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角 | 美国国会中期选举揭晓 重回制衡格局

新视角 | 美国国会中期选举揭晓 重回制衡格局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沈丁立   2018-11-09 14:03

备受关注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结果已经揭晓。尽管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国内经济表现不错,但美国民众还是决定,把国会的参众两院分别交给共和与民主两党主持。从下届美国国会明年1月开幕起,特朗普将失去两院均由共和党主导的有利格局。

图说:美国选民做出了新的选择。

在特朗普本届任期前两年,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达到了来近20年的最高点,失业率则降到了近50年来最低。然而却有大批选民涌向投票站,把众议院多数党的权柄交给了民主党,投票率创下半个世纪以来的最高纪录。

特朗普施政的经济表现既有继承上届总统所筑基础的因素,也来源于他的直观经济感悟,更充斥着比比皆是的内在冲突,因此呈现出升中有降、起伏不定的特点。虽然美国蓝领是其执政的最大受益人群,美国农民也是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但他们的权益也恰恰为特朗普近来四处点燃的贸易战所损害。在这次美国国会的中期选举中,广大美国妇女、新世纪一代、以及少数族裔要用选票给自身的未来加一道保险,他们要以一个“分裂国会”来牵制特朗普政府未来两年的施政。

目前,人们普遍关注新一届国会上任后,白宫与国会的府会关系将如何相处?美国的内政外交将如何运行?

首先,即将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或许会以毒攻毒,从特朗普标志性的“逢奥(巴马)必反”中获取灵感,反其道而行之,采取“逢特(朗普)必反”的做法,处处制衡特朗普与共和党。如果那样,不仅国会内部决策将极为低效,美国行政部门与国会的合作也可能变得困难重重。特朗普未来施政将面临“坡脚鸭”之困境,可能早早进入执政的“垃圾时间”。

美国众议院民主党领袖、极可能重返众议院议长岗位的加州议员佩罗西已发表胜选演讲,她表示将致力于在未来与共和党开展合作,但这充其量是这位资深政治家的表态而已。在大量极具争议的问题上,民主党同以特朗普为首的共和党之间的关系,已形同水火,势不两立。

在移民、减税、教育、控枪、以及全球治理等大量国内外问题上,民主党强烈主张继续占据人权的“道德”高地,积极参与甚至干预国际事务,同时欢迎移民,尊重难民。民主党反对共和党“不负责任”的减税举措,主张理性减税,控制军备。民主党主张基于族裔平等的教育改革,反对共和党只认分数不认均衡的“形式公平”,尽管其政策本身亦充满争议。在广泛的国际议题上,民主党主张国际合作,尤其是在控制气候变化、反恐防扩散等问题上。在处理美俄关系问题上,民主党既反对在乌克兰问题上与俄罗斯和解,也反对由于俄罗斯可能违反《中导条约》而再次退群。可以说,在特朗普通过极端方式来改革共和党政纲之后,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已经很少还有可以共同分享的理念与政策。

特朗普上台不到两年,已将前任奥巴马的执政遗产几乎丢失殆尽。只是在民主党绝大多数以及少数共和党议员的协力下,才勉强保住了《奥巴马医保法案》的部分框架。可以判断,从现在起,特朗普拆毁这一民主党重大立法的企图,在他余下任期内已经不再可能实现。在防务与福利拨款方面,白宫与民主党主控的众议院之间的府会争斗,将喋喋不休,再闹出几次“债务悬崖”以及白宫关门,也未必不能。

无论是“通俄门”,还是特朗普家族的“财务门”,这位总统的种种问题所引起的公共探究,已成为当前美国的一大议题,也是特朗普挥之不去的噩梦。由于在国会中期选举前,特朗普得到共和党一统两院的保驾,更由于他力推卡瓦诺出任联邦大法官成功,导致美国最高法院由保守派人士控制,特朗普取得了不受弹劾威胁的多重保障。但在民主党主控众议院后,新的国会格局就对特朗普不再那么有利。如果独立检察官能查出一点名堂,估计佩罗西议长率领的民主党议员不会放过特朗普。

当然,民主党与共和党虽然内政外交政策有重大差别,但对于“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目标并无不同。在国际贸易上,目前特朗普政府正与欧盟磋商的“三无”框架,与奥巴马政府所提出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异曲同工。可以判断,即使白宫在未来与新一届国会尤其是众议院矛盾众多,但双方通过协调取得妥协也将是新常态。毕竟,将美国对外政策形成合力,以促进美国招商引资,增进外贸出口,增强美国国际竞争力,必将是两党共识。特朗普在国内立法改革面临阻力,可以预期,政府将更多注重对外事务。尽管白宫有外交施政诸多特权,但争取获得民主党协同,也将受到特朗普重视。毕竟,特朗普想要连任,他在余下两年里,还得多赚点政绩分。

上海美国学会副会长 沈丁立

编辑:吴健

看评论

推荐阅读