答:“关键问题是做电线杆子的木头还在江西,电线杆上的瓷瓶只有景德镇有。景德镇现在对我们进行控制,买不到。”

朱镕基当下和负责生产的黄菊商量,随即拍板决定用10辆桑塔纳去换木头和瓷瓶(桑塔纳在当时属于紧俏商品)。接着朱镕基又问:“如果我把木头、瓷瓶给你解决了,你什么时候能埋下去?”电力局长拍拍胸脯:“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了,一定按时完成任务。”

“我要具体时间,你不要给我开空头支票。”

“年底。”

“不行,提前一个月。”稍后,继续:“局长同志,我看你还是拿点魄力出来吧,干脆向国庆献礼。”

电力局长同意了,于是朱镕基拍板:“一言为定,我到时来验收,干好了给你庆功!”

任务一个个落实下去了,最后到了市政局,朱镕基对他们火气特别大:“你们市政局就会挖马路,把浦东像开拉链一样开膛破肚,你们把我的浦东拉开了,听说你们还想挖我的淮海路。”他不容分说要在国庆节通车,市政局表示“试通车”。

“什么试通车?我不要这种虚的东西,我要实实在在的。你们这里的活没有干完,又去挖别处的。你们这里拿庆功奖,那里拿开工奖。如果你能在国庆前通车,工资晋升两级。如果你感到干不了,现在就可以引咎辞职。”

一个会议让各局长们不再敢掉以轻心,纷纷派出各部门的精兵强将,挑灯夜战。朱镕基从北京开完会回上海,出了虹桥机场,就直奔浦东南路。

浦东南路终于在1989年9月27日完工。

在浦东,像“浦东南路”这样的大道和比这样的大道还要宽得多的路有多少条?

浦东人告诉我:至少有几十条吧。

一条路让市长、后来市长书记一肩挑的朱镕基费这么大的劲,那浦东的楼有多少座?不算那些十层以下的小楼——至少有上千栋吧!浦东人又告诉我。

除了大路和大楼,浦东还有一百多万人、几千个引进的项目和几百家“世界500强”企业,市长(后任书记)朱镕基得花多少口舌?他的脸不板着、不时常铁青、不怒发冲冠才怪!当然,不少时候他也笑容满面。

表情多的人,感情丰富,豁达露相。有表情的领导者通常不拐弯抹角,魄力与魅力并存。

朱镕基属于这种充满表情和个性的人,他的这种表情和个性成就了他的人生辉煌,也同时照亮了一个城市和一个国家的光芒。全国人民是在他当总理后了解他的,而上海人则在他当市长的时候就刮目相看、知之又知之了。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